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父亲:
  我和大哥约好,今天回去祭奠您!这是我们兄妹第一次相约一起去。小弟,转过来300块钱,没回来;曼妹,转过来100块钱,没回来。父亲您别生气,您离开的时候,大哥9岁,我7岁,曼妹2岁,小弟才几个月。我们对您的记忆,最深刻的,就是您躺在病床上,瘦骨嶙峋的样子!
  您离开我们之前,我背着三个多月的弟弟,独自在家照顾您,我那时候心里有怨恨:您是父亲,您却躺在那里,您不起来照顾我们。别家的小孩都有父母宠爱,别家的小孩能骑在父亲肩膀上玩,而我不仅要照顾弟弟,还要照顾躺在床上的你……
  那个时候,我并不懂得,您是在最后以这种方式宠爱我!
  进入三级修学以后我才知道,父母是儿女的福田,以孝耕种,方能有收成!孝的外部体现,就是对父母的照顾。您知道自己即将舍我们而去,即将远行!您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对我们的一言一行进行指导和教育。您示疾作田,让我们用稚嫩的手帮您拭擦身上的污秽,用幼小的力量扶起您瘦弱的身躯,用还不成熟的爱心喂您一粥一水!
  父亲,我现在知道错了,我那时候并不懂得您在宠我!在给您喂水时,没有吹凉,烫着您了,您分明在痛苦地下咽。到第二匙时,您把头扭一边等一会儿才转过来喝,我却还责怪您:你是爸爸,你要起来自己去喝,不要老睡在地板上!我竟然没有意识到,连给您喂水都已经是极其奢侈的事情!
  父亲,我现在知道错了,我那时候并不懂得您在宠我!疾病已经把您所有的气力夺去,您大小便已失禁。母亲干农活去了。您一向爱干净,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干净清爽。而那次,您弄脏了自己,含糊不清地让我清理,给您换衣服。触碰到您那瘦得干枯的肢体,您疼得嗷嗷叫。我内心恐惧,大声骂您比不上老弟。我把您摔得很重!对不起,父亲!我现在才知道,哪怕轻轻地触碰,您都会很痛苦。您明明知道我会让您加倍地疼痛,却忍痛让我耕种自己的福田!我当时没有想过,爸爸若是不在了,我还能照顾谁?
  父亲,因为我疏于耕种自己的福田,这许多年来,我们兄弟姐妹各奔东西,六亲如冰炭。我向您至诚忏悔,我没能照顾好大哥、弟弟和妹妹。我身为大姐,本应让他们多读书,可事实上,我一直在读书,而他们早早离开了课堂,以至现在生活得很艰难,且还沾染赌博,不信因果,肆意杀生!
  父亲,我多么希望我能带他们皈依三宝,走进三级修学,让生命有所依靠。可是我福德浅薄,到目前为止,都没有能力让他们相信,唯有三宝是生命最究竟的依怙!
  父亲啊!我不知道您当下在哪一道,我不知道您是否听到我的声声呼喊!为了您和一切众生不再受生老病死之苦,我自当精进修学,尽快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为一切众生离苦得乐而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