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11月10日户外美学半日闲

文│道砚      摄影觉彬

宋代四逸风雅事,身心舒畅自在归。
竹筒作器花探香,心容万象半日闲。

  十一月,深秋。
  连绵烟雨笼罩数日的苏城,挥别氤氲灰蒙,大方舒展笑颜。一时天地放晴,阳光遍洒,竟意外得来好天气。
  彼时湖水轻轻拍打,暖阳温煦照耀。天为盖,茶席作幕,鸟鸣为和。在充满深秋韵味的十里斜塘公园,一场书友们翘首期盼,以“自然的回归”为主题的户外美学半日闲活动,正在如约开展。

开场静心

  上午九时,宾客们安然入席。

  围着茶席,盘腿静坐,阳光落在身上,细风柔和轻抚,惬意至极。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风中传来的,除了鸟儿的歌声,还有麦客同学带来的《心经》诵。朗诵者声音清朗,沉着有力,书友们随文入观,沉浸投入。
  静。
  满腹心事似被带到泥土里,消融在空气中,瞬息变化,无影无踪。
  从红尘到自然,是一个转身的距离;从烦躁到静心,是260字的距离;从牢笼枷锁到自由,恰是一个心念的距离。

宋代四雅

  清逸素简瓶花寄,禅茶一味案留香。笔墨纸砚焚香倚,四壁挂画吐芬芳。
  宋朝军事羸弱,美学高度却被认为领先世界一千年。点茶、焚香、挂画、插花,被宋人合称“宋代四雅”,载入中国传统文化史册。

  焚香。千年寻得同一味,古今雅俗意共赏。宋朝的制香贴子,今人还能根据药方配制,亘古共赏。古人喜欢精神追求,思考时若有一抹气势下沉的冷香,则有助于凝神静气,启发思考,文思泉涌。
  挂画。宋代百姓对画的追求,一是意境,二是普遍。刘老师问,如何表达“踏花归来马蹄香”的意境?书友脑洞大开,答:马自归来,画蝴蝶纷飞,不愿离去,暗示蹄有芬芳。妙啊!又问:“深山藏古寺”如何画?书友答:深山老林中,丛林密布,一小和尚在行走挑水,劳作修行……这充满东方含蓄的美,是不是欲说还休?
  再说老少皆赏画。曾有一茶楼,挂名人字画于雅室,供茶客观赏。消息不胫而走,百姓奔走相告,争相约来茶馆一探究竟,茶楼一时之间名声大噪,门庭若市。客官上楼后,口中饮茶,眼中赏画,是不是极雅?
  插花。花是一切美好的象征,而插花艺术起源于佛前供花,禅的境界对插花艺术影响深远。宋代,插花被约定俗成命名为瓶花艺术,流传至今。
  现代人喜欢用更多的东西来堆砌,证明“有”,什么都不舍,最后身心疲累;而宋代人更崇尚“意”,去除多余,化繁为简,少即是多。也不讲究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