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五一,我期盼了许久。这一天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我姐说:这是我回“家”的日子。
  姐的法名叫净旸,实际上比我小几岁,是我大学挚友传济师兄之妻。他俩是我生命的贵人。挚友20年来从未放弃邀我同修佛法。但因无明,愚痴如我20年来也一直敷衍了事。
  去年年初,终于架不住挚友的热情和执著,我答应参加一次读书会。“按照我的阅历和年龄,应该不用担心上当受骗吧?”我是抱着这样的心态踏入读书会大门的。
  谁知这一去就被读书会深深吸引。参加两次后,我把闹铃设在每周一的9:59,以便10:00开抢读书会的入场券,唯恐错过每一次机会。
  读书会呆得久了,桌长妙为同学和导读义工们无私的付出深深地感染了我。在耳濡目染之下,我也很期待能像他们一样加入三级修学。
  今年年初,终于如愿以偿。我以候补的身份最后一个搭上三级修学的末班车。这时才知道姐是辅助员。在她的关心和帮助下,我很快进入学习状态。
  3月3日是我们正式开始修学的日子。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我们的小组伴读观然同学是我第一次加入读书会的导读员。小组辅助员是姐的同班同修观杰同学。班级辅导员是我在读书会最喜欢的导读道筌同学。
  这两个月来,我的每一点进步都离不开他们的心血和鼓励。
  深深感恩!
  加入修学不久,在姐的提醒下,我开始为“回家”而努力:三月中旬提交了义工申请。但因报名者众,加之我学习尚浅,也无义工经历,故没抱多大希望。
  不过,我的运气还是蛮好的。在4月13日收到了义工录取消息时,开心得我给姐打电话都语无伦次了。
  进义工群后,根据组长慧许同学提供的信息,又于20日录为活动前两天的行堂义工。
  欣喜之余,唯一的遗憾是姐没有被录取。
  这时,我最关心的就是我的皈依心愿能否一起达成。因之前对皈依的认识不够,加之心有顾虑,故一直未提皈依申请。正式开始修学后,我才认识到皈依的重大意义。同时在姐的鼓励下提交了皈依申请。
  申请递交后一直没有收到回复。进入行堂组的义工群后,热心的行堂组长观启同学给了我皈依组的联系方式。
  4月24日,我联系后方知,皈依名额早满。心里霎时凉了半截。
  姐知道后让我别灰心。说只要有至诚的皈依之心,可以试着和皈依组的义工沟通一下。
  义工们非常和善。虽然不是份内工作,了解情况后也很积极地帮我申请。
  深深感恩!
  5月1日终于来到。做完早定课后,我带着简单的行李和一颗充满喜悦和期待的心,于6:15走出家门,踏上了“回家”的路。
  这一天已等待太久。
  打车到机场,乘飞机到上海,坐大巴到苏州。一路颇为曲折,特别是上海到苏州的大巴,拥堵不堪。抵达西园的时候,已是下午5点多。
  夜幕将至,寺院大门紧闭。不知东南西北的我着急地拍了一张在小学校门口的照片,发在义工群里问路。师兄们热心地给我指路,但我就是辨不得方向。
  正在为难,观启同学给我打来电话,说他也刚到,就在学校门不远处。我一抬头,就看见前方几米开外一个背包的同学在向我挥手。呵呵,运气真好。
  因为没有义工证,执勤的义工不让我们进去。又饿又困,到了“家门口”都不让进。心里不禁对守门的义工师兄有点嘀咕。只是没想到这就是我即将要做的保卫义工的主要职责。
  费了一番周折,办理义工证后,我正式踏入“家门”。走进“家”中,看着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树,金黄色的照壁,庄严的殿宇,和走在道上的僧侣……心中感到特别亲切。刚才那一点点的烦恼也都荡然无存了。
  走过一条长长的胡同,就豁然开朗了。右侧的玄奘心路在姐发我的照片中见过,现在我已实实在在地踏在青石板的路面上了。左手边就是耳熟能详的拈花堂。导师清晨在这里带领大家做早定课。想想明日清晨能在这里和导师一起早课,心里好生激动。
  观启同学熟门熟路,带我用过斋饭后,就送我到三慧楼安顿下来。放下行李后我就到外面走了走。
  在三福楼的前廊,我遇到了传说中的“黄桃同学”。然后顺着三慧楼就到了师父们住的三德楼了。合十行礼后,走过三学楼,就是三宝楼了。当 “悲智双运 自觉觉他”映入眼帘时,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三宝楼庄严雄伟,想到过两天就将在这里闻法,心中的激动难以言表。
  在三宝楼前倘徉片刻,就原路返回了。这时接到微信通知,明日6:00在斋堂开始工作。想到不能参加导师主持的早定课,心中颇为惆怅。回到住处看到已经有三位义工入住。都为修学同修,大家寒暄过后,就各自安歇了。
  随后的三天历程让我刻骨铭心,毕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