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的长河中,无论是色身、彼此关系,还是拥有的人或物都是毫无定数的,建立在心之上的欲望却是无限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尽的、低级的痛苦在轮回,没有尽头。
  修学到八苦和六苦时,我感到非常震撼,心有戚戚。安住在其中的时候,只觉得眼下的所谓的美好生活顿时变得索然无味;只觉得这样的轮回,可憎,可恶,恐怖;只觉得自己可怜,可悲,无助。
  今生,如果不能时时把心安住在正念上,而是随着凡夫心转动,那就是轮回。睁开眼睛看看吧,轮回里我的样子:读书,找工作,结婚,买房,买车,养孩子。这些本来什么都不代表,但被五蕴被轮回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我,却要读有名的学校,要找清闲的,还能兼顾修学的工作,要买房买车……可这又能怎样?只是让我轮回得更舒适华丽有格调而已。而事实呢?……无可保信。
  咬我一口的那只蚊子,曾被我用嗔恨心杀死。它也许是我的孩子,只想像过去一样找我吃一顿饭。轻轻落在窗边的花大姐,被顽皮的我关进水瓶,直至憋闷而死。它也许是我曾经的母亲,只想像过去一样陪伴在我身边,看着我。被关在瓶子里的它开心极了,因为离我很近很近,却不知道,很快它又要错过我。我是谁的谁?谁是我的谁?事实如何?……无可保信。
  外在一切的一切,我拥有的,我渴望的,我憎恨的,我期待的,我怀念的,当我看向轮回,它只冷冷地给我四个字……无可保信。
  好吧好吧,别的东西,其他的人,我没有办法……我自己的身体,我最最在乎的,我朝夕相伴的这个色身,我还不能说了算么?而事实是……无可保信。
  出生的时候,我痛苦死了,而所有人都在笑,为什么笑?我不认识你们啊。几十年的相伴,我们认识了,我们相爱了,我们成为彼此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却不得不走了。我又只身一人,不知被轮回丢向何方。记得那时我去外地上学,经常打电话说常回来,我们就都非常心痛,现在呢?……天人永隔。
  因为最最害怕孤独,我才陷入轮回,如今方知,陷入轮回的我,才是最最孤独的;
  因为最最期待永恒,我才陷入轮回。如今方知,轮回只会一次次打碎我的期待;
  因为目光短浅急功近利,我才陷入轮回,如今方知,一步错,步步错,我已陷入永恒痛苦的僵局。
  而这样的正见我能保有几分几秒?下一刻我可能又要被打回去,无知地执苦为乐,继续这场性质恶劣的残忍游戏,并认为是真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