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音像
请点击鼠标右键另存为进行下载

文|观赢 朗诵|慧修 制作|觉玲

歌曲|则旭法师《观音菩萨》

  冬日的下午,突然想去莲花山。莲花山位于珠江口狮子洋畔,尤以山下清雅的莲花园和山顶高40米的望海观音像著名。刚至山顶,阴云如晦,暗雷涌动。匆匆礼拜观音菩萨后,我随人流急奔下山。到了山下,才发现人群的方向是停车场,而我则需重新翻回山的那边,坐地铁回。
  上山的路上,空旷寂静,云层渐渐压低,雨越下越大。偶尔一两只猫,影子一样从身边穿过,更添了一份紧张。寺院的钟声依稀传来,虽不知深山何处钟,仍觉一丝慰藉。
  随波逐流总是容易,迷途知返却很难。不知在雨中走了多久,转了一个弯,前方突然开阔,上百层宽阔的石阶现于眼前。抬眼看的刹那,我期望时光永驻——高耸入云的观音像就在我的正前方,璀璨夺目,气势恢宏,巍巍然,不可具状。
  深深、深深地凝望后,我缓缓跪下。耳畔听见风声在树林间穿行,听见雨滴交响乐般打在撑开的伞上,听见心脏的悸动……手持净瓶的观音像,在灰蒙蒙的天空中放射出一片轻柔的光晕。静谧的俯视中,蕴含无限悲悯的力量,周遭的一切顷刻安静下来,无声无息。
  我看到自己渺小得如一滴飘在脸上的雨,突然不想再翻越这座山。前路迢迢,我怕我会再次被视而不见的愚痴笼罩,被百转千回的失望打倒,再次荒了这一世善缘;我怕有一天,我会忘记。
  望着观音菩萨沉静的眼,看着倾盆大雨无情地洒在她的头上、身上,我想起导师和祖师大德们。时空交错,他们的身影与观音菩萨的面容在我眼前交映叠涌,已然没有分别,亦辨不出身处何地。
  善养浩然之气,塞于天地之间,导师和历代祖师大德一样,无一刻不在牵念尘间的悲欣,无一愿不在救抜迷途中的众生;他们安静淡泊,却总会在众生危难之时,以最快速度出手救助。苍穹之下,处处都是他们的家园。
  感恩这一段错路,又将我带回观音像前,也将我的回忆带回2015年夏季,那是我回归修学的日子。
  2013年,我因工作来到广州,随即幸运地加入了三级修学。但之后的两年,修学却成了我生活中似有非无的装点,共修时去时不去,看法义也浮光掠影。以至每次共修我都像听故事一样欢喜,从不理解为何要将自己做病者想。
  2014年初,因师兄们各自工作地点的变化,班级不得不停课了。无常终于示现!每周的“聚会”取消了,“故事”听不到了,再也不用不好意思地找理由请假,再也不用搭地铁跑来跑去,再也不用“挤”时间修学,我可以随心所欲了。
  但无比失落的感觉,却像潮水一样,密密地将我覆盖,曾被我戏称为“精神SPA”的共修时光令我不胜怀念。只好挖空心思让自己忙起来,回老家,去旅游……可为什么越忙越惊慌,越迷乱,越寂寞?不论走到哪里,都感觉倾城的荒凉。烦恼无声地渗进体内,令我自设的快乐不攻自破。生命好像没了盼头,我突然有那么多困惑想与师兄们探讨。
  我需要佛法,如同呼吸。可怕的愚痴却险些令我与佛法擦肩而过。我胆小脆弱,一直在竭力逃避与灵魂的正面交锋,不敢直视惨淡的人生。苦海中,逆风泅渡。我沉醉于虚假繁荣,后知后觉,犹如一株冬眠许久的老树,徒有年轮,历经无数严寒冰冻后,才渐渐苏醒。
  在这期间,为了制造和师兄们相遇的机会,我参加了不常去的沙龙,我想做义工,找回之前家的感觉,想拾起一切能把我和师兄们连在一起的纽带。我怎么突然就没家了呢?人身微渺如草芥,离开佛法,我又拿什么来照亮这苍凉莫测的世界?
  在尘土飞扬的人生大道上,每个人都带着各自的因缘际遇。兜兜转转,也许,只为赴一个宿世的约定,只为遇见一些特别的人。2个多月后,在师兄们的热心安排下,我终于回归修学,也终于明了,我岁岁年年的努力,原来只为踏上这片土地,回到这个心灵家园;朝朝暮暮的莫名期盼,原来只为有朝一日能听到《三皈依》的旋律在耳畔响起。
  有一种遗憾,随着时间的慢慢流淌或许可以消减;有一种遗憾,却是无边无际,只能无奈面对。我多希望自己未曾走过弯路!直到现在,回想起那段挥霍掉的往日,心上的创口仍隐隐作痛。时间的手可以抹平伤痕,却不能带我回到与三宝初识的日子。
  人生只似风前絮,沉浮之间,暗换年华。绝不会再有哪一天、哪一刻可以复制今天、此时。况且,我的福报有限,不是每一次错过都有机会重来,不是每一次迷途都有人救助,不是每一次回首都会再见。
  明天,未来,我们唯有更努力,更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