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的财富观》学习心得

  我这周去了外地,小组交流是在网络上参加的。之前本周法义看了好几遍,第一遍看,觉得基本上没有难点,容易理解,容易接受。三遍看完,边做提纲,边结合自身进行思维,越思维,越觉得看似简单的法义放到自己身上就变得一点也不简单了。觉得简单是感觉法义自己原来就学习思维过,这是从理解的层面来说;待到结合自身观察法义真正落实到心行有多少时,就发觉从接受的层面来说,我远远没有达到修学要求的高度。所以法义并不简单。
  小组交流开始了,尽管是通过网络,待手机的小喇叭传出共修仪轨声时,心里还是不免一震,在外奔波几天趋向散漫的心,顿时被收摄住了。由于我身处大山,信号非常差,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同学们发言。
  后来我实在憋闷得受不了,就打了智甘同学电话,电话参加小组交流。通话顺畅起来的那一刻,我一下感觉到了交流的殊胜。此时已经进行到精神财富一节,同学们对于什么是精神财富的热烈讨论加深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维,原来看似没有问题的地方也大有深意。小组交流结束后已经快十点了,大家热烈的讨论仍然言犹在耳,回荡在深山静静的月夜之中。我拿起书,再一次翻看导师的讲述,把自己融进法义中。
  我一直标榜自己是淡泊名利之人,吃穿住行的欲望都不算高,认为没必要在这些身外之物上浪费金钱精力。如果真的淡泊,我为什么又看不惯别人浪费?在我的观念中,节约是天经地义,一定要珍惜福报,超出必要的消费就是浪费,是消耗福报。所以我对不节约、不珍惜的行为深恶痛绝,并因此和他人冲突过。现在反观自己,珍惜节约没有错,但因此和他人冲突就是我不对了。
  他花费更多的金钱购买日常用品,有他自己对这件事的认识,他认为更贵的东西才是值得长期拥有的;甚至他开空调时习惯开着窗,也有他自己的理由——空气清新不憋闷,听起来一点没错。至于对金钱的浪费、电力资源的浪费,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中。以缘起的观点来看,他有自己的遗传、成长经历和人生经验所构成的心行,那他的做法也可以理解。
  我心里过不去,看不惯,放不下,那是我的自我设定在作怪。我不仅要求自己,还把自我设定放到别人身上去要求别人,这样能不起冲突吗?
  他人言行有他的缘起。就像妈妈向我诉说的一样,我爸年轻时节约得连在外吃顿便饭都不舍得。而在自认为值得的物品上不惜过度消费,那是因为他有他的认知,他觉得该节约的地方就得节约,该花费的地方放纵一把,为自己买个乐呵是值得的。
  既然我很明确地知道自己要追求的是精神财富,是功德法财,那我就要在信仰的指导下,真正安住在智慧、慈悲、爱心、接纳等心行的培养上。
  且不言智慧与慈悲,单说接纳。导师说,接纳就是不对立,并不是不处理,这才是忍辱的真正内涵。真正的接纳要做到去除自我设定,认识世间每一个甚深缘起,心中不起嗔恨,不起怨言。
  我做到了吗?没有,远远没有。实际情况是我在观察自己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有情可原的,在当时的时空条件下是可以理解的;观察别人的时候就认为别人的做法不可理喻,不能原谅。
  这在心理学上就是,对自己用了事件归因,对别人用了人格归因。意思是说,因为自己能理解自己的做法,所以在具体的事件上觉得自己是可以被理解、理应被原谅的。因为不能对别人的行为感同身受,就觉得别人的做法是不能理解、不能被原谅的,就归因到他的人格有问题、三观有误差。
  这样一看,我的心理多么可怕,这里面包含着深深的我执、我慢。在这样的潜意识上建设接纳与慈悲,如同沙上建塔,顷刻坏倒。
  要发展精神财富,我必须在佛法这一功德法财的指导下,深入自己的意识深处,解决一个个类似的心理症结,才谈得上一步步发展全然的接纳,才能在此基础上修平等心。也才有可能在未来际,成就观音菩萨般平等慈悲的生命品质,开显文殊菩萨一样的智慧光明的生命境界。
  感恩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