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在《八步骤三种禅修》中的一段开示:
  观察修就是针对某个问题,通过各种角度的反复思考,形成相应心念,并使这种心念增长广大。无始以来,凡夫在无明和我法二执的认知基础上,思维种种问题形成现在的凡夫人格。所以,这种方法很适合凡夫。我们曾经因为错误的观察修和安住修带来烦恼,流转生死。现在还是依照这个心行运作规律,只是调整方向,通过对佛法的思维获得正见,以此认识问题,改变心行,这样就能解除烦恼,出离生死。改变心行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摆脱导向轮回的负面心理,一方面是建立与解脱相应的正向心理。
  我进入三级修学学习已有一年半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掌握了一些佛法正见,并学习用正见做观察修,改变错误观念,摆脱不良心态。很多粗重烦恼在这些过程中逐步消失了,曾经整天动荡不安的心,越来越多地趋向安宁和平静。生命品质逐步提高,我感知幸福的能力和为他人带来幸福的能力也随之增强。这些积极变化,让我深刻地认识和体会到:用佛法正见认识问题、改变心行,就能解除烦恼。
  但在我心灵深处,还隐藏着一个让我非常头痛的大烦恼,那就是我对父母的强烈怨恨和不满。它导致我和父母的关系几十年来一直不融洽,它是我的一个心病,也是阻碍我幸福感继续提升的最大障碍。
  从懂事起,我就对爸爸妈妈身上的负面信息比较敏感。他们不高兴了,他们批评人了、发脾气了,这些信息我会敏感地捕捉到并牢牢地记在心里,然后不断提醒自己:父母不好惹,要小心防备他们,免得被他们谴责。而父母对我的好,比如细心照顾我,给我买很多喜欢看的书,这些充满关爱的正向信息,我却不怎么在意,也不会牢牢记在心里。鬼使神差地主动关注父母身上的负面信息并认真体验它们给我带来的忧伤和难过,体会不到父母对自己的爱和被爱的快乐与幸福感。童年的我,就陷溺在这种消极心行中,认定爸爸妈妈不爱我,所以,从小我就不喜欢和爸爸妈妈亲近。
  长大后,我有了更强的思惟能力,对父母做负面观察修的能力也更强了。特别是学了心理学后,对父母的负面观察修达到了顶峰。某些心理学理论提到,孩子在六岁之前特别是三岁之前没有得到来自父母无条件的饱满的爱,心灵就会留下创伤。这些创伤会演变成性格缺陷,影响一生。我觉得这个理论太正确了,它有力地“证明”了我对父母的负面观察修“非常正确”。
  难道不是吗?我的性格有缺陷,我自卑、敏感、多疑,总是感到害怕和愤怒,这些心理问题让我活得很痛苦。原来,这都是因为六岁之前父母没有给我无条件的饱满的爱导致的呀!得到这个“圆满结论”后,我“如获至宝”地用它解释我和父母之间的所有现象,导致我对父母的怨恨和不满比过去更严重了。
  今年春节,我参加了“爱家行动”。在实践过程中,我发愿学做观音菩萨的一只眼一只手,把佛法慈悲和智慧带回家,去温暖和关爱家人,建设家庭道场,用智慧文化的光明点亮家人的心灯,点亮自己的家,点亮万家灯火,让菩提花开满世界。
  我认识到了,我对父母长期的怨恨和不满,是长期负面观察修导致的结果。这样的观察修就是在修轮回,这是非常愚痴的错误行为。我不能继续下去了,我不能再对父母做负面观察修了。我要改变,我必须改变,我要用缘起正见对父母做正向观察修。
  最开始的观察修很艰难,因为我不习惯承认自己错了,我还想执著对父母的谴责:父母的很多行为就是伤害了我,这些伤害是真实存在的。忘掉这些伤害,不在乎这些伤害,这个坎儿我跨不过去。
  跨不过去,难道就不跨了吗?
