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到单位,打开包看到里面躺着一个保温杯,转开杯盖,才发现装着的是满满一杯枸杞水,不知道又是母亲什么时候偷偷塞进包的。看着已经被泡开的枸杞一粒粒浮在水面上,心里的泪涌到了眼眶。
  这样的事我早习惯了。就像母亲对我的照顾,几乎是被视为习以为常的。曾经的我不喜欢她的过度照顾,不喜欢她每次都考虑得那么周全,甚至认为是他们剥夺了我独立思考的权利。小时候,穿什么衣服是母亲决定的,出远门带什么是母亲准备的,甚至连我的婚姻,也是经过相亲,双方父母都满意后而产生的。我不想让自己变成一个低能儿,没有独立自主的机会,没有任何尝试,仅活在一个框架里。我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个木偶……对这一切,我都无法接受。
  可是今早,眼眶湿润,突然发觉自己实在是太不知足了。当我想要挣脱“枷锁”时,对这一切可曾有过一丝感恩?
  我怪父母,是他们让我始终觉得自己不配,因为这一切都来得太容易了,让我觉得自己不值得。在早期的生命里,那种不值得、不配拥有的信念,一直在操控着我的人生。我做事瞻前顾后,追求完美。总是不放过自己犯的任何一点错误,对这个我看得比银河系还重要。
  而这一切的一切,我都没有办法改变,我一直只能接受照顾,接受父母的付出这个事实。相反,对于得到的,我不懂得珍惜,甚至觉得理所应当。大学室友曾对我说:“至少你的父母在生活上对你照顾得无微不至啊。”那时候听了很反感,可是现在思维后,才发现这是事实啊!离开这些因缘,离开父母,连我都不存在,又何来这个不懂得感恩的自己呢……
  我埋怨父母不通情达理,不懂得倾听我的真实感受,可是谁又曾真正去倾听过他们的感受呢?是我吗?我有过吗?我想要好好说话,好好沟通。可自己曾经的不接纳和抵抗,曾经对人生解读的那份愚痴,又如何能换来和父母的良好沟通呢?我那一颗混乱而不知感恩的心,又如何能换来理想中的温馨场景呢?
  过去的我,从来都不懂得知足的真正含义。佛法教我们要学会“培植福田”,而在恩田的这片土地上,我的心几乎从来没有真正驻足过,更从没有播种过。
  我开始醒悟:那个“我”没有那么重要,在我身上也没有那么多原本和应该,世上也根本不会有“完美父母”与“完美人生”。是父母,给了我这一期生命,更是他们在能力范围内尽可能给予我最好的一切。而我为何一直在和他们较劲,甚至希望他们做出改变来满足我内心中的理想与期待呢?
  我终于明白:这种种,不过都是把这个“我”看得太重要了。过去的一切都不是偶然发生的,而是因缘和合产生的。无始以来,自己播下什么种子,就会收获什么果实。我从未好好反思,自己做了什么,却只会要求拥有完美的理想型父母。
  我不是这个世上最不幸的人。相反,现在成为了世上无比幸运的人,有幸听闻佛法,有幸加入三级修学,有幸能在这一期生命中,真实地看到自己的生命状态就是一个凡夫。而我的父母呢?他们也在寻求,寻求爱,寻求幸福。他们在用自己的方式来对我好,给予我无微不至的照顾。对这些,我有想过给予,有过回报吗? 
  是佛法给了我力量,给了我足够的温暖与勇气将心打开,第一次看到里面那一块恩田已荒芜了很久很久……在我的生命中,也仿佛是第一次停下来学会看见,学会感恩,第一次感受到一颗知足的心是什么温度。
  是佛法正见让我在这个寻常的早晨,懂得世上两个无比寻常的字——知足。在缘起的世界里,在因缘因果的人世间,愿这个“我”一天比一天更清醒,一天比一天更知足。愿这个“我”少一些抓取,多一些谦卑,多一些感恩与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