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异地带班需要每周末赶班车,深夜拼车回家。先生智奎早就说要跟我调换,2019年1月我们正式换班。
  2年的时间真快啊,今晚是我和同学们最后相聚的一课。素食后同学们都心情愉悦,彼此拍下最美好的回忆。共修结束后每位女同学都抱着我说好舍不得,有的说我一定会努力的,有的说对不起让我操心了,有的说很惭愧没参加辅助员选拔……有些同学落泪了,我的泪也涌上眼眶。
  正好学到第二遍《略论》自他相换:我们必须看清生命真相,把追求个人快乐的心转到一切众生身上,不再在乎自己的快乐,而是在乎众生的快乐。2年带这个班,让我体证佛法不仅没有妄语,还非常有疗效。
  记得2年前刚开班,人比较多,但开班不到三个月就流失了2人,我就坚守一个信念:不放弃不抛弃任何一位同学。想的容易坚持真难,努力走到现在我感受到发菩提心于自于他的利益。
  班上有几位学院教授,有的是学科带头人工作很忙,晚上要自习,周末还要带学生去外地实习,平时自修遍数不够,偶尔来共修也不怎么分享。在同喜班有次网络共修,因看不到同学表情,为鼓励他们分享,我说你们是教授,分享对你们很容易……后来才知这位同学当时脸色不好看,生气说下次不来了。知道后我好惭愧,天天早课在佛前忓悔自己言语不当伤害人。
  放暑假时,部分同学跟智奎班级去游学,要拐到她老家接她,我一定要跟去,就想去说声对不起。以后我特别注意,只是偶尔微信关心问候提醒共修。她是净渊的朋友,很感恩净渊善巧引导她:有人拉着你,那是你前世积累的善缘,要珍惜喔。今晚她抱着我说很惭愧让我操心,一定会坚持。我好开心,还好听导师的话:不设定,要发心。
  班上有位患忧郁症的佛法小白,上到第五课旧病复发,怕见光怕见人甚至怕听人说话,大白天都要把自己关在黑屋子里。半年多的时候,我偶尔请假去关爱陪伴,坚持鼓励她听《慈经》。班级同学们,特别是班长组长陪伴鼓励她,带她亲近寺院,到后来皈依三宝,学到皈依修学内容时,她回归了。每次共修一半她就要站起来走动吃药,不仅共修一节课都没落下,还做好自修写好分享稿。虽然要吃安眠药入睡,但早上6点坚持定课。今晚她抱着我说好舍不得你。我眼泪都流下来了,她让我明白导师说过的“佛法就是改造生命这个产品”。
  她是接触寺院十几年的皈依弟子,二十几次读书会一次不落并做义工,看得出她对佛法的道心信心。进班欢喜做传灯,认真负责做读书会,但她说忙不做主持人,共修时常常情不自禁分享对三级修学的欢喜心和对导师的依止心。准备开班了,当外地辅导员与同学们沟通后,3、4位同学又畏难放弃,人员不够没法开班。想到义工们的辛苦付之东流,她忍不住大哭,并发愿一定要当辅导员。我一次次鼓励她参加选拔,但一次次错过,加上现在更年期身体出些状况。但我坚持鼓励她佛法是愿力大于业力,一定要发起这个心,没法选拔辅助员,可以先承担导读员,从能做起的去承担。今晚她哭着抱着我说:我很惭愧啊……但我相信她一定会是辅导员。
  一张张熟悉如菩萨的脸让我难以忘怀。
  导师说让做事成为修行。我在做事中体验了:菩提心是温暖慈悲的利他心,是觉醒自利的心;是不再在乎自己的快乐,而是在乎众生的快乐。虽然我还做不到如待女儿生病那般焦急痛苦,但这样的付出就让我们彼此感受如相亲相爱的一家人。非常非常感恩导师为我们创设这样殊胜的善缘,如亲人般度过美好的2年,向觉醒目标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