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天翻出从小到大的照片,才知道原来从小时候开始,我的表情中一直有很多紧张、局促、迷茫。再对照现在镜子里的自己,才发现虽然年龄增长了不少,但是脸上的纠结却越来越少,人变得越来越安详有力。这5年来我发生了很大变化,具体如下:
  1. 觉知力。过去特别的我行我素,说话特别直接。因此常常犯各种错,犯错后也常常收到来自别人的反作用力。因找不到根本原因,我逐渐不知道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对待我,慢慢变得越来越不知所措。尝试了很多心理学的方法,参加了一些领导力培训后,我又追根溯源把原因归咎于我的父母,认为是他们对我太强势,造成了我软弱、逆来顺受的性格。可是,不断调整和父母的关系,按照各种培训中的方式和父母沟通,虽然有点进步,但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我也慢慢意识到,父母对我的影响对现阶段的我已不是须调整的主要因素,再调整也解决不了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
  随着修学逐渐深入,我发现自己开始能够意识到很多原来意识不到的东西,比如说了太直接的话,我会意识到这样伤到别人了。很多过去没有考虑过的别人的感受、自己做事的方式、每个行为的动机,都开始重新思量。慢慢地,从一个乱七八糟不清不楚的混乱生命状态,我开始看到自己和这个世界的清晰边际,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需要打开心门,需要调整的性格弱点,而这种对自我的觉知使我对每天的学习和生活充满了动力。
  2. 分辨能力。更细的觉知能力应该是分辨能力。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过去处理问题是很潦草的,比如看书囫囵吞枣,和别人沟通交流,说话心不在焉,没有倾听能力。这就像是配眼镜,因为怕度数增长,我配眼镜的度数常常小于实际度数,眼科医生常常提醒我,这样达不到最好的纠正效果,慢慢即使给够了度数,眼睛也失去了把东西看到最清楚的能力。最近发现我记单词也是这样,很多发音在脑子里有模糊印象,但说出来总是没有自信。
  后来我明白,这种种不聚焦实际是因为我的心焦躁杂乱,没办法安心把任何一件事情做好,还有“做了就可以了”的敷衍的做事态度。而这5年观察修的训练,让我明白,其实对于要点,是要进行详细分辨的。层次分得越细,条分缕析得越明白,越能抓住要害,抓大放小。明白原因后,我最近在训练自己找回每个要点的分辨能力,记单词要明确发音和拼写,重复正确,对自己的任何一点调整也务必到位,这样更加有自信,有效率。这种观察修的训练不是一下子就完成的,怎样找准靶心,怎样增加准确度和效率,是需要日渐积累的。我想只要坚持下去,一定会越来越准稳狠。
  3. 心的状态。当然上面所说的分辨能力的根本因素,还是心的造作程度。 最近和社会上各种人打交道,发现大家多焦虑、躁动。回看自己,我能看到自己心的造作,也能看到没有造作时,我处理问题会更简单宁静。通过这种观察,我忽然明白原来烦恼就是这样在我们每个人心中扎根的:你不停造作,管不住自己乱七八糟随时蹦出的各种念头,也在这各种念头里变得越来越慌张、急躁。我也忽然明白,随着觉知能力的增强,当我认识到自己性格的弱点,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不停把眼睛对准自己的弱点,也不停调整。其实这不是学习佛法的关键,因为这些弱点是业力的体现,是无始劫以来聚集的,很难调整完。要调整自我,一定要在这些业力的着床位置,也就是心上下手。当心安宁无造作,才能真正让业力无处所依,让自己更趋完善。这就是中士道讲的惑业之中惑才是根本。有这些体会后,我开始在心上用力,通过早课扩大心量,通过闻思修使心安住在正法上,整个人的状态变得祥和宁静,碰到问题反而容易分辨出头绪,对人对事都更中正随和。我最近还在尝试把共修中自己和别人来电点写下来,并试着精简思路,这样不停训练自己思维中的分辨能力。
