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假期第一天,终于可以坐上高铁回去了。
  这次短暂回老家是因为爸爸摔伤了胳膊,住院做手术,我赶回来照顾他。可以说我对爸爸照顾得非常细心。有一次本该轮到我出去吃饭了,可是看到护工不想给爸爸喂饭,我生气了,护工忙说他来喂,但我还是固执地留下来给爸爸喂完,结果饿得自己胸中冒火。于是劝说爸爸出院后到北京来和我们合住,接着打电话到社保咨询外地就医怎么办理,在网上订了绷带和拐杖,跟医生协商调整用药,给爸爸按摩、洗脚等等,一直很忙碌。自我感觉还挺好,觉得自己这是在尽孝,在实践佛法,有点被自己感动。
  直到在这期间跟爱人的一次情绪爆发,我才从这种良好感觉里走出来。缘起是爱人把女儿看牙的病历拍下来发给我,我研究了一下,发现她在龋了三颗乳牙后,这次居然又查出龋了两颗恒牙。一年多来她补牙的速度比不上龋坏的速度,一直让我很焦虑。我以为恒牙结实不易坏,这下期待落空了,好揪心。那是恒牙啊,她那么小,不停地龋齿,以后怎么办?爱人说不严重,我觉得这是严重不负责任,把他冷嘲热讽了一番。
  走的时候爸爸哭了。他血压高,我不想再让他情绪波动,还是下决心走了。走出医院时身心疲惫,内心感觉有什么放下了,可能是担忧吧。终于晚上有点空闲了,可是不想看法义,就想看看微信。觉知到自己的散乱,最后还是把视频找出来了,看的中间睡着了。
  醒来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把心都放在别人身上了,却没有守护好自己的心。对家人关怀备至,却也充满了不平等。爸爸受了那么重的伤,我虽然尽心尽力地照顾,但是却没有特别心疼,甚至觉得他是因为一直不听我的劝告才导致的事故。孩子的问题倒是让我心疼不已,可爱人说的话不合我心意,又让我大发雷霆。对护工和爸爸的女友,一直在观察和揣测他们是否真的会认真照顾爸爸,如果不如我意就给对方贴个自私懒惰的大标签。
  我这个在世俗角度看起来操心的好女儿、好妈妈,其实充满了我执和无明。我还对未来有豪情万丈的设想——要让爸爸跟着我安度晚年,不受一点委屈,其实他一直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独立。这颗心,不停地在撰写着充满爱恨情仇的剧本,让我深陷其中。
  其实提起对内的观照力,心平等一些,超脱一些,不去用自己的标准判断对方,接纳一切,才会有更智慧的处理方法。我的心也才会得到真正的安乐,不再动荡不安。
  我看到了佛法的高明,道德的教育可能会培养出善人,却无法实现心的解脱;我也看到了自己没有强烈的发心和自律时,很容易放逸--在微信里聊聊天,贫贫嘴,多放松啊!累的时候首先想到的不是保持正念;我还看到了自己的苦,心不能自主,一直向外求,求家人健康顺遂,求所遇之人都如我意。
  为了离苦,必须修道,没有别的出路。认准这条路,不要觉得自己的问题解决得差不多了。要知道生命短暂无常,反复提醒自己,正走在哪条路上,是轮回的道路还是解脱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