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离不开社会,离不开世界。人类对社会、对世界的认识直接影响到心灵的发展,我们看到的一切并非世界的真相,这个世界不是唯物的,而是唯识的。在人生中起主导作用的,正是我们的心灵,包括合理追求以及支配财富的方式、控制永无止境的欲望和贪婪,维持人与大自然的和谐关系等。自然就像我们的母亲,与我们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要培养对待自然的良好心态,从根源上断除对环境的破坏。
  从宏大的宇宙到具体的生活,从物质到精神,从生命的痛苦到生命的回归,我目前不能说完全可以做到用佛法的智慧来看待宇宙人生、看待现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但在身边经历的一些事情上,基本还是可以运用所学的佛法智慧。
  这个社会中,人人都在追求幸福,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幸福的内涵和产生的源头,只知从外在环境中不断寻找。许多人将幸福建立在物质改善的基础上,为了挣钱绞尽脑汁,不择手段。虽然钱挣到了,幸福却未必同时到来,甚至在物欲横流的社会中迷失了自己。只是从外在环境中寻求快乐,而不从内心寻找,实在是舍本逐末。所以,幸福人生的关键是心灵健康,其次是身体健康,第三才是财富。
  我们可以逃避环境,可以逃避人际关系,但无法逃避自己的心灵。如果我们心中有烦恼,无论换作什么样的环境,烦恼还是不能摆脱。直面人生,也就是直面我们的心灵,因为苦受和乐受都来自心的感受和认识。人类正是因为对世界的无知,才形成了各种烦恼和痛苦。
  比如末学办精舍这件事,在做精舍的这两三年里,总感觉身心疲惫,把自己搞得很辛苦。要顶住各方面的压力、不同的声音,以及面对不同层次和素质的人群。但当时法不入心,没有很好地落实,自己也没有学会有智慧、随缘进取地处事。尤其是开始时发心勇猛,一股劲儿地忙忙碌碌做很多,每月无偿传授八关斋戒,提供住宿,带领善信共修佛学基础、入寺须知、佛门礼仪等课程,到后来面向一部分信众居士,开设临终关怀培训并组织参与助念,带领另一部分信众一起学梵呗,教授佛门唱赞和法器的拿法、打法等等,又成立了助念团、梵呗团,搞得自己身心疲惫烦烦恼恼,最后事情也没做好。只因末学欠缺用佛法处事的智慧,导致结果没有那么理想和圆满。
  后来幸遇三级修学,深感其是末法时代众生可依怙的一个有效修学体系。尤其是末学加入修学后,更觉得此法如同众生在迷雾中的指明灯,又如同在悬崖峭壁上唯一一棵可以救命的稻草,伟大的佛法可以用这种方式来传递,来救众生出苦海,末学倍感珍惜。
  此后精舍开始做起了小小读书会。有时候就只有我和一位居士,心里未免有些失落,可当下还是自我鼓励,告诉自己一切都要随缘进取地去做,万事不能太强求,用自己的身体力行去感染身边的人。更何况刚开始做,一切不能太着急,要慢慢来,哪怕是我自己一个人,也要照常做下去。现在虽然说刚刚起步,整体参加人员不是特别多,但还是有成效的。
  记得在1月16日,这位经常来参加读书的居士,带着她的婆婆和孩子一起来参加读书会,其目的是想通过读书的方式,来缓解她们婆媳之间的关系,解决她们之间的矛盾,还想让她婆婆也能加入读书。在当天读书分享环节中,她向她婆婆合掌问讯认错,而她婆婆也很开心地接受并认识到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赞叹这样读书挺好。因为老人腰间盘不好,腰疼,末学给她做了简单的按摩和针灸,点了外卖素餐,当时针灸时间还没到,这位居士亲自夹菜喂给她婆婆,婆媳之间其乐融融。紧接着下午又做了一场,也是两个人,虽然人数不多,效果还不错,可能就是因为我的心态有所转变吧。
  末学通过学习后,知道怎么调整身心,用佛法智慧看待世间的一切,并知道怎么去落实到生活中,把学修过的佛法和自己的生活相融,让法义和现实生活产生有效的连接。让做事成为修行,运用佛法智慧随缘进取地去做事,用平常心、平等心去待人处事,包括推广佛法。真的感觉到自己释然了好多,身心也自在了好多。
  佛法向我们揭示了世界的本质是无常、无我、无自性、唯识的。假如我们能够用这四种智慧去审视世界,就可以从烦恼中解脱出来,生活得洒脱自在。
  我们能不能走出人生中的烦恼,过得洒脱,就看怎么去选择了。愿众生得大自在大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