  4. 关于自信。过去因为不辨对错,对很多事情没有正确的决定。错误的事情做多了,收到的反作用力越来越多,慢慢就越来越没有自信。学佛后也是不停在调整,最初我以为有佛法指导,可以很好分辨对错,就不用害怕了。后来仍然会收到反作用力,这还曾经影响我对佛法的信心。随着修学的推进,我才逐渐明白,其实这是因为自己当前本是凡夫的状态,我对佛法的认识还不通达,运用还有局限,所以即使学了佛,现阶段我也不可能不犯错。但是对于无我的认识和不粘著的训练让我逐渐不再害怕犯错,对自己的患失患得越来越少,做事中的纠结越来越少,对别人的指责越来越少,做决定的效率越来越高,对结果越来越不期待或抱怨,这样才体会了真正的豁达、洒脱,整个人的状态更积极、爽朗、坚定。当把包裹的自己逐渐放下、打开,生命内在的勇气反而更充沛。
  5. 责任感。过去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有责任感的人,真心对别人好,主动给别人建议,对工作有规划,有分配。看到法师推动三级修学的过程,我才明白什么叫跟大家一起做事。我过去不过是在我执的主导下对人横加指责,以及工作中指手画脚后将自己高高吊起。不接地气、懒惰和小资气质很难做成什么。只有真正参与,跟每个人反复真心沟通,推动事情的进展,才是真正的做事。我曾经开始那么豪情,却往往虎头蛇尾。现在,终于可以不飘在云端,可以很专心地把事情落实下去。而义工工作又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有机会不是在想象中完成自我的完善,而是在实践中完成自我突破。
  6. 成全成就别人。这个词过去跟我的实际生活状态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我不是不想成全别人,可每次嘴里讲出贬低别人或者凸显自己的话时,会有巨大的自我膨胀的快感。在觉知与慈悲的逐步训练中,我才学会了说别人爱听的话,做别人需要的事,说话做事想着给别人留有余地,此时也才收到真正被别人尊重的反作用力。我并不是不想成就别人,只是我以为的那种方式就是看到别人的问题,指出来,用很严厉或者激情澎湃的话督促他改变。可是随着对自我认识的加深和慈悲心的增长,我从过去一扫就能扫出他的缺点,转变成了能够真正看到别人的优缺点,也逐渐在这种看到中更注意关注别人的优点,并且给予支持和学习。同时,从过去狭隘的心境中走出来,我愿意给更多人提供机会,寻找机会,不再畏惧别人的任何超越,反而享受别人强项给我带来的欣喜受益。在需要的时候给需要的人陪伴,也是我一直调整的地方。过去总以为如果别人需要我,他会来找我,可别人如果真有要求我还要看一下自己的时间。而现在慢慢明白,我要有能力看到别人的需要,愿意陪在别人身边。
  7. 领导力。过去我很佩服那些真正工作有力度的人,他们不强势,表面谦逊,但做事有能量,能推进,对人有带动。在各种持续的义工工作中,不断地调整自我,我逐渐发现,自己的领导力正在一点点增强。这种增强,是前面所总结的所有点,以及很多暂时没看到的成长点的综合体现。而更大的法喜是,我追求领导力的驱动核心改变了:过去我极端追求自我成长,以为可以在领导力中完善自我;而现在我为每天与人沟通的收获而开心,为做事的进展而欣慰,更为自己的每一点突破而感恩。这种领导力的成果也是可见的,比如过去,我给人提建议提要求,人家躲着我,而现在,总有师兄愿意和我交流,我也能看到我的成长经历对别人有触动。过去,我总以为自己有能力,只是别人对我多挑剔,现在,我会收到很多对我工作的肯定和反馈。  
  8. 团队成长。在做义工的过程中,必然涉及到和别人接触。5年中我曾经有好几次严重对这个团队产生怀疑:这些人都是在学佛吗?一个个我执那么强,各种烦恼他们一个不少。可是每次挺过最艰难的时段,再回头想想,其实和世间人相比,义工们毕竟有法可依,依法的人并不是不讲道理,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通过沟通解决的。同时,很多事情反而是我自己受情绪影响偏激地误会了人家,或者不放过人家的缺点。再者,法义让我明白了一点:真正伤害我的是我自己的烦恼,而我烦恼的其实是做事中暴露了自己的缺点,我不想暴露,我想要保护自己。当把我放下,真正面对自己的缺点,深度思考,反而感谢那些和我一起成长的同学们,如果没有他们,我怎么能够更全面地看清自己?如果没有他们,我怎么能够这么快的突破自己?他们也不是完人,我凭什么要求学佛的人一定完美?我自己就不完美呀!从始至终都是我自己的设定出了问题,对自己,对他人,不但不应该烦恼,还应该特别感恩跟我一起经历这个缘起的同学。而事实上,在义工行中每次遇到重大烦恼后,走出来时都是我有重大突破的时候。同时,同学们也都在成长,在这个团队里,以法为中心,大家就没有本质上的矛盾,什么都能化解,化解后,还是最亲密的战友。而当我看到对方从他自己的缺点中成长起来,对我又成了最大的激励。渐渐地,离不开这个团体。每次庆幸自己没有傻到被情绪影响,离开这个团体。离开这里,我去哪里找这么一群一起成长一起经历风雨的人。济群法师辛苦将我们凝聚在一起,不是每个法师都有这样的能力和愿力,我也未必再有幸碰到类似这样的团体。没有团队,重新回到世间老路,回到过去“顺我者昌”的做事方式,只和我喜欢的人交朋友,我的路又会越来越狭窄。
