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辅导义工队伍已经两年半了,半年的辅助义工,两年的辅导义工。这期间虽然说有各种对境,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因为收获多多。
  一、义工行中认识到固有串习的顽固和强大    
  首先,在讨论互动环节中我介入式的分享经常超时。每次学习结束后回想过程时,我都会意识到这个问题,并告诉自己下次一定要注意把控,要把有限的时间留给学员分享交流。可是,下次互动时又不知不觉地犯老毛病。另外,作为辅导义工的分享也经常超时。上述情况屡屡发生,我屡屡告诫自己要调整,可又屡屡重犯。这才让我意识到原来我的固有串习如此顽固,明白导师说的凡夫的串习力量太强大了。
  我和自己的串习斗争了很久,学员们也承受着我的串习给他们带来的困扰。直到后来,有位学员鼓足勇气提醒我希望能准时结束学习,以免耽误大家乘车。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告诉自己必须降服这个串习。经过反思,通过重温模式并提炼自己的分享语言,才慢慢调整过来。
  所以,如果没有参与服务大众模式,我根本就发现不了自己的串习;如果没有学员这面镜子,我也没有迫切改变自己的愿望,更不用说摆脱不良串习了。
  二、在义工行中认识到我执的过患
  当辅导义工之初,我也曾信誓旦旦地发愿要真诚认真老实地传递两套模式。但是,走着走着就走偏了,而且我还不自知。
  我所陪伴的班级在初级阶段的自修还可以,班级氛围也不错,所以全员升入中级修学。但由于各种因缘的变化,例如搬家、家人生病、更换工作等,学员升入同修班后的自修不到位,分享质量也开始下降,修学氛围也不理想,甚至出现修学内容梳理都不完整。
  看到这种情况 ,我心里开始着急。心想自修不到位,正见都找不着,那怎么改变观念调整心行呢?更不用说运用了。因此,我分享时就先梳理修学内容要点,再强调当期法义要树立的正见,最后因时间关系按八步骤结合自身的运用分享就匆匆而过,甚至因怕超时干脆这部分就略过了。这样的次数多了,我就变成光谈理论不分享修学运用了。直到辅导传帮带反馈说学员反映我理论讲得太多了,我才猛然醒悟。我这是怎么啦?竟然忘记了辅导义工的定位了,偏离了模式还自以为是为学员着想呢。
  导师说:“刚开始做事,因为参与时间不长,本身又在认真修学,凡夫心会暂时蜇伏起来。一段时间过去,我们对凡夫心可能会渐渐放松警惕,同时参与的事情越来越多,越来越深入,就可能把大部分心力转到事情上。这时候,正是凡夫心卷土重来的时机。所以,因为做事产生的问题,往往不是开始就出现,而是一段时间后渐渐露出端倪的。”我正如导师所说的那样,在做事中迷失了,被凡夫心抓走了,被外境牵走了,被我执绑架了,落入了自我的感觉中,完全忘记了模式和定位,好可怕啊。我这是在认真地造作凡夫心的增上缘,还好学员和传帮带及时提醒了我。当我认识到这点时,我心中好惭愧,同时非常感恩学员的包容和提醒,也更加体会到两套模式的殊胜性。
  三、在义工行中认识到我缺乏慈悲,没有亲和力
  在陪伴学员学习的过程中,我自以为已经把自己放得很低,也时常告诉学员我不是老师,只是和大家一起学习的学员。我认为这样学员应该可以接纳我,和我平等地真诚交流。
  但事实并非如此,学员没有及时地直接向我反馈相关信息,甚至我问了他们也没有说。学员有话要说却不敢跟我说,为什么这样呢?这说明他们有顾虑,说明我没有亲和力。而且也说明我没有把真诚的态度传递给他们,更说明我缺乏慈悲,导致大家不能放松心情与我交流。我还一直自我感觉良好,而且对他们还有设定和期待,希望他们能和我真心交流。其实是我自以为是的感觉和设定,没有完全取得学员的信任所致。
  凡夫心的确很狡滑,只有在这样的对境中才会被挖掘出来。感谢这样的对境,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和需要努力提升的方向。
  服务大众模式是对修学的检验,确实不虚。通过修学树立正见,改变观念和认识;而做事是强化正确观念和认识,调整心行,最终收获生命品质的改变。
  感恩有这样的平台——学习智慧,认识病症,训练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