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道祥

  有一天,我问学生们:你最需要的是什么?孩子们七嘴八舌地回答我:阳光,水,空气,食物……也许是因为他们太纯净,还不知道什么是贪婪,所以答案如此简单又如此接近事实。没有一个孩子说他需要名车豪宅股票之类的,他们说的都是人类最基本的需要。
  一千多年前,犬儒派的代表人物迪奥根尼住在木桶里,他的财产也不过是一个木桶,一个面包袋,大概还有一壶水。亚历山大大帝去看他,说能赐给他一切。迪奥根尼什么也没有向国王索取,只是让国王往边上挪一挪,不要挡住他的阳光。
  亚历山大非常感慨。他羡慕地说,如果他不是亚历山大,他愿意是迪奥根尼。
  大家也许认为狄奥根尼很骄傲,其实我知道他已经骄傲得不需要再骄傲了。对于一个只需要阳光、水、食物和空气并且不断在思考的人,值得国王发自内心的尊敬。
  可是将近一个世纪以来,人们似乎忘记了自己最基本的需要,整天忙忙碌碌,为了一些和生命本身没有直接关系的东西,耗费着自己最宝贵的时光,并为此让自己最需要的东西沾满了毒素。
  有一天,我楼下的邻居见到我,夸奖我的儿子:你儿子长那么高了,还俊,也懂事。听了他的话,我心里美滋滋的,对他说:我儿子从小饭量就很大,经常揉着肚子对我说,哎呀妈妈撑死我了,再来俩西红柿……嘴馋,小的时候见什么馋什么,见到电视里火烈鸟用那种粉红色的乳汁喂小火烈鸟,就哭着闹着让我去买火烈鸟的奶……我正滔滔不绝地说我儿子的趣事,邻居却长叹了一声,他说现在食物里含的激素太多了。
  有这样夸人的吗?我沉默了,尽管孩子从小我就给他吃新鲜的蔬菜水果,几乎不给他吃小食品,但他的话不无道理。我经常听到朋友们念叨吃什么都不香了,更从电视上看到一些食物中毒的新闻。什么瘦肉精、苏丹红之类,人们为了赚钱可以不顾他人死活。而贪图享受的现代人,生活在钢筋水泥之间,吃着用塑料袋拎回家的含化肥农药的食物,忙着赚那些超出自己基本生活需要的钱,被各种各样的怪病折磨……
  食物的污染远远赶不上水源的污染,小的如江河湖泊,大到美丽的海洋,都受到了人类科学进步及人口增长的威胁。如果我是科学家,我会拿出一连串的数据来证明这一点。不过作为一个普通人,不用看那些数据,看看散发着异味的河水就够了,看看市场上越来越小、越来越少的鱼儿就够了。
  我真的不明白,人类为什么拼着命去追求自己并不真正需要的东西,还为此伤害他人。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和父亲从山里回来,沿着山下的小路往家走,忽然觉得背后好像有一个人站着。猛一回头,原来不是人,是两只像人那么高的鹰站在山坡上。不久,有一群人赶了上来,原来这两只鹰是被追捕的,我看见它们的时候,它们应该是惊魂未定地在休息。猎人击中其中一只鹰,那只鹰落在了山坡上。另一只没有受伤的围着山坡盘旋,不管猎人就要逼近,就是不肯自己逃走,它在伤心欲绝地呼唤自己的爱人。我也默默地为那只落下来的鹰加油,祈祷它快点飞起来。终于,那只鹰挣扎着飞了起来,它们双双飞向了大山深处……
  一连好几天,我都在为这两只鹰担心,为它们虔诚祈祷。可最后,我还是听到了不幸的消息,人们在深山里发现了一具鹰的尸体。我知道,有一些鸟类很忠于爱情,像天鹅、丹顶鹤。我想这两只鹰也是终生相许的,失去了自己的爱人,另一只将怎样度过自己的余生呢?
  我到现在都不明白,猎人追杀这两只雄鹰到底为了什么?他们并不真的需要它们,肯定不是为了吃肉,听说鹰的肉很坚硬,咬不动的,并不肥美;也不可能是为了鹰的羽毛,黑黑的,并不美丽……难道只是为了好玩?为了杀戮?
  而大自然是多么慷慨呀,它赐给我们的都是最宝贵的,从来不收费。亿万年来,人们自由地呼吸,喝着纯净的水,吃着甘美的食物。可如今,人们似乎忘记了,几分钟不呼吸就要窒息,几天不喝水就要死去,仍肆无忌惮地污染着自己生存的根本。
  令人感到尴尬的事,对于环境的破坏,似乎每个人都有份,没有谁能保证自己的羽毛干净,包括在这里大声呼吁的我。不知不觉地,我们就成为了我们想要改变的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我特别喜欢在田野散步,阳光暖暖地照在我身上。现在,人类无法污染的恐怕只有这金色的阳光了。许多年以前,它就这样暖暖地照在迪奥根尼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