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周学习了“所依善知识之相”。刚开始学习时,感觉不必太用力。反正自己已经进入三级修学,也确定导师是位具格的善知识,所以善知识之相了解一下就可以了,不必按八步三禅这样用力思维。
  可是阅读到辅助材料的一个问题,引起了我的深思:“现今观听法师讲法的影像资料如在现场,同时我还知道了听闻轨则。那么,我就自己听闻,然后照着修可以吗?还需依止善知识吗?”
  其实在加入三级修学前,我早听过导师对《略论》的开示,深感这是一部实实在在的成佛指南,下定决心一定要好好学。但每到“自他相换”时就再也学不下去了,只好从头再听,这样反复了三四次都无法突破。
  当时也了解到三级修学的模式,可是得知要经过一年的同喜班,学的都是很浅显的“心灵鸡汤”,带班的是学员不是法师,说不定他看的经书还没我多呢,所以一直没有报名。可因为太想学好这部论了,而且在个人修行上也无很大改变,烦恼还是很多,所以最终我还是进入了三级修学。
  经过同喜班一年的学习,我无论在知见上还是修行上都有了很大收获。导师不在我们身边,他是用什么神奇的方法成就我们每个人的进步呢?导师说世间学门手艺都要师傅手把手地教,更何况是佛法!那导师有没有手把手地教我们呢?
  有!我手上的这本辅助材料就是。以前刚入学时,辅助员就羡慕地说她们那时没有辅助材料,而最近我发现新同学手中的辅助材料和我们的又不一样了。导师虽然在视频里已经对法义有了很多延伸,但相比于没有辅助材料而坐在下面听,可能仍是被动地接受。所以,通过辅助材料的每个问题启发我们思考,确认我们获得的正见完整、准确、透彻,同时也指导我们如何将法义与自己的现实人生结合起来。不仅如此,导师还观察我们的根机,不断调整辅助材料,这不就是手把手地在教我们吗?
  小组交流时,师兄们围绕着辅助材料的问题讨论,每次都让我发现自己的遗漏、误解或未深入思考的地方。班级交流时,师兄们结合自己的生活,分享自己如何运用法义,给了我很大启发。特别是辅导员不厌其烦地问我们看似简单的问题,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们:真的建立正见了吗?这又使心气浮躁的我不断地提醒自己,要摆脱自我感觉,对法、法师和师兄们要生起恭敬心。
  善知识之相中的“断疲厌”就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反复宣讲佛法,而没有丝毫倦怠和畏难情绪”,三级修学模式不就是起到了这个效果吗?导师的话语通过各种方式一遍又一遍地在我耳边重复。
  服务大众模式是检验我修学的最好手段。通过一年的学习,我的心态确实好多了,家里的矛盾也少了。可是一参加义工行,很多毛病又毕现无余,急躁,自我的优越感、重要感和主宰欲时不时地展现出来。因为参加义工行多了,家里的矛盾也出来了,如何平衡家庭生活和义工行的关系,用怎样的心态接受这些,这对我都是新的考验。看到很多师兄践行两套模式,热情欢喜地投身于各种义工行,难道他们没有遇到和我类似的困难吗?可是师兄们以导师为榜样,为了利益更多众生,发长远心、勇猛心,坚持不懈,参加义工行,在做事中修行。精进的精神就这样通过每个人传递、发扬。
  有一次我转发了导师的一条禅语,被一位同是学习佛法的师兄嘲笑:这么普通的话语也转发出来,是不是有些个人崇拜之嫌。我仔细看了那条禅语,与平时看的深奥的佛经相比,确实非常浅显。记得导师有一次说,教界有人说他说法,越说层次越低。他也曾经说过,自己以前喜欢说“重重无尽”这类深不可测的佛理,现在他不再说那些了,要说就从皈依说起,因为这是应大众根机的需要。这使我体会到,什么是“我随说几许法,未曾一次自觉善哉,但观众生无不是苦恼者”。导师说法是为了利益一切众生,而不是按照自己的喜好,也不是表现自己。这就是“具悲悯者”所具有的胸怀。我真切体会到导师的悲心,诚恳地回复那位师兄说:我只是遵循导师的教导,而不是以自我为中心。
  十德是选择善知识的标准,是弟子识别具格善知识的“利器”,代代传承,便可利益到一切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