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学到了第八课,在这一课里,导师再次开示了法的重要性,这让我陷入沉思……

  我不断地询问自己:我到底对法有什么样的感觉,法在我眼前还是在天边?
  如果我不能把这个问题整理清楚,我就不可能让自己的心和法产生共鸣,更无法开发出自己的佛性!
  首先,我要清楚自己是否认识到了法的重要性。很明显,我对法的认识相当不够。虽然我知道佛法是破除黑暗的明灯,却并不了解自己内心黑暗的范围,所以才会经常被波旬的魔子魔孙所迫害。
  因为受过几十年的唯物无神论教育,我很难去相信,除了自己,还有什么能改变生命轨迹的东西存在!直到两年前接触到三级修学,才初步认识了佛法,但那种根深蒂固的思想却还残留在内心,还会被无始以来的贪嗔痴带动情绪。
  虽然经过一年多的修学,我开始渐渐明白自己是贪嗔痴的重病患者,也能认识到除了佛法外,没有其他的药可以治愈自己!但却还是会被一些世间的名闻利养所迷惑,留恋在花红酒绿中不得自拔……
  为什么会这样?我为什么还不能认识到佛法的重要性?
  仔细思惟,还是因为我对自身的病情不够了解,所以才无法对症下药。我经常发现:我明明已经知道自身的问题,可仍会在不知不觉中再次犯错。每当问题重现的时候,佛法就会被我抛到九霄云外,心行还会被当下的情绪所牵动。以至于当我在闻思法义的时候,佛法还在眼前,但当碰到世俗的各种状况时,佛法就远在天边了。
  这时,我才发现,这种种问题都是因为我没有用法义对照自己,观察修不到位所引发的。当愤怒、烦恼、痛苦来临的时候,我有没有做到将这些与佛法相联系呢?事实上,我做得非常不到位:我不愿意去接受佛法的正知正见,不愿意深刻解析自己,不愿意承认自己是错的,会去推脱责任。而实际上,我的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但我始终不愿意去承认这一点,所以才会被无明支配心行,被外界因素引发自身的痛苦与烦恼。
  既然我所依止的善知识是导师!那么导师传授我的法,我就必须完全地接受下来。我要坚信,只有导师才能让我破迷启悟!所以若还是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态去接受法,就很难认识到它的重要性,更谈不上去用佛法这把利剑去斩妖除魔了!
  自身问题找着了,就应该规划出一个解决方案。那就是要改变目前这种修学状态,认真用好八步骤来听闻每一期法义,还要经常用所修的法对照自己,更好地将法与心联系在一起!
  我不能再用以前的方式去学佛了,因为我已经偏离轨道;我不要再被自己的思想所左右,要以导师开示的方法去修学。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与佛法如影随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