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觉醒艺术之“带心回家”

文│智力  图│赵德明

花开花落自有期,月圆月缺自有时

人间多少悲与欢,皆由因缘聚和散

何必怜花落,何苦盼月圆

我自笑眼看,转眼已百年

  一曲禅歌《因缘》拉开了活动的序幕。2019年1月20日,一个晴朗的冬日午后,相聚于西园寺拈花堂,共赴一场禅乐盛宴,开启一段觉醒艺术之旅。
  妙音婉转濯心尘,声声唤醒梦中人!曲毕,今天的嘉宾——禅乐创作人慈妙师兄,一袭藏蓝长棉褛,浅笑盈盈,款款步上舞台。多年前电视台的当红主持人,如今已是全职义工,几年前又成为禅乐创作人。究竟是怎样的经历造就了今天的她?带着这些疑问,本期觉醒艺术的主持人善含开始了访谈。

选择 改变 超越

  慈妙:多年前我在电视台从事新闻播音工作。在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我是一个工作狂,只为舞台上那个光鲜亮丽的我。2016年递交辞职报告时,同事们都很愕然。有人问我:“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放弃了这么好的工作?”什么叫好?好有不同的标准。在接触佛法文化后,慢慢地通过学习、思考,我知道了什么是人生最重要的,最值得我用生命去追随。
  屏幕上出现了她早年从事新闻工作时的一些照片。照片中的女子很漂亮,画着精致的妆容,穿着艳丽的服装。再看看眼前,主持人善含问道:“大家看到现在的慈妙有什么感受?”
  “美、法喜充满、雅……”
  善含:是什么让你做出这样的改变?
  慈妙:让我发生改变的是心。正如大家看到的,我跟所有出现在公众面前的人一样,很爱美。那时我对美的追求停留在外表上。我得到很多关注、赞誉,也得到很多非议。为了让自己更突出,不可避免地会伤害别人。和同事在舞台上亲如姐妹合唱一首歌,可平时我们互不理睬。因为我们的工作直接跟名利挂钩,大家拼命向外求,追求更大的名气和利益。在争名逐利中,关系变得非常紧张。在镜头前每个人笑容可掬,亲切可人,可镜头一关,可能搭档的人都不说话。
  在那样的环境中,外表光鲜亮丽,内心千疮百孔。不仅是我,我身边的人也被各种烦恼所困。
  很庆幸在我非常困顿的时候遇到了佛法,遇到了济群法师。2010年夏天,我加入了修学。经过几个月的学习,我非常开心,觉得自己的生活透进了阳光,越来越觉得这些世间的东西没那么重要。没有那么多你争我夺,和同事的关系自然就缓和了。虽然我放弃了一些工作机会,但感觉自己整个人变得更通透、更快乐。
  当第一次站在三宝楼舞台上的时候,我特别紧张。大家齐声唱《三宝歌》,我想闭上眼睛,可它们却倔强地睁着。可见当时我的内心多么不确定。结束后,我回想,三宝楼的舞台需要的不是光鲜的外表。你可以不化妆,但你要有强大的内心。你必须非常清楚自己站在这里该说什么,每一句话能带给别人什么。这就激励我在修学上要更加努力。三宝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在这里说话,说带给大家力量的话。所以,我就发愿:“愿生生世世,见到我的人、听到我声音的人,都能对佛法生信,都能生起皈依三宝之心,都能追求觉醒、解脱之道!”
  善含:会不会有人说你学佛后对世间的事很消极?有听过类似的声音吗?
  慈妙:真正认识一个人不容易,我们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见解和认识中,如果没有接触这种智慧文化,我也会把听到的当成是真的。学佛后才知道,越是希望自己快乐,越要放下对自我的执著。当把所有的东西拿来为自己服务时,你就对世界关上了一道门。当我敞开心胸去跟世界连接,尽可能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这样会越来越快乐,越来越富足。
  善含:您在修学佛法上有什么心得吗?
  慈妙:我不能算精进的那一类,在修学初期还有过浪费大量时间追剧的情况。但这些年来,我至少一直在前进,跟着大部队。有一群伙伴,一个很好的氛围,推着我往前走。修行似一人与万人敌,一点都不假!
  善含:一人与万人敌!我们最大的敌人是自己的烦恼和串习,对治自己这个敌人是最难的!

