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想我参加辅助员义工选拔的发心,其实,就是为了能多一些辅助员和辅导员,能让接下来参加修学的师兄们有现场的辅助员和辅导员。
  作为班长,我始终认为肩上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别的师兄可以退,但我不能;别的师兄可以以任何理由不参加辅助员选拔,但我不能,因为我必须承担起这个责任,而且我要帮助和引导更多的师兄一起参加认证。
  我们还没有一个本地区的辅导员和辅助员,我们班的辅助员与辅导员是外地支持的。但外地支持的辅助员与辅导员不可能次次都到现场,而网络的效果与现场有很大区别。原先还没强烈体会到这种差异,有一次班级共修我正好在上海公差,只能网络,那种隔空相望的无奈与画面的不明晰、音质的噪杂、时不时的断线等等情况出现,那时我才深深体会到现场共修是多么难得、多么殊胜!
  所以,我发心一定要参加辅助员认证,让我们本地区尽快有自己的辅助员和辅导员,能让接下来参加修学的师兄们有现场的辅助员辅导员,让他们都能充分感受现场共修的法喜。
  在三宝加持下,我于2018年10月20日顺利通过了辅助员认证,在此特别感恩三宝、感恩导师、感恩辛苦承担的义工师兄们!
  在接到认证通过的信息时,我既欣慰又惭愧。欣慰的是我终于可以有资格带班辅助,也可以在因缘成熟时为周边地区的师兄们作现场或网络辅助,把三级修学模式进行有效推广。但是欣慰的同时,也深感惭愧。
  回想自己参加选拔的过程,真的可以说是跌跌撞撞,险象环生。
  1. 自修时间少得可怜。在前行会上听有些师兄分享自修时间可以达到3-4小时,5-6小时,甚至还有8小时的,我这区区2小时,真是自愧弗如。
  2. 临时抱佛脚,修学态度有问题。平时不精进修学,懒散松懈,在认证前才意识到时间紧迫。
  3. 应试心理太强,分享效果打折扣。在选拔正行会上,怕自己时间把控不好,眼睛时不时地瞄着计时器,以致于不能很好地进行分享与交流。以上种种,真是心生惭愧。
  导师说,辅助员选拔就是一次大共修、大历炼、大检讨。在这场殊胜的选拔会中,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发愿检讨自己的不足,缩短与师兄们的差距。虽然我侥幸通过了认证,但从此后,我再不敢抱着如此的侥幸心理修学了。
  于是我作了以下调整:
  1. 增加闻思时间。闹钟直接调到早上4点,中午取消午休时间,从原先的2小时不到,到现在的早上2.5小时,中午半小时,晚上2小时,差不多5个小时的时间。可以说,叫醒我的不是闹钟而是一种心念:“当勤精进,如救头燃,但念无常,慎勿放逸”。修学时间的大幅增加没有给我带来半点痛苦,相反还心生愉悦。通过选拔,我体会到了一定要按照模式,才能真正地理解、接受与运用。
  2. 认真闻思法义,端正修学态度。改变自己原先“不疑不问”的态度,明白了在提问的背后一定有甚深的思考。在认证前,自己的修学态度真的很有问题,总觉得修学是一种不大不小的压力。但是整个选拔过程下来,迫使自己不得不重新梳理法义。于此过程中,却也让自己有了更大的收获,明白了修学佛法是为了改变自己的法身慧命,是消除自己无始劫来的业障,而不只是掌握一些名相。所以,我一定要认真修习,老实接受治疗,才能根除自己的重病。
  3. 敢于并乐于分享。以前一直觉得分享有压力,但在选拔会上,我看到了台上各色各样的师兄,有的师兄因为年龄问题,普通话不标准不流利,有的师兄因为过于紧张而声音发颤、面红耳赤,有的师兄因为对法义不熟悉而卡壳断片。但是不管怎样,他们都能如此勇敢地站在台前,如此努力地参加选拔,我又有何理由不积极上台分享呢?所以自从参加认证后,我开始敢于并乐于分享。我要珍惜每一次台前分享的机会。分享,不仅仅是传递内容,更是传递一种态度与模式;不仅是付出,更是一份收获。
  辅助员选拔让我成长,让我进步,就像是我生命中的一块跳板,一块通往菩提大道的跳板。对于自己能顺利通过辅助员认证,我一直心存感恩,感恩三宝成就了我,让我成长、让我进步。三宝也一定希望我能为智慧佛法的弘扬有所承担、有所付出,我也愿意秉承三级修学精神,力争作一名智慧的传播者,为喧嚣的尘世送去清凉,为迷茫的人们送去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