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三级修学前,我对佛法一无所知。但修学半年多以来,我运用佛法智慧解决了家庭生活中的不少问题。所以深深体会到学佛之人常说的“深入经藏,智慧如海”这句话的真实不虚。不仅感慨,我初闻佛法,虽还没有真正学习经典要义,就已受益良多了。
  卅年前母亲因病去世后不久,父亲便抛弃年幼的我们兄妹仨另组家庭,所以我是在外祖父母身边长大的。多年来,我一直纠结于父亲为什么抛弃我们,但直至今日,他也没有忏悔和改变。他奢望得到儿女的孝顺 ,却不曾先尽到为人父、为人婿的责任,去抚养子女,孝顺长辈。以至于老人至今还在替他承担着本该由他承担的责任。这些过往深植于心,令我痛苦不堪,无法解脱。
  学习佛法后,我才开始明白,所有痛苦都来自无明和我执。因为看不清世事的真相,又自以为是,首先被一支毒箭射中,然后又被另一支毒箭所伤。无明导致我不能接纳命运带来的痛苦,贪著于原生家庭曾经美满幸福的短暂假相而走不出来;我执又导致我不能正视生命中的无常,总是对父亲过去的作为耿耿于怀。
  每年回乡,我都不愿跟他见面。托人给钱给物,还觉得自己仁孝,可以无愧于心地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批判父亲。这种无明和我执还导致我胸襟狭隘,失去了包容之心。每年仅有的一两次相聚,都在争吵和相互指责中不欢而散。父亲和我在这种想见又不愿见、相见便是怨的状态中不断轮回。
  与父亲的这种相处方式,让我迫切地想要改变。我意识到自己是因为缺爱,才会渴爱。对于父爱,我越是得不到就越想牢牢抓住,越是抓不住就越怕失去。往昔佛陀能战胜波旬的十魔军,如今我竟连摧毁其一都觉得无比艰难。我觉察到自己的内心是因为有贪欲、恐惧,才会在乎和粘著,甚至产生痛不欲生的感觉 。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执著于“我”,过分看重“我”是父亲的唯一的女儿这个身份。执着于"我"内心的不平、"我"的情感付出、还有"我"过去的生命中由于父爱缺失而造成的伤害,更是由于在"我"的心念里,未能做到将虚幻的“有身”升华到更高生命层次的“无身”。
  若有一颗不粘著、不染污的清净之心,心不住于境上,就能避免因强烈的我执引起嗔心而多生烦恼,及早从根本上解决痛苦。试想,如果能在佛法正见的指引下,修得一颗如如不动的心,自然眼里看到的事就无所谓快乐或痛苦,耳朵里听见的话就无所谓中听或难听,心里就会安之若素、处之泰然。就不会产生种种妄念,也不会由此对父亲产生嗔心、慢心,更不会因为和父亲不断争执而造作新的口业、身业、意业。原来,迷与觉只在一念之间。
  每年的佛陀涅槃日,是父亲的生日。今年我邀请他来长沙,特意请假陪他,做他想做的事、带他吃他想吃的食物、说他想听的话。我发现,一旦转变心态,自他相换后,各自放下心结的父女俩相处得格外融洽温馨。父亲说,这次出远门没有晕车,而平常过后总要躺个三、五天呢。我想,是心随境转的原因吧。他快乐满足的笑容令我觉得,这个在佛陀涅槃日出生、且赐予我生命的人,定是佛陀在世间投射的另一个影像、另一种显现。或许他幻化成另一种身份,只为来度我、成就我!
  每每诵读法义,我发现,菩萨道的修行从来就没有一蹴而就的。表面上,我所经历的打击和痛苦来自父亲的抛弃,但逆向思维:如果不是因年少失去倚靠、依赖,我就学不会坚强、独立。历经世事,方才明白:时时保持觉察、反观内心,才能摆脱错误、重复正确。降伏己心、莫向外求,才能由此真正地获得生命的成长。
  发自内心原谅父亲后,我感觉身心格外轻松。放下过去,又何尝不是放过自己 !今日之我已非昨日之我,但远离昨日之我,依旧是一个需要不断地与自我串习、不良心态作顽强斗争的过程。修行在每个当下,而我,才刚刚开始!
  感恩有佛法!感恩有导师!感恩有师兄们一路以来的陪伴,才让无明的我多年的痛苦得到解脱。愿我此生,利乐众生,回馈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