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喜班的师兄进班已经一个月了,共修时,提出来听《慈经》的时候感到心不能像一开始那样安住了,甚至有睡着的情况,该怎么解决?
  当时班里讨论了三种解决方案:一个师兄的经验是背下来,听的时候随文背诵;另一位师兄的做法是在听《慈经》之前,先观想自己最想慈悲的对象,比如装在大卡车里挨挨挤挤的、将被运往屠宰场的一卡车猪,然后再听《慈经》;还有的做法是,清晨起床后,先做好环境准备,让自身处于一种非常清静的禅修环境中,在心中杂念较少时,先做定课。
  导师在《一条道路,九种禅修》里开示:让定课真正成为修行的关键是善用其心。很多人听《慈经》会感觉很安静,很祥和,但对定课来说,更重要的是依此修习慈心,并将此当作发自内心的想法,更要把这样的慈心散播给身边所有人,乃至一切众生。我似乎领悟到了让心不再妄念纷飞的诀窍。
  我开始反思自己之前做定课的心态。每天定时听定课,每天必须听定课,我是在执行,定课犹如定海神针,能让心安住,道理是明白的,但是否就能让心安住?是否能全程安住并随文入观?其实我是没有做到的。
  我依然停留在在事相上用心,我更多地把定课当作一项任务来做,一个必须要完成的功课来做,因为有要求,因为导师所倡导。就象工作中,单位有要求,所以我会为了完成指标或任务而去做一件事一样,毕竟是单位一员,不这么做说不过去,是被动地去做。
  我没有把定课作为依此修习慈心的工具,问题出在哪里?对同喜班的定课《慈经》,我已经熟悉到麻木,不再去思维《慈经》缘起的殊胜:这是一个可以战胜森林树神精灵的武器,是一个可以原本对你敌对的人,愿意接纳并给予安乐的武器,是一个让人际关系和谐,战无不胜的利器。
  我也并没有意识到,修习慈心可以打破隔阂,培养对他人的好感,从而生起慈悲心。我的随文入观也只是观想着对身边的人蔓延出去而发起的慈悲心,还是局限于我想到的,我周围、我看到的人,并没有做到以众生为中心,没有去想这正是打破现代人内心封闭,对他人冷漠无感甚至对立的那道无形墙的工具,所以导致大部分时候仍然是有口无心地念一念,自以为安住地听一听,却随时都会打妄想。
  导师说要把学习和定课的用心结合起来,避免流于形式,这不仅是在选择令心安住的目标,同时也包含如何直接认识心的本质,这是佛教中最高的禅修。
  我忆念起去年导师带领大众做皈依共修的情景。早晨六点,在拈花堂,导师神情肃穆,威仪庄严。当时我还在想,导师已经是高僧,还需要做定课吗?辅导员也让我们思考过,导师为什么要带领我们做定课?我想到的只是:因为我们做定课效率不高,是在给我们警醒,要让我们认识到做定课的重要性,并没想到这是佛教中最高的禅修。导师把最好的东西给了我们,就看我们的领悟程度有多少。
  我很喜欢僧人们做早晚课的那种氛围,快速的诵经声在空中缭绕,韵律的抑扬顿挫让人赞叹,可我又能理解多少?八关斋戒时,我也只是跟着念一念而已,仅仅停留在舒服的感觉中,就像听《慈经》一样,觉得这个音乐很愉悦,但还没有善用其心这样的念头,也没有散发慈心这样一种观修。
  导师给了善用其心的标准,那就是每种心理从生起到稳固要依建立、培养、训练、熟悉的步骤。导师给出了具体的发心方法:聆听《慈经》时,用心思维,把其中的每一句话,真正变成发自内心的愿望和想法。皈依的定课也一样,要把发心变成对自己的提醒,变成自己真切的想法,用心到位了,定课才能保质保量。
  今后定课,我要善用其心,培养正知正念,通过对慈心的修行,建立对众生的好感,给予关爱,达到真正的慈心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