凡所过往 皆为序章

  善含:大家最感兴趣的是您如何从一个主持人到一名禅乐创作人,这个转变的节点是什么?
  慈妙:我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几年前,我们接到任务要安排节目。在多日寻找都找不到合适的内容时,我就想可不可以自己写首歌,当时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当天晚上我就静坐。三宝加持,那天非常的静,连一滴水落下的声音都清晰可闻。第二天早上我哼着哼着,曲子就诞生了,后期再请朋友编曲,我自己填词。第一首歌《带心回家》就这么诞生了!当时我异常激动,如在云端,迫不及待地想赶到苏州唱给导师听。然后陆陆续续就有了后面几首歌。
  原来,创作了这些美妙歌曲的慈妙未经过任何专业训练,甚至不识五线谱,只是想写一个什么主题,就自然而然地有旋律流出来。她的歌非常朴素,没有造作的痕迹,没有复杂的配器,录音基本都是一遍合成。
  现场一首《带心回家》,清澈的旋律宛若莲花不著水盈盈绽放……
  善含:修学对创作有什么影响?
  慈妙:如果没有修学就没有今天的慈妙,没有这些歌曲。导师说一切都是心的外化。我们从事任何行业包括艺术创作都是依据我们的内心。我们的念头、想法,因缘和合成就了一个外在的结果。创作《因缘》这首歌时,那时的我刚从一种混沌的状态中开始慢慢看清,这世间的事情都是众缘和合,不是哪个人可以掌控的。我认为音乐应该带给人希望,带给人力量和思考。
  导师提出“无形无相、有声有色”。无形无相是佛菩萨的境界,但是通过有声有色传递出来,所有一切的背后都有一个真相,这个真相是空性。这个世界没有一样是不变永存的,从我的色身到我所拥有的一切。一座大山存在的时间只不过比一片云朵飘过的时间久一些而已。如果从无尽的过去看向无尽的未来,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化。佛菩萨如如不动,而凡夫却被外境所牵。如果明白因缘和合就会对聚散、悲喜抱有平常心,就不会那么执著了。
  在关于佛教戒律是否会影响艺术创作灵感的问题,慈妙给出的答案是:无论你受不受戒,你的行为都会产生结果,所以戒律实际上是保护我们的心在善所缘上。你有什么样的心就会创作出什么样的作品。我今天所有的痛苦都来自过去所造的恶业,而所有的快乐即使是酷热中吹到的一丝凉风都来自过去所造的善业。修行就是帮助我们止恶扬善,拥有一颗健康的心。
  访谈后的互动问答掀起了一个小高潮。关于是否需要舍弃世俗生活去修行以及世间责任和修行之间如何平衡的问题,慈妙师兄认为世间的责任不可推卸,学佛不是要每个人舍弃原有生活归隐山林,而是通过学佛使自己更智慧地生活,更慈悲地待人。人生有不同的阶段、不同的追求,但我们要明白,不要拘泥于现在的我,每个人的生命都可以焕发出巨大的光芒,关键是愿不愿意去做。
  最后,在主持人的带领下,大家齐声朗读济群法师关于心性修养与艺术创作的智慧法语。
  读着智慧法语,很多朋友表示今天很受启发,感觉自己的心灵之光被不断地点燃。我们一直在寻寻觅觅,想找到适合的修行道路,探索生命和世间的真相。可生命短暂,余生不长!愿有更多的智慧火花照亮我们穿越重重迷雾,找寻心安处!愿每个轮回中的孩子早日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