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1岁了!
  回顾同喜班一年的经历,由衷地感谢自己每一次的选择和坚持,养成了写分享稿的好习惯。它不是一种形式或任务,而是一次洗刷心灵、回归自我的机会。
  写分享稿的前行是检验修学态度的基础。愚笨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慢和懒惰。有时认为内容浅显,自己已经理解了,不需重复正确。但这种不认真的态度容易导致法不入心,八步骤与我难以链接,以至于“知道”和“做到”的鸿沟就会越来越大。
  为了避免出现这种情况,我一般在组修前就把法义看三遍,写分享稿前,我把当期法义再看一遍,顺便做个思维导图。我曾在一段时间懈怠了,对法义理解的深度和广度自然就被打了折扣。
  接纳并承认自己不是一个完美的法器,然后用最简单的方法一步步脚踏实地去做。组修后,尝试抽取当期法义正见去观察和对照生活,通常发现,对境似乎是被安排好的功课,刚好来检验我本课的修学是否入心。如果感觉生活中的点滴与法义无关,那可能是自己缺乏了发现的眼睛和觉察的心。
  写分享稿的过程是与自我对话的过程。凡夫心是多么狡猾,心念是多么散乱,正见的力量是多么微弱!一个星期尝试给自己2-3小时的时间,与自我对话。浮躁、飘荡的内心需要我们主动创造因缘去安抚它,关爱它。一个特定的时间和安静的环境,暂时放下繁杂的事务、手机、各种情绪……给自己心理暗示:此刻只需与“我”这个熟悉的陌生人聊聊天,写分享稿像是我通过文字记录的方式,在向树洞倾诉,顺便整理了思绪。
  回顾本周发生的事情,找出对内心波动最强烈的对境,有痛苦或迷茫吗?产生了什么情绪呢?允许这种感觉和情绪的表露,温柔地告诉自己:“它不是我,它不代表我,它只是一个客人。”
  当我从情绪中抽离出来后,理智回归,可以开始客观地分析现象了。我产生情绪的原因是什么呢?是我觉得它不对,或是我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挫了,或是事情没按照我想象中发展,所以失落……主导这些想法背后的观念是什么呢?是自我优越感、重要感、主宰欲等错误认知?
  这时,当期法义就可以闪亮登场了,正见与错误认知一对比,就知道改正的方向了。重新用正见切换旧有观念,不良情绪会逃之夭夭,面对客观事件的具体做法也呼之欲出。接着一篇分享稿就在众缘和合下一气呵成、顺理成章啦!
  每个人一出生就懂得运用观察修,只是在串习的推动下我们无知无觉地完成着,因而逆向思维尤其重要。
  班修分享不是一个机械任务。会压力山大,无话可说,担心说错?那就要检查自己的发心了。其实,分享不仅是说给别人听的,也是重复正确说给自己听的。我们不一定是演说家,同修也不是监察员。焦虑的产生有可能是向外求的表现,认为外界的掌声和赞美能证明自己的修行是精进的,值得被认可的。事实上,修学进步与否,自己最清楚。只要放松自在地真情流露,分享自我成长的点滴,抛弃自我设定,就是最具感染力的分享!
  分享成就智慧,倾听成就慈悲。写分享稿能捕捉到自己心行转变的全程,对法义理解的广度和深度,又可以通过倾听同修的分享得到进一步的提升,这是增上缘。
  假如没有提前准备,班修分享时,自己可能需要花大部分的精力去构思,组织语言作临场发挥,因而不能全神贯注地倾听他人的分享。或是在同修分享时,取触动自己的某一点展开,也容易影响对本期法义整体构架的理解,分享就会流于表面。有时还会被散乱的凡夫心带跑,偏离主题,超出时间。因此班修分享也是修练智慧与慈悲的方式之一。
  当我选择把成长的点滴记录下来时,不同时期再回顾这条蜿蜒盘旋的路径,感动、随喜、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