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开导读义工群里善惟师兄刚发的语音,传出他低沉略显急促的声音:“各位导读员师兄,有个事情请求紧急救援。明天我导读,但我目前的状态导读不了了,喉咙特别嘶哑。但明天书友又特别多。现有的导读员除去外出的,只剩下观歌和觉镇师兄。觉镇要上班。看能不能适当调整?”
  观歌师兄马上回话:“你的意思是我?我根本不会呀!”接下来是她的自责:“只怪我没跟上步伐,只观摩了一次,流程什么的还没搞懂。怎么办呢?”观歌师兄刚通过导读员考核不久,还没上岗。我理解她的难处。
  善惟师兄没提到我是为了照顾我的腿伤。时间显示是2017年12月29日11时30分。我的第一反应蹦了出来:“我行吗?”接着一个个问题排列出来:拄着拐杖不合适吧?课件也没看过,读书质量有保障吗?时间这么短来得及吗?但又转念一想:“如果我不上,师兄们多为难呀!我不是常说要报佛恩师恩吗?这是给我的机会,我应当顺应这个缘起。”
  回想进入修学两年多,也有过不承担的经历。同喜班选班委时,我带着世俗的观念,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