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在输液,发烧、咳嗽、扁桃腺发炎、胸闷气短……
  也看到了卫生部门的通知,说是EB流感,气候异常所致。特别是北方,室外温度在零下20多度,干冷无雪,近来病人日多。 
  第一天输液。
  妻问我:“想吃点什么?给你做。”
  “想不起来,什么也不想吃。”
  “包饺子,烙饼?”
  “不想吃。”
  “吃点什么水果?给你买。”
  “不想吃。”
  “葡萄,山竹,草莓?你爱吃的。”
  “不想吃。”
  “买点想吃的,身体会恢复得快点。”
  “吃什么也不管事,吃的替不了病。”

  ……
  因为要吃药,不吃晚餐是不行的,怕伤胃。可是,无论咽什么下去都一样,没味。就是我爱吃的水果摆在面前,看着也没感觉。原来这些物质的东西,也缓解不了我的身苦。 
  第二天输液。
  妻跟我说:“单位发钱了。给你吧,五位数。”
  “给我干什么?”
  “买点什么?”
  “没得买。”
  “现在身体不舒服,给点钱,能恢复快点。”
  “钱能管事吗?”
  “钱不是万能的吗?”

  ……
  躺在床上,望着一滴一滴往下滴的液体,我微微闭上了眼睛。心一点一点地静下来:世间也有钱解决不了的事啊!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健康,不是有钱就能买到幸福。可是很多人,却是在年轻时候拿命挣钱,老了再拿钱买命,谈何容易!
  第三天输液。
  妻对我说:“我们单位今天有三个人都病了,都没上班。”
  “流感。”
  “说是医院输液人多,都没地儿坐,都站着输了。”
  “天气干燥,又冷,不下雪。”
  “小张孩子7岁了,重感冒,一周多了,输液也不管事。”
  “换个地方去看看,别耽误了。”
  “孩子病,小张急得哭了,说要能替孩子生病就好了。”
  “病能替吗?”
  “想替……”

  对于父母来讲,孩子生病是最闹心的事,恨不得自己替代,小时如此,大了亦然,可有多少是他人能替的?如果能替代,可能医院会少了很多病人。 
  因为生病,请假不再上班,除了输液我就是看书。此时的得病对我有了别样的收获。
  学习当期法义“念死无常”的时候,学到“死时除佛法外余皆无益”。猛然想到,就像这次得病,吃的、喝的能替代病苦吗?不能。有钱能替代病苦吗?不能。眷属能替代自己病苦吗?不能。疾病尚且如此,如果死亡来临呢?有什么能替代?
  面对死亡,对我们有利的是善业,因为“万般带不去,唯有业随身”。如果死亡来时,没有造什么善业,岂不堕入恶道?也唯有修持佛法,才能将我们导向解脱,走出轮回苦海。
  而无常又总是悄无声息,经常突然袭击。人命一息不来即是来世,岂可等待?
  不禁想起明代一元大师的诗偈:“西方急急早修持,生死无常不可期,窗外日光弹指过,为人能有几多时。”当再三思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