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妙观

  乡居,每日迎着第一缕清透的阳光与父亲一起吃早餐。父亲栽种了大米、扁豆、葛瓜,还有香甜的地瓜和又甜又糯的南瓜。我说这南瓜怎么比在菜市场买的甜那么多,父亲说是自家地里野生的,一棵长了二十几个。父亲还说,今年种的地瓜大多被老鼠吃坏了,蛇少了老鼠多了,还有邻居家都不自个儿种地瓜了,只有我们家种,明年我们也不种了。
  听着,我的目光从父亲脸上移向阳光,心里默念:我们将去向何方?大自然将去向何方?人类将怎样影响大自然的成住坏空?增大剂、杀虫剂、工业化生产的地瓜将覆盖以地瓜干著称的家乡?
  一直感恩大自然的无声馈赠。当我迷茫困厄时,在山野中骑行散步,泥土草木给我无尽慰藉;当我穿行人口与尾气密布的都市被熏闷时,我知道我离不开山野清气,离不开乡野自然阳光雨露滋养的瓜果米菜。听著名中医教育家徐文兵说,在美国生活最受不了的是其工业化生产的食物都没味儿。
  我一直想,人生后就在人为的电子世界、喧嚣的物欲世界里轮转生活。假设这类人也获得社会学意义上的物质富足和成功,他知足吗?迷茫吗?健康吗?
  且不提万物皆法、自然为美。穿衣喜欢棉麻素服亲肤透气舒适;饮食喜欢天地阳光雨露自然蕴育;安住喜欢山水草木花鸟环绕。不爱护自然,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不是自取灭亡吗?
  感恩、爱护、惜取、悦纳、融合、自律。污染祖国山川、河流、土地、空气的,不仅仅是工业污染,还有我们的生活。如今各家庭使用着清洁剂、塑料制品、化纤制品,居所过度装修,商品过度包装,人们习惯大吃大喝、小车出行等等,我们衣食住行的方方面面都在造成浪费与污染。环境保护当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看弘一法师电影,在寺院跟师父一起过堂后方知何为惜福,何为恭敬。
  我相信世界有多喧嚣,背后就有多清凉。很多有识之士、素心之人在默默奉献,用心呼吁:美国海洋生物学家、现代环境保护运动先驱蕾切尔·卡森女士所著的科学人文名著——初版于1962年的《寂静的春天》,对工业化滥用化学药物杀虫剂毒化空气、土地、河流和海洋做了深入系统调查研究,以唤醒整个国家甚至世界对生命的敬畏与爱护;美国著名作家梭罗主张回归自然,崇尚简单纯朴的生活,他于1845年春在瓦尔登湖畔建起一间木屋,过一种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自种自食的生活,并对世界进行深刻思考,留下《瓦尔登湖》一书深远影响世界;台湾慈济身体力行倡导环保;著名趋势研究家、财经评论家时寒冰先生看着十几年房地产经济远离民生、掏空国家、危害环境,坚决不加入买房行列,把所有稿费与讲学等收入用于帮助黔贵贫困地区孩子解决上学与吃水问题;无用品牌创始人马可对土地自然与传统文化深切热爱;还有我们的导师……都深深地影响着世界,影响着我。
  我要勤修戒定慧,对治贪嗔痴,汇入呵护人间净土的善流中,少欲知足,恒常修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