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普明国学讲堂第七期讲座

文│道清   图│悟舸

  1月4日,小寒前夕,并不甚冷。天色向晚,暮色迷离,即便是独自穿行于熙熙攘攘的街道,亦自惬意快然,更何况是来到清静素雅的普明讲堂。
  讲堂之内,一张4.8米长的大桌居于正中,竟是十六张矮桌堆叠而成的。只见桌上有数张宣纸连成一片,如横素绢,满目白色,异常养眼。再一细看,桌子中间摆着数盘砂糖桔和小西红柿,还有若干插花与油灯装点其中。如此别出心裁的布置,营造了一道温馨靓丽的风景。待众人坐定,新年首场讲座在默默的主持下欢乐开场。

初识太极书法

  书法家王元老师此前主讲了“太极”和“书法”讲座,今晚则迎来第三场讲座“太极书法”。古人云:“书之妙道,神采为上。”昔年,王老师探索书法神采未果,偶然发现太极与书法颇有相通之处后,便将太极功夫融入其中,创立了太极书法,可谓开创书法之先河。
  讲座伊始,王老师首先祝贺众人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接着播放一则太极书法介绍视频,众人得以从中一窥太极书法之神韵。作家王甲林曾予以高度评价:“王元老师的书法大多若行云之推目,似决流之推波,亦偶有天马行空之豪放;或如老僧补衲般沉寂,创作语言与书法意境和谐地跃然纸上;或笔法细腻,字法舒张,章法精美雅致……体现了他良好的文化素养、学识水平、思想深度和对艺术的把握能力。”
  王老师认为,太极与书法的共同点都是圆的运动。书法的圆运动从小到大依次为指、腕以及臂,练太极之后,发现还有更大的圆,即以腰运笔,书法境界为之大进。默默笑言:“于写字中练太极,于太极中练字,可谓一举两得啊!”
  在探索草书笔法时,王老师感悟于“惊蛇入草”四字,他觉得这是绝妙无比的四个字,蕴含着草书的深刻内涵。非惊“兔”入草,盖因运笔遒劲如游蛇;非惊蛇入“林”,盖因纸面发涩如草地。其笔力能透纸背,亦非指力士之蛮力,而是内力,因此,修习太极如有神助。为便于理解,王老师引“草圣”张旭之名作“古诗四帖”为例,略为大家诠释笔法起承转合之奥妙。

体验太极书法

  有诗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讲完理论,随即进入体验环节。太极书法亦如太极般讲究身法,侧重以站姿书写。王老师让众人原地站立,授以站桩:两脚开步,与肩同宽;两膝微曲,沉肩垂手;目视前方,气沉丹田,调心调息直至心静体松。

  欲练书法,先画蚊香。即重复画圈,成蚊香图样。画时须保持站桩姿势,在专注而轻松的状态下,慢速行笔绕圈,在画圈中不断地重复调锋动作。起初圆小,以手指运笔,待圈大,再改用手腕。

  首轮书友纷纷提笔蘸墨,依言画起。只见笔划歪歪扭扭,墨迹时浓时淡,行笔忽快忽慢,导致圆不成圆,圈不成圈,可见笔力颇难把握。有人唤珠珠老师上前体验,她只一下笔,立时引人注目,只见她运笔沉稳,凝而不散,墨迹匀称,显似略有功底。须臾之间,一盘蚊香已经跃然纸上。一书友见状赞道:“这盘蚊香可以带回家!”不多时,屋内赞叹之声迭起,若干书友也画得很好。

  过得片刻,有的越画越好,有的一旁注视,有的则不时拍摄。环目望去,满桌都是“蚊香”,或大或小,或疏或密,形形色色,直叫人看得眼花缭乱。泛泛之中,亦不乏优秀者。王老师在一旁给予指导抑或点评,并从中选出四名优秀者。其中两名均为10岁上下的小朋友,众人盛赞其前途无量。现场临时再挑一名新手作为鼓励奖,待五名书友站成一排,王老师便一一颁奖,奖品为济群法师与周国平老师合著的《我们误解了这个世界》。

  奖品颁完,主持人默默请王老师演示太极书法,以便众人一睹力透纸背之神采。王老师遂到桌前,一边讲解一边示范。众人立时围成一圈,目不转睛。只见行笔如惊电激雷,倏忽万里,而又不离规矩。笔划之间起承转合连绵不绝,一气呵成。虽仅略示一手,却已能看出,其笔法遒劲奔放,字体飘逸轻灵,果如惊蛇入草,飞鸟出林。众人随即抚掌,啧啧称赞。

  时下,夜色朦胧,闹市渐歇,讲座转眼又到了尾声。依依惜别之际,珠珠老师献上一曲《阳关三叠》,只听琴音零落,清淡悠远。王元老师与默默在旁低吟浅唱,宛转低徊,韵味隽永。从今一别,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