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在家践行“万家灯火”之“八个一”,我想趁此机会该把这块领地收拾收拾了。长期以来,我的心一直在家外,每日除了工作,就是自修、共修,及义工工作,关注义工、关爱义工。家人在我心里的角色就是“轮回中的伙伴”,乃至是影响我解脱的系缚,在这种心行中,我对家人的心,是很粗糙、很冷漠的,乃至常常生起嫌弃之心。
  通过“万家灯火”项目的启发,我对婆婆展开观察修:婆婆干了一辈子群众工作,获得许多荣誉,担任县里人大代表二十年直到退休。她在工作生活中,在心行上已经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我儿子出生前20天,她前来与我们一起生活至今。她一到来,就开始承担了“家长”的职责,不用我操一分心,我如早出晚归的旅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几乎无丝毫家务,如大家小姐般“十指不沾阳春水”。
  婆婆对我的照顾,胜过亲妈。我曾向别人再三表达:婆婆是我今生无法逾越的三大高峰——一是我没有她的工作成绩;二是我没法成为这样的好婆婆。儿子还小我就扬言,未来要把儿子发包给亲家母;三是我没法如她般做母亲。她养育了五个子女长大成人,对子女爱心满满,客家母亲美德全部具备。我心甘情愿仰望这三大德行,她就是我家的老福星。
  虽然这么说,但还是时时忽略不计,理所当然地把她的付出照单全收,也不觉得一个人大代表为自己做饭21年,自己是否有福德消受。还自认为,只要我不嫌老人的饭菜口味欠佳、菜谱窄;不嫌老人思想顽固观念过时;二十多年未与老人红过脸拌过嘴;在婆家的亲友前肯定老人的功德,就是孝敬了,就是个好媳妇了。
  只有自己知道,家庭仍是块未收拾的领地:我无耐心也不习惯与婆婆说太多话,没空与她唠嗑;认为她实在太老了,老得没有弹性,脑子拒绝接受新东西;婆婆为我而念佛,却不解三宝含义,是因为我放弃对她的沟通,认为她已经听不懂了;我为她而每天吃蛋(吃蛋奶素),却未用感恩心而吃;婆婆为我做的一切,我觉得理所当然,心里的温度欠缺……总之,内心里时有感觉不妥、不安。同班觉明师兄听我说“婆婆很宠我”时,曾语重心长地告诫我“要自己多做些,否则亏欠了,今后要还的”,我也觉得要警醒,但在惯性瀑流下,仍听之任之多年。
  “8个1”来了,借此机会我决定补课。一天晚上婆婆准备洗脚,我说:我帮您煎艾草粉的水,“不要,不要,你煎了我也不洗的”,我知道,我们的心理距离甚远,我想若是换作我妈妈,她定会开心地答应我去做。我顿时感到很惭愧,这是自己造成的疏离感。我弯腰探了下她自己打来的洗脚水,不够热,我说“妈这水太凉了”“这样刚刚好的”。我到卫生间装来一勺烫一些的热水过去,婆婆惊慌失措“我受不起,我受不起”,水倒下去了,她继续泡脚,我松了一口气。
  一天中午我回到家中(中午仅婆婆一人在家用午餐),发现她没有做饭菜,泡麦片粥就着咸菜了事。我看了有点心酸,说“妈您照顾了我们二十多年,我们从来没有照顾过您,您要自己照顾自己呀,中午也要认真为自己做点吃的……”说完我就去午休了。
  同事来办公室推销手工食品,有咸有甜,我各要了两罐带回家,与婆婆说“咸的是给您买的”因婆婆糖尿病,我很难为她买到她中意的食品,故就此罢休,不太去想这事。没想到婆婆很喜欢,从此后连续数日向我表述那两罐食品多么美味可口,表情很陶醉、很珍惜的样子,令我感觉有点心醉。她要我再从同事那里采购几罐,要送给心爱的小女儿及孙女吃。我去做了,婆婆高兴坏了,又有点惊慌失措的样子(感觉麻烦我不好意思)。老人的心如同干涸的田地,是我未去浇灌,体会到了“给点阳光就灿烂”,我为自己长期以来对老人的漠不关心感到羞愧,就那么一点点关爱,就温暖了婆婆的寒冬腊月。
  过了几日奉婆婆之命去给老姨妈(她妹妹)送年。老姨妈见到我高兴得又是让我喝甜汤又是请我烤脚,还把婆婆说给她听的话学给我听:“你婆婆说你二十几年没有照顾过她……”从她的言语之中,我体会到婆婆向她转述我的话语时充满了欣慰感、满足感。可我感到好羞愧,活到40多岁了,因为自我优越感,心里只有自己,忽略了老人的情感需求,好久没向老人说贴心话了,仅此几句,就被她照单全收,还珍藏在内心,我意识到媳妇在婆婆心中的重要性。
  前两天早餐时,我与婆婆说:“大年三十我们带您去樱花园看樱花,櫻花开了,很美的。”她说:“有什么好看的,电视里播过,看过就等于到过了。”我没听她的,心想这次一定带她去散心赏春,年初一再根据老习惯,与先生陪她去寺院上香供养。今日早上我继续提起这件事,未料她爽快答应了。我意识到老人是怕我们麻烦,当感受到我们的真心时,便欢喜接纳了。
  “8个1”还未全部启动,婆婆对我的称呼就有所调整了,以前称呼我的名字,近日喊我为“老妹”(客家人呼呼女儿、妹妹、孙女的爱称),让我感觉很温暖,同时也惭愧。温暖的是,我体会到这二十年来,是婆婆用一个客家母亲无私的爱,给我一个完整温暖的家,让我的身心有个安身立命之地,让我有闲暇去修学与承担义工;惭愧的是:我看到了自己的生硬、冷漠、自私、疏离感、高傲的一面,与婆婆的相处,犹如镜子照出这一切。未来我还需要得暇满继续修行,若不珍惜当下善缘,未来如何能得到“朋翼广大”的世间福报?我又用什么起点与基础去继续修行?若对朝夕相处的亲人都不上心,只对外修慈心、发菩提心,说到底都是浮于表面、不立体的。父母乃世间最大恩田,我不在这块田中求,还需舍近求远去何方求?
  我决定将“8个1”长期进行,直到心如水般柔软,如灯笼般内外皆红光,这不仅是家人的需要,更是我圆满福慧资粮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