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春节,即使是远在天涯的游子也会尽可能地赶回家,因为过年就意味着团圆。此时,每一个家庭都会是一场聚会,少则几个人,十几个人,多则几十个人的大团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是非,家庭也不能例外。很多时候,过年变成了一种被动的相聚,老人盼过年,可以见到久别的儿女,可又怕过年,怕慢待了哪一个,惹出意见,弄出不快;中年人春节不得不赶回家,怕老人惦记,可又怕老婆过节期间受了委屈,惹出是非,心中不畅,过年成了一种无奈的选择;年轻人是最不愿过年的,会面临被逼婚、被问及收入的多少,以及被品头论足的窘境。
  我就曾经有过这样的经历。过年时,妻子与嫂子在同一灶间操“戈”,总会有种种的不平和不悦。特别当加进了孩子时,奶奶给孙子多夹了一次菜,两个孩子争执,爷爷多说了两句孙女,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给彼此带来不悦,虽然不一定当面说出来,也会成为过年的烦恼。所以,过年,有时候我心里还真是提心吊胆的,生怕欢聚的时候闹什么意见,生什么是非。回家前,会做妻儿的工作,劝她们要多忍让,别计较,多干少说等等,有时候不仅是劝她们,也是劝自己,希望自己想开,放下。
  直到从真正意义上开始学佛了,我才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与家人相处就是修行,而过年恰恰是检验我修行的机会。明白这个道理时,我已过而立之年,而真正领悟这个道理却是到了不惑之年的时候。
  相聚就是有缘,能成为家人更是多生累劫的因缘,无论这种因缘是善还是不善,我们能做的就是珍惜当下,并善待这种因缘,因为是因缘就有散尽的一天。而体悟到这个道理,我却用了近二十年。
  那一年,又是过年,一大家子人团聚,可是饭桌前却少了哥的身影,再听不到他的笑声,再也吃不到他炒的菜了。那一瞬间,悲从中来,我把端起的碗又放下,走进卫生间,任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多么痛的领悟!即使他有那么多我不喜欢的地方,可都抵挡不了失去他的悲凉与伤感,我多想什么也不跟他计较啊!多想跟他说:“你回来吧!”
  从那以后,我不再计较很多,什么多干少干,多花少花,因为我明白每一次相聚都可能是永别,我需要的是珍惜每一次因缘。记得《华严经》中有:“善用其心,善待一切”的话,我想,如果我能用因缘因果,用无常,乃至空性的观点去看待与家人的每一次相聚,对我就是一次修炼。我会欢喜付出,会任劳任怨,我会体悟当下每一个因缘的示现。
  有时候想一想,家人就是众生,有的固执,有的自私,有的吝啬,有的多贪······这又岂非各种各样的众生相,又何尝不是我心底各种众生的显现?我嘴上一直说着:“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可是当我面对眼前众生的时候,面对当下这一念的时候,又是那么的无明,看不清,看不透,往往会随波逐流,沉溺其中。我总很积极地报名去寺院做义工,叫着嚷着要去利益众生,可是却忽略了身边离我最近的众生!这岂不是糊涂!
  又一个春节来了,我的脑海里闪过了这样的心念:与家人相处就是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