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觉醒艺术之“对话陶瓷”

文 | 道定   图 | 净悦、道定

  【嘉宾】袁恒先生,陶瓷艺术家、雕塑家、陶物草堂堂主。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雕塑系,多年以来在陶物烧造之路上不断追寻,求达初心。在袁恒看来,万物皆有情,好的器物必定会唤醒人们对于独立与自由的记忆。
  陶瓷,是陶器和瓷器的总称,是火与土的艺术,是人类文明的承载和寄托。她既古老又年轻,既神秘又充满活力。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热爱艺术的人为之着迷。这是为什么?武夷山第四期纯公益沙龙“觉醒的艺术”《对话陶瓷,邂逅自己》邀请了袁恒老师为大家作精彩解读——造心即造物,与您共赴一场心灵之约。
  武夷山地区作为茶乡,有许多从事茶叶和茶器领域的朋友们踊跃报名。希望通过这场艺术沙龙可以更好地了解陶瓷,以及陶艺人背后的创作心路。

造心即造物

  本期沙龙的主持人廖姵清(善敏)以对话的形式与袁恒老师进行交流,从介绍陶瓷、欣赏作品,到聊起袁老师从事陶瓷行业的缘起。主持人也问出了许多朋友好奇的一个问题,袁恒老师以前是雕塑家,为什么开始做陶瓷了?

  袁恒说,从前他做当代艺术,而这所谓的“艺术”大多只有哗众取宠才会获得大家的关注。甚至有人以给活生生的动物纹身这类残忍的造型来博取眼球。这让他内心挣扎,到处寻找出路和答案,最终放弃了这条路。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袁恒得以深入景德镇研究陶艺,从此便过上了往返于景德镇和上海两地的生活。现在的生活状态就是:他在景德镇烧做柴烧,太太在上海经营陶物草堂。在他的陶艺生涯中,他深感——陶瓷有具象的形体,看得到,也触碰得到,但心是无形无相的。每一个陶器,其实都是自己内心的外现。

打破设定  顺应天成

  沙龙中有一个精彩的互动环节。袁恒老师带来一些自己的作品,现场供大家欣赏和讨论,同时让听众也画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器物。每组选出一位代表上台分享。
  上台分享的朋友中有几位正好是建盏从业者,比如建盏工艺师王东凯。大家既对作品进行了不同角度的专业分析,也谈到自己在专业领域遇到的瓶颈和困惑。在专业与专业的对话中碰撞出心灵的火花!
  袁恒从古陶器中学到的是一种制陶的姿态,不是在“‘做’世界”,而是在“‘成’世界”。“‘做’世界”是人为,“‘成’世界”才是天意。所以,要选择充分顺应天意,“成”的要素居多的工作。使用原泥捣碎制土,使用草木灰制作釉料,使用柴窑烧制,都是为了引出浑然天“成”的美感。
  袁恒老师说:“我希望在工作中感受到‘成’带来的欢欣。仅在形状上寻找突破口,只会困住自己。学习历史,学习技术,尽量远离‘作为’。如此这般做出的陶器,在日复一日的使用中,韵味逐渐深厚。当陶器传递到使用者手中时,更能让我感受到‘成’的欢欣。”

“创心”而非“创新”

  最后的提问环节,一位身处陶瓷行业七八年的从业者向袁恒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作为断代近千年的建盏发展到今天,究竟是应该传承还是创新?又该如何在器型上创新?
  袁老师的回答出乎意料,令人赞叹。他说,其实不是“创新”而是“创心”。造心即造物,任何一个器物都是由人创造的,文化到今天也不可能完全“仿古”。比如茶文化,也是随着历史发展不断演化转变。根源在哪里?就在于人心。所以,作为创作者,起心动念很重要。
  沙龙的尾声,袁恒老师特地与大家分享了济群法师的一段话——“完美主义者”的突破。他觉得这段话就是对他内心的写照:因为追求完美,我们经常在各种情绪中翻滚,把这些情绪误以为是“我”“我喜欢”“我讨厌”,从而让自己陷入执着和局限,却不知“完美主义者”的设定本身就是一种不完美。跳出对自己“完美”的设定,才能真正邂逅那个最完美而真实的自己。
  造心即造物。对这个甚深主题的领悟,需要在智慧的修行中获取。本期“觉醒的艺术”沙龙在一曲《春歌》中结束,“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愿参与的朋友,可以通过此次沙龙开始向内观照——对话陶瓷,邂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