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佛教徒的人生态度》中导师开示了三个重点:禁欲还是纵欲、重生还是重死、自利还是利他。起初觉得这是在家人对佛教理解的一些误区,学习完之后有了一个清晰的概念,可以用来对居士做一些正面的宣传。
  这几天静下心来想了一下,发现自己的心太粗了,首先说对欲的态度,我认为自己是少欲知足的,其实这是一种没有经过认真观察而下的结论。作为欲界的一名众生,财色名食睡,色声香味触,我又有哪一样能够彻底放下?只能说比一般的在家人稍微淡泊一点而已。
  佛陀教导我们,要少欲知足,要培养善法欲。但是随着出家的时间越长,这些观念也逐渐淡化了。在平淡的日子中,道心也逐渐平淡。当初信誓旦旦的要了生死,要舍弃一切世间的享受,如今却只想安安稳稳地生活。但世间的无常、轮回的恐怖,并不会因为我的漠视而不存在。欲望的细流潜伏在我心中,会将我的善根和功德吞噬得一干二净。
  佛法虽然提倡现法乐住,但那是得到清净的佛法后而产生的安乐,不是享受世间尽染的快乐。
  记得有一次,一位法师分享到:“能否得到法喜,是我坚持学习下去的一个动力”。这是一位心在道上的法师,而我因为修行的懈怠,长时间得不到法喜,这种对法的希求,换成了对世间快乐的希求。我希求身体健康,希求同住大众相处和睦,希求寺庙法运兴隆......这些看似没有什么问题的希求,背后隐藏的却是我贪著现世的一种欲望。
  佛法并不反对自利,也提倡要活在当下,但这种自利是建立在过去、现在、未来,以及对自己、对他人都有利益的基础上。如果眼前是快乐的,未来是痛苦的;自己是快乐的,他人是痛苦的,这些又怎么能算自利。既然自利都谈不上,更何况利他。而活在当下,是因为过去已灭,无法追溯;未来未至,还不存在。若一直追思过去,幻想未来,对自己一点利益都没有。所以我们能把握的,就是当下那一刹那的心念。活在当下,不是要贪着现世,而是要看住当下那一念,不让它落入妄念和邪念中。若能以七觉支中的择法觉支,抉择每一个心念,让心住在八正道中,安住在厌离娑婆、欣求极乐中,那么生命的方向必然是走向解脱的。
  但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世界吸引我注意力的事情太多了。我无法去关注每一个当下,当我回过神来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很多。本来佛法不离世间,郁郁青山无非般若实相,动静语默皆是真如自性。可是我在当下只看到了世间相,没有看到实相和真如,这种境界是修行觉悟后的切身体会,我又怎么能够把它拿来当作贪著现世的一种理由呢?所以在这纷扰的世间,我要保持一颗灵明觉照的心,在一切境界中,保持觉醒,才能远离五欲,保持正念,精进修道。
  要做到这些离不开佛法的熏习,离不开八步骤的实践。古人言,三天不读书,面目全非。我也深有同感,三天不学习,简直是面目狰狞。在学习戒律时,记得有一条的制意说:出家无侣,以法为侣。现在以三级修学为侣,在学习的过程中,以法为镜,不断反省自己,认识自己,改正自己,希望自己的修学之路能够走得顺利,通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