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发现,三级修学模式,可以随时检验我们什么时间在什么阶段要付出什么样的努力来达到什么样的目标,最终成就自己,成就他人。一句话总结,走进三级修学,从此开始过上明明白白的人生。
  纵观自己,逛街式学佛有十多年了。我与佛菩萨有缘,只是一直福报太浅,总是遇不到内心追求的正法。但真的很感恩,这么多年求学之路,得佛菩萨的加持,从来没有失去过信心,哪怕走错了,都有力量重新来过,这不可思议的力量让我一步步成长,并最终寻找到真正适合自己的学佛团体,这就是佛的力量,正法的力量,信念的力量,非常感恩。为了印证为什么在当今社会三级修学是如此的重要,为什么这种次第修行的设置如此难得,我来分享一下作为一个平常人,我的艰辛求学之路。
  从刚踏入社会的时候,我就接触到好多学佛的人,好感恩好开心。以前一度认为自己与众不同,为自己年纪轻轻就学佛感到骄傲,狂妄得以为这世间唯我独醒,可是后来发现学佛的人根本不被人尊重,而且还会被视为异类。当然,确实也是自己没有学好,我从开始的骄傲得瑟到后来收敛起来静静地自修。在内心,甚至苦闷抑郁,我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好的佛法,这么多人对它有误解?我一直没有善知识指引,走不上正道,糊里糊涂的。当遇到别人观点错误时,我也不会去纠正他们,况且,即使我说得对,但因为没有身份地位,别人也不信。
  我进过好多佛学圈,各具特色。精于算卦的,表里不一的,求财的,求福的,偏执的,给自己添加标签的,求心理安慰的,求功德的,正规的,社会的,有师父的,没师父的……从一个圈子走向另一个圈子,带着一个又一个问号,走了这么久,累了,热情也没了。我想,可能我更适合自修吧,于是关起门来,开始天天早上做功课,从二十分钟到一小时,再到两小时,哇,真的不可思议。每天坚持做功课,每天都又开心又顺顺的,我以为我学成了。结果工作一忙,没时间做功课,瞬间像没吃药的病人一样,一切回到原点,人际关系处不好,工作关系处不好,身体也不好。以为能用两小时的功课换来八小时的安静与暂时的看得开,但如果不能持续,内心的力量还是没有的,所以很难坚持。闭门造车可能就是我这个样子吧,在家里修得再好也是徒劳。
  经历了这样的折腾后,我转而寻求心理医生的帮助,去作心理咨询,我想了解这是什么原因,为啥屡战屡败。我就不明白为啥真心换不得真心,我这一生要快完了,人生毫无价值啊。后来这个心理医生介绍我进了一个团体,吃素守五戒又生活化。哇,是我想要的!马上投入,过了半年世外桃园的生活,才发现是一个敛财的团体。我很感恩,我的内心与头脑一直保持着高度的纯净,不容易被污染,在此深深感恩佛菩萨的加持,就这样迅速逃离了“狼窝”,发现还是要回归寺庙,回归正统的学习,社会上的团体还是放弃吧。
  机缘巧合,正好有一个居士班招生,我就报名了,很幸运地通过了考试,加入了。一周两天固定授课,又学了半年,本以为这是我最后的归宿,我认命了,就安心呆着吧。可是我发现,佛菩萨从来不会放弃我,莫名地认识了一位上海的朋友,莫名地他就给我推荐了三级修学,他说这可能是你要寻找的,很落地。
  我第一次认识了济群法师,我一个江苏人却不知道还有个西园寺,我的天哪,这么有名我咋不知道呢?难道是法师没有名气?哈哈,是我内心的小阴暗。不过,我才不管呢,愿意信任他人是我的优点,行动力很强的我马上去参加读书会,但发现模式都差不多。义工不断地跟我说这般好那般好,这些我都经历过,所以先适应,不评价,因为我想可能都是抄来抄去的吧,先不管形式,看看内容再说。我发现济群法师毫无架子,听他的视频,确实说得对,很生活化,而且好多思路正是我想的。
  还有大家肯定想不到的一点,就是我看到了义工的不完美。因为其他地方的义工,哇,个个表现得很完美,但这里不会,有做得好的有做得不好的,并没有看到大家故意装个样子来表现,因为那份用心是能感受得到的,这就是真实。读书会对我来说诱惑并不大,当我参加了几次,确定了这位法师所讲的是正法,又发现模式正是我想要的从基础学起的,我就知道这是对的,于是决定报名三级修学。
  现在进来两周了,我很感恩自己前面一路的跌跌撞撞。因为经历过,所以很清楚什么才是正法,什么才是真正的落地,落地不是形式,而是带的人要正,学的法要正,这个团队要正,方法要正确,目标要正确。这世间五花八门的佛教教法,乱象丛生,所以才有了导师创办三级修学的想法。而我正是体验过了那些五花八门,明白导师的教法是来自生活,是适应大众的。导师纵观世间人,了知多少渴求佛法的人的苦恼,也感受到现行教法无力的无奈,因此,导师想度化我们,为解除我们的苦恼,才创立了这套适合大众的模式。这套模式从需求中来,是落地可行,是双赢的,是值得我追随与坚持的。我准备好了,也愿意为了自己与他人而努力修学,我很清楚我的人生真正地开始有了目标与希望。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