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静心文化讲堂之“禅宗影响下的文人画”

文│善果

  清朝画家戴熙说:“佛家修净土,以妄想入门;画家亦修净土,以幻境入门。”山东大学研究院特邀教师、云上空间设计艺术总监、棠女子学社联合创始人弘云老师由字入画,也从中国古代文人画中开始体悟禅宗,体悟世界的幻有。于是,就有了12月21日晚静心文化讲堂的《禅宗影响下的文人画》讲座。虽然这天正是苏州人所讲的“冬至大如年”的冬至前晚,但丝毫不影响大家兴致勃勃地前来倾听。
  “我叫弘云,弘一法师的弘,虚云法师的云。”站在西园寺静心堂讲台边的弘云馆馆主刘训丰老师这样开口介绍自己,一下拉近了和大家的距离。

什么是禅

  在书画艺术创作中,经常会说到禅。那么,禅到底是什么?
  禅,是佛教的⼀宗,是世尊菩提树下的悟道,所证乃⼈⼈皆具的佛性;
  禅,直指⼈⼼,即心是佛;
  禅,不⽴⽂字,直彻⼼源,⾃性中,万法皆见;
  禅,当下即是,不假他求;
  禅,直契⽆隔,得⾃然观照;
  禅,⼀苇渡江,九年⾯壁,只履西归;
  禅,⽆⼀物中⽆尽藏;
  禅,开池不待⽉,池成⽉⾃来……
  弘云老师列举了许多,但这位学者型书画家则认为,禅就是觉知当下。禅画中经常画到猿猴,心就是那个猿猴,整天七上八下,按捺不住,心的念头无时无刻不在跳动,心猿意马。
  “心猿意马”一词就出自佛教。意为躁动散乱的心念如猿猴攀援不定,不能专注一境;“意”则犹如奔马,不停地为外物所牵,向外追逐。有过禅修经验的人往往能看到心念念念不停,转瞬即逝,时好时坏,时善时恶,举凡有所思想、感受的,都会随着心念转变而有所不同,所谓“观心无常”。济群法师说,我们现在的生命就是一大堆的想法、各样各样的妄想和乱七八糟的情绪组成。而学佛修行之一就是调伏心猿意马,直至最终彻底治服,生起正思维、正精进、正信、正念等时,也就成为了妙用。
  弘云老师引用明末清初禅宗临济宗僧⼈海明(擅书画)的一句话道出中国文人画艺术创作的真谛,“无像之相,是名真相。但着点染,已成别样。若得不别,不在丹青笔上。”即单凭笔墨丹青的绘画技法是不够的,笔墨的皴擦点染⼀落纸⾯,表现出来的物像就已经不是原本的那个物像了,还需画出物像内在精神,⽆像之相才是真相。
  由此开始,大家开始了对中国丹青——文人画的认识。

禅宗影响下的文人画

  ⽂⼈画,也称“⼠⼤夫写意画”“⼠夫画”,泛指中国古代社会⽂⼈⼠⼤夫的绘画。有别于民间和宫廷画,文人画多取材于⼭⽔、花⽊,以抒发个⼈“性灵”,标榜“⼠⽓”“逸品”,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近代陈衡恪认为“⽂⼈画有四个要素:⼈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文人画的关键是思想,随着对事物的认知深度和精神层面的提升,画家画的是自己的内心。
  文人画始于唐代著名诗⼈、画家王维。在他的水墨山水中,只有黑白的世界,一幅《江干雪霁图》将我们带进了冬天简朴、素净、纯真、不造作的世界,冷寂的雪让人忘了尘世的烦躁,也将心灵洗涤了一番。禅宗认为,人性本明,然业障攀援,让人顿生妄念,染污重重,《广录》中曾有“雪山如大涅槃”之句。对于禅师来说,也颇喜欢雪的意象,雪国就是不加装饰的本色世界。禅门的荒寒境界搅动着画家们的锦心绣手,也因此,细看《江干雪霁图》,大雪中的江岸两边却又是一个活泼泼的世界。
  《独钓寒江雪》也是幅荒天寒地的雪国图。雪山冷寂,一江横陈,萧条淡泊,寒气逼人。而就在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世界里,还有一叶孤舟,坐着一翁,持杆独钓。他钓的是什么?雪为白,白为无,白雪提供了一个和宇宙混元一体的境界,他钓的是与天地精神相融的宁静。然而世人却汲汲营营,不知还有这样一个孤往的世界,岂不颠倒?
  苏东坡也是位深受禅宗影响的天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他画的《枯木怪石图》,一段枯木,枯槁虬曲,一块怪石,又丑又硬。然而,苏轼为什么不画茂密的树木,不画玲珑剔透的石头?苏轼自己有诗,“散木支离得天全,交柯蚴蟉欲相缠。不须更说能鸣雁,要以空中得尽年。”老子称无用的老树为“散木”,正因为无用,所以才能得全天年。苏轼画此怪木,表现的正是怪中求理、荒诞中求平常、枯朽中求生命的意义之思想。一段枯木,大巧如拙,生命中的繁华是那么不可信任,而在艰苦困顿中却是一段逆增上缘。在禅宗看来,灭不即是生吗?