  当然不能!我不想继续轮回,我渴望从这个巨大的烦恼中解脱出来。要解脱,就必须把正见提起来,反复思惟,努力思惟,继续做正向观察修。
  于是,我努力地反复思惟:我和父母之间的生命缘分甚深,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和父母密切相关,我生命里的任何一步成长都离不开父母的养育、关爱、教育和支持。
  经过反复思惟,我心中因为长期对父母观过导致的紧张和憋闷松动了,我感到了舒服,我不抗拒忆念父母的恩德了。最后,我心悦诚服地接受这个事实:嗯,是的,我的生命来自父母,我的色身来自父母,我的很多跟佛法相通的良好价值观得益于父母的智慧教育,我的每一步成长也都离不开父母的支持。
  承认了这个事实,我心里第一次生起了对父母真诚的温柔感,我被自己感动了。眼泪很自然地流了下来,我感到很舒服。
  安住在这份内心的温柔和宁静中,我继续思惟。慢慢地,看清了另外一个真相:
  几十年来,我和父母的关系一直不和谐,导致双方都很痛苦。真正的原因,不是父母没有给我饱满的爱,而是我一直在怂恿自己主动观父母的过。我对父母的“过错”有极其灵敏的嗅觉,几乎能从任何事情上找到“父母不爱我”的证据。然后,积极主动地拿这些“证据”证明自己对父母的观过心是“合情合理的”,是我必须保持的一份“清醒和聪明”。在这个愚痴又错误的负面心理中轮回痛苦了很多年,我不想再继续了,我决心一定要从里面跳出来,我一定要建立对父母的良性心理!
  我到一个没有人的房间,安静地坐下,不对自己提任何要求,跟随思维慢慢回到过去,如实地看自己和父母之间发生的往事。
  我是父母年岁很大的时候生的最后一个孩子,所以,父母对我的生命健康和安全非常在乎,非常小心细致地呵护、保护我。我每次生病,他们都会很焦虑,赶紧带我去医院治疗,回家给我做吃的,盼望我少些痛苦,快些康复。小学三年级秋天,我又病了,有点重。爸爸妈妈又急又怕,疯了一样带我往医院跑。一路上不断大声地叫我名字,深怕我没到医院就死去。中学时代,妈妈每天都很早起来,变着花样地做饭,希望我能多吃一些。初三住校那年,爸爸经常天不亮就把妈妈做的好一些的饭送到学校,保证我早读后就能吃到。我高中毕业到外地上大学,爸爸妈妈对我很思念,盼望我的信,盼我回家。每次接到我的信,总要反复地念好多遍,看好几天。
  我很任性,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恋爱、结婚、生孩子都是自作主张,做出决定后才跟爸爸妈妈说一声。他们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担心,对我有什么建议,我根本不想听,就是要按照自己的愿望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在这个过程中,爸爸妈妈非常牵挂我,担心我。但他们出于对我的宠爱,从来没有直接表达不满和坚决反对。现在,我的孩子已经上大学了,对孩子的牵挂时常让我的心高高悬起来。回忆自己年轻时在各种大事上随心所欲,完全不顾忌父母的感受,只图自己痛快。在这些过程中,我的父母不知道承受了多么多的煎熬啊!可是,他们都忍了,只有帮助和祝福,没有谴责和抱怨。
  我痛哭起来,父母为我做了太多太多,我终于认识到了。
  观修到这里,我心里对父母的怨恨全部消失了。几十年来一直控制我的对父母进行负面观察修的错误心行瓦解了。
  我心里充满了深深的惭愧,充满了对父母深深的感恩,充满了忆念父母产生的广阔的温柔和宁静。来自父母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应该就是这样的,从小就深深执著的“爱的匮乏感”,消失了。
  此后的日子里,我做了一系列感恩父母、恭敬父母的事。这些事做起来,很愉快,很轻松。做的过程中,我心里会不由自主地念三皈依。做完了,回向的念头也时常自动生起来。
  忆念父母恩德,感恩父母、恭敬父母,这条路我要永远走下去。今生的父母,七世父母,生生世世的父母,都要感恩、恭敬。
  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