  9. 与父母的关系。过去,我从来以为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是最亲密的,我和父母彼此有很多对对方的介入式照顾,以及以爱为名义的互相指责、埋怨。我一直以为这是爱的一种表达。直到学习佛法后,我才明白这种爱可能是一种控制、约束和伤害。尤其是父母进入三级修学后,他们有任何没有调整的地方,我就会认为他们对我没有我想的那么好,他们不过是把我当成了他们的一部分,相比对我,他们其实更保护自己,坚持他们对我的方式。好长一段时间,只要父母稍微对我有要求或者父母不能按我希望的方式学习,我就不高兴,然后给他们列种种“罪状”。直到修学深入到某一天,我忽然意识到,原来修行是需要我不粘著,即使对父母,是为了他们的志德,也得先让他们喜欢我。慢慢在和父母的关系中我试着不粘著,父亲不诵经,我也不去“督促”他,而因为我的放开,随和,反而使父母更容易听从我的意见。
  10. 世间与出世间的矛盾。过去我对这点还是有很多误会。多少次以为自己清醒了,可是多少次又迷糊了。经过跟同学的交流、自己的观察观照,我终于明白,其实佛法出世指的是心的出世,而我们如果还没走到出世的阶段,那只是缘分还没到,完全没必要纠结对于没到的修行阶段自己该做什么。与其纠结,不如把关注点放在心在每件事情的训练上,训练自己不粘著的能力,这样反而会使世间做事的能量更强。世间工作、家庭生活,其实都是修行机会,如果每个机会都错过,那就不叫修行。如果每个机会都抓住,练心的觉照力、分辨力、对自我放下放空,对别人慈悲大爱,那么每个时刻不论干什么,一定是开朗明快的。  
  11. 其他还有很多,比如我发现自己过去不太正能量,碰到事情总是习惯性地想负面。后来才明白这不是考虑周全,而是看不清之下的自我保护。后来我把“如果不”“不要出现不好的情况”等顾虑和暗示都尽量删除,在生命中只留下推动自己往正面走的动力,但求努力,不问西东,心上包袱卸了好多好多。过去我总有很多“我喜欢、我不喜欢”的评价,而现在我不再凸显自我,对任何人、事都随和接受,体会到了随遇而安的快乐。做事中越来越关注别人的感受,我会在事情开展前先征询多方的意见,也包括征询领导的意见、建议。这样我从一个常蔑视领导的自我主义者,转变为谦逊的伙伴,上级对我的信任越来越多,误解越来越少,和上级的关系更通畅,因领导的支持,做事更顺畅。还有,承担主持义工和坚持每课对照视频做详细笔记让我的思维越来越敏捷,逻辑性越来越强。坚持早课让我改掉了爱睡懒觉的毛病,体会到早起充沛的能量。
  一点点,我看到自己的变化。生命本来在混沌中,忽然找到了一条生命成长之路。5年前开始走上这条路时,我以为会一劳永逸,后来才明白原来成长是分阶段的,每个阶段的成长都是一个由苦(遇到障碍),到惑(找不到原因,苦苦思考,到处寻找正见印证),到多方尝试,到豁然开朗的过程。佛教讲的开悟其实不只指在证得空性的时候,更在渐修中的每一次豁然开朗里。
  如果没有这5年,我想我的生命会越来越沉沦,越来越不知所措。而这第5年的状态,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我想我必须坚持自己的学佛之路,让自己在今后的路上持续成长,且在夯实的基础上成长一定会越来越快。
  我学佛本来不是为了生命成长,只是机缘巧合碰到正法的团体,明白了这才是世间真理。明白之后,就一直要跟下去。前半段跟得很被动,但慢慢地,我越来越成为自己生命的主人。5年里,我亲眼目睹自己的生命正一点点舒展开来,绽放出更加绚丽充盈的内在能量。我也愿意更多我身边的同修、没有学佛的朋友,甚至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跟我有同样的幸运和对这个世界的承担。我们一起修学佛法,那么走出轮回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相信只要越来越多的人跟我们走在一起,我们脚下的社会也一定会越来越好。当然,这所有的美好,所有愿望的实现,不是等靠要而来,当我们愿意且坚持真正成为生命的主人的时候,我们的生命才能一点点向着真正的美好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