历史上的禅画

  历史上有哪些禅画?
  弘云老师举出南宋梁楷、牧溪等画家的一幅幅画作,和大家一起领略禅画。
  梁楷曾是南宋最高级的宫廷画师,但他把皇帝特别赐予的金带挂在院中,飘然辞去。他的《六祖伐竹图》笔墨简练粗率,欲树即树,欲石即石,和六祖惠能在劈竹的过程中“无物于物,故能齐于物;无智于智,故能运于智”相融。《泼墨仙人图》水墨泼写,“心之溢荡,恍惚仿佛,出入无间”,不拘法度,放浪形骸,恍然南禅所强调的佛祖在心中,觉知当下,运水担柴都能悟道之意。
  牧溪的画作也不同于文人画,不拘泥于笔墨或气韵,笔墨俭省到极,以最单纯、简洁的方式,关注一些细小的题材。《六柿子图》物件寻常,没有任何背景,静静地释放着最朴实与宁静、淡泊的内核。弘云老师称这六枚柿子如六位参禅的和尚,各具神态,却活在亘古中,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给他温柔的精神慰藉。
  禅画中所有的墨迹、留白展现的玲珑透彻的生命样态,其实都留待观者去思考生命、应对机锋。

如何看待文人画

  文人画常常并重书法、文学等修养,重在意境的显现,其根本还在于恣意地表达自己的心灵,解决生命内在的冲突。
  倪瓒,中国绘画风气转换的关键人物,他的名字从古到今都是风雅的代名词。倪云林《容膝斋图》画的便是陶渊明《归去来辞》中“审容膝以易安”的诗意。疏林之下,有一空亭,远山如带,萧瑟静寂。画中无人,但草亭置在荒天迥地之中,不正如同将人狭小的生命时空放到旷朗的宇宙空间之中?外在如此广大,但心若狭小,也仅仅只是容膝而已;而心若广大,便可优游,挣脱时间的束缚,进入画面静止的永恒中。
  从元到明,弘云老师又介绍了明末清初画家,中国画⼀代宗师⼋⼤⼭⼈朱耷的画。这位皇世孙明亡后削发为僧,成了亡命之徒,后改信道教,住南昌青云谱道院。⼀⽣坎坷,曾⼀度精神失常,痛定思痛后,他选择背过⾝去,与世隔绝,在创作中安放⾃⼰孤独的灵魂。他的《游鱼图》,画中只一条鱼,空无所依,白眼向天,人说把八大的心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我却默默地想起他的另一幅画《鱼鸟图》,鱼鸟之间都可变化。那么,从时间流动的角度看,物皆处于大化流转之中,一切存在都是那么虚幻。《游鱼图》中,空游的孤鱼白眼相向,岂非告诉我们,人生乃百年孤独之旅程,生命的烦恼不就是在流荡变易的世界里对幻相的执著造成的?

禅宗与文人画的关系

  事实上,文人画以禅宗为宗,它的发展过程与禅宗的兴盛衰弱同步。禅宗对自性的彻悟,也常常使得文人画家们不外求,转而向心内求,将个体有限的生命放入到一种永恒的生命流动中去寻找安身立命之本,也使得画作不再仅仅是种技法表现,而是借助画作,用笔墨来达到心物合一的境界。
  弘云老师归纳为禅宗让文人画家们超越笔墨自娱的局限,画作删繁就简、直指人心,从思考⼈与物的关系感悟人与自然的关系,用画作表达⽣命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