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十多天的检查、思考与抉择后,2019年3月4号上午9:30,在家人和道如师兄的祝福与陪伴下,我微笑着走进了手术室。当身后的大门重重关上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被恐惧笼罩了。走进手术室,我仿佛穿越到另外一个时空:无影灯、手术台、各种冷冰冰的仪器……心中顿生悔意,有种想逃离的感觉。但,此时一切都来不及了。
  躺在手术台上,任由医务人员各种扎针,询问,忙碌地做着手术前的各种准备工作。我告诫自己:提起正念,把一切交给佛菩萨,唯一的信念就是祈请三宝加持!心,慢慢地平静下来,默默地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下午3点多,我从昏迷中迷迷糊糊地被唤醒,一阵剧烈的疼痛淹没了我,我只能以微弱的声音不停地喊:痛、痛、痛……由于大量的麻药和止痛药的原因,我不停地呕吐,无比的绝望向我袭来。呕吐缓解后,迷迷糊糊的我被推出了手术室,听到医生说“不能让她睡着了”。随即,撕心裂肺的疼痛愈加漫延开来,口中像有火焰在燃烧。与此同时,我听到家人和道如师兄不停地呼唤我的名字,并拍打我的脸,和我说话,叫我不要睡觉,让我念阿弥陀佛。各种声音充满了整个空间……
  此时的我,真希望能静静地跟着声声佛号,到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净土去。如果能这样,该多好啊!就这样,在各种呼唤声中,我极度痛苦地熬到了凌晨一点多。意识渐渐地清醒了,疼痛也慢慢地减轻了。我在心里至诚感恩三宝加持,又一次接受了生命的历练,我活过来了!
  接下来的漫漫康复之路,才是一场真正的修行。
  手术前,医生告诉过我,术后三天便可以下床做简单活动。可现实是,手术已经三天了,我连自己翻身都做不到,吃喝拉撒只能躺在床上完成。对于我这个有严重洁癖的处女座来说,这可比要了我的命更加难以接受,我的内心已尽崩溃!!!由于内心的抗拒,几天都排不出大小便,肚子鼓胀的程度可想而知。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是来自灵魂深处的煎熬,个中滋味,如果没有经历过的人无法体会。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反复问自己: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经过迷茫与痛苦的挣扎,我渐渐意识到:必须用佛法智慧来解决问题,唯有佛法正见才能帮助我走出目前的困惑。我想起导师的开示:不要被第二支毒箭伤害。面对生命中发生的一切,要坦然接纳。这是一种来自内心的力量,同时也是一种能力!我现在不是正在被“不接纳”的第二支毒箭所伤害吗?
  对啊,接纳!此时,对我这个在生活中无比要强的人来说,接纳是最好的良药。当下,我恍然大悟,清醒地意识到,我必须要面对现状,平静、真诚地接纳一段时间内“生活不能自理”这个现实。这不是佛菩萨示现来度我吗?佛菩萨让我从“自尊”、“好强”的执著中走出来。原来,佛菩萨是来帮助我破除我执的。
  当下,我百感交集,找到了问题的根源,我认识到过去的自己,执著于尊严和面子,好强又倔强,从来不甘示弱,不愿求人……及时修正了这些错误观念,并调整了错误心态后,我对目前生活不能自理、需要家人照顾的现实,不但全然接纳,而且还生起了深深的感恩心。我的配合与接纳才是对家人最好的报答。
  心的问题解决了,身体上的问题也很快得到了解决。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虽然还是躺着喝水、躺着吃饭、躺着看书,但内心已经不再抗拒。我每天坚持自修,每周按时参加共修。佛法正见彻底打破了我所谓的高傲,所谓的尊严,所谓的独立,让我清醒地认识到:身体之所以生病,是因为我的心早已病入膏肓。感恩三宝,让我深刻地体认到轮回之苦,让我有机会代众生受苦,祈愿天下众生不要再受和我一样的痛苦。
  心态变了,身体的痛苦感明显减轻,精神状态也渐渐变好,这一切都是三宝的加持。一晴师父知道我的情况后,在高山寺为我在佛前供灯;性修师父带来了疗伤的精油;班级的师兄们也陆陆续续送来了至诚的关怀:妙长师兄送小组共修到病房,慧涌师兄和道如师兄照顾、陪伴我,慧咛师兄把《人生五大问题》和《走近佛陀认识佛法》送到我面前……师父和师兄们的关怀与帮助,让我深深感受到三宝的慈爱与加持,心里充满了力量。
  我利用下午的闲暇时光(下午多数时间不输液),拿出法宝,组织病友和家属一起读书、讨论。我也把法宝结缘给病友,约他们以后参加读书会。在这康复的快乐日子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躺在床上,我对自己的病做过很多思考。身体之所以出现问题,是因为自己过去在追逐财富的过程中,被欲望和迷惑充斥了整个身心,所以完全忽略了对身体的关照。由于人生方向的错位与颠倒,更是贪嗔痴的原因,导致无始劫以来,身口意在有意或无意中造下了许许多多的恶业,甚至造过五无间罪。这次尽管病倒了,但得到了三宝的加持和护佑,得以重罪轻报。这次经历,让我再次真切地体认到轮回之苦,促使我生起了真实的出离之心和皈依之心。所以,我要欢欢喜喜地接纳,这样好的机会不是谁都能拥有的。
  在身体治疗的同时,更应该对心进行治疗。因为,我不仅是身体的病患者,更是轮回路上的贪嗔痴重病患者。如果没有大慈大悲的佛菩萨来救我、度我,真不知我还要颠倒迷惑到何时!我要建立佛法正见,用佛法良药对自己的重病及时加以治疗。现在,我不再执著于地面必须一尘不染,不再执著于桌面只能放纸巾盒,不再执著于儿子晚归必须提前告知我,不再执著于动我东西必需得到我的同意……
  导师说,忏悔是治疗心病最好的良药,是人格的清洗剂。我一定要好好忏悔,认真清洗内心的污垢,生起真切的、至诚的皈依之心。因为,只有三宝,才是我此生真正的唯一依靠!只有以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精进地学好《道次第》,把贪嗔痴污垢一点一点祛除,才能将内心光明一点一点地开显出来。
  以我所修诸善根,为利有情愿成佛!倾其此生,追随导师弘法利生!
  至诚感恩三宝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的灵魂得以重生!
  南无布达雅!南无达玛雅!南无僧伽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