如何解决工作与修学的冲突?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好几年。
  在接触三级修学前,我是佛法小白,没有多少基础。经过第一年的学习,对佛法心生向往,所以自己也愿意投入时间。每天除了闻思法义、列提纲,也积极地参加了不少义工实践。但同时,我还要上班工作,完成身为财务经理的职责。这时,我发现时间变得很紧张,两者之间似乎产生了冲突。尤其学了《道次第》中“暇满难得、念死无常”两个篇章——要放下一切专修佛法,我就更加犹豫该怎么办了。
  一开始,这个问题还不算什么,但是当去年下半年工作压力倍增,困难也多时,这种矛盾愈发令我纠结不堪:我还要不要在自己的专业上提升呢?这个工作还要不要继续做下去呢?如果继续工作,修学和义工时间会很有限;如果我辞掉工作去修学,这样好像也不好吧,要知道我一向是个积极上进的人,这样做岂不是变得消极了?会不会给周围同事一种不负责任的印象?也会加深对学佛人的误解吧。
  于是,我开始思考问题出在哪里。
  我回顾了第一学年的其中两节课程,一篇是《佛教徒的人生态度》,另一篇是《佛教的财富观》。
  在《佛教徒的人生态度》里,导师讲到,消极和积极是我们对某件事表现出来的态度。人生短暂、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要。取舍的目的,是为了合理分配我们有限的时间和精力。
  对照之下,我想,是呀,人各有志,我认为修学佛法重要,对修行很有兴趣,所以花很多时间修学、做义工。但越是这样想,越是觉得矛盾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于是,我又回顾了《佛教的财富观》里讲到的,修行与工作是否对立?其中说到,在工作中一样可以修行。并引用《六祖坛经》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辞了工作去修行,岂不就是“离世觅菩提”?
  里面又引《法华经》说:“一切治生产业,皆与实相不相违背。”那两天上下班的路上,我一直在念叨这句话。——我的工作中,也应该有“实相”呀!
  这节课里,导师继续开示:“所谓修行,即对身口意三业行为的修正。时时保持正念,就是最好的修行。”这两句话让我觉得很受用,好像要突破,快要能解决我的问题了,但还是差一口气。
  当时已经临近春节,因忙着过节没有多少时间继续想,但问题一直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于是我提前结束休假,自己一个人呆着,静静地思考。
  直到有一天散步时,我突然明白,问题的症结在于我把修行理解得太狭隘了——以为只有闻思法义、做功课、做义工才是修行,并为此把自己塞得满满的。虽然投入了很多精力,却忽略了在心地上、在念头上下功夫。
  如果能以慈心、无敌意面对领导、同事,我就不会对他们心生抵触;
  如果不把“我执”的标签贴得到处都是,我就不必为了证明自己的一个观点与大家争得面红耳赤,或是耿耿于怀;
  如果我能以布施、结缘的心与同事交流,大家都可收获工作中的快乐。
  佛法是因缘法。如果我期待工作中有好的结果,就得在因上下功夫。
  我非常欣喜地明白了,修行用力的力道所在——时时保持正念,就是最好的修行!工作场所也是我修行的场所,可以积极地在自己的身口意上用功。我突然发现,我的修行时间增加了很多倍,之前所谓的冲突也迎刃而解。
  同时,对于“放下一切专修佛法”,我也有了更深层的理解。
  所以,最近我很欢喜,同时也很惭愧。希望自己多练习,可以安住在这一状态中,并改变在义工实践中的用心习惯,将更多的法义落实到心行。也是几乎在同时,导师进一步开示了“五处用心”,更印证了我对此的思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