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课《佛教怎么看世界》有太多名词解释了,我有点晕。于是决定用我和我的小猫来梳理一下对这课的理解。
  我俩都是欲界的有情众生,我是人道它是畜生道。因为之前无数生的业力种下了因,在今生各种缘的推动下,它来到我们家。
  众生业力不可思议,果报亦不可思议。
  小猫对偶然飞进家里的一只苍蝇或者蟑螂都不怀一丝悲悯,上天入地也要置它们于死地。我很怕它因此会在下一世去八寒或者八热地狱,所以每天早课以及我学习法义的时候都把它留在身旁,希望它能感受一点佛陀的慈悲,也希望它下一世不要再托生畜生道。
  我俩生活在三千大千世界里的一粒微尘里。在太阳系还是空劫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在哪个星球上讨生活,然后地球生成了,来了一群光音天的吃货,个个在地球上吃成了胖子,只能在这里住下来。然后又过了很多很多年我和它就转世投胎到了这里,开始了六道轮回。所以现在这个时段叫住劫。
  佛经说: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诸”是众多及一切的意思;“法”是指宇宙间的一切现象。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可归于法的范畴,“我”和“小猫”以及“我们在一起”这个现象都是“法”的范畴。
  首先是“因”—我们有宿世的业力;其次是“缘”:我想养一只猫,它和它妈妈走散了,被人捡到,又被人家的狗嫌弃,只能再找人收养……这么多的缘才让我收留了它,这是此有故彼有,此生故彼生。只要这些条件里面少一个,都不会让现在这只小猫来到我家,这就是此无故彼无,此灭故彼灭。
  小猫在我家成长变成家里的一员,这是果。因是那时我们刚好想养一只猫,这是果从因生;小猫现在和我们朝夕相处,可总有一天它会离我们而去,或者我们离它而去,这是事待理成;因为我家之前没有猫,所以它才能来,如果之前我家有猫或者狗,它可能就来不了了,这是有依空立。
  好,我们现在再用缘起法来看看这件事。我当然希望小猫永远和我在一起,至少在我有生之年。可是有很大的可能它会比我先离开这个世界,想到这我都会心疼,这就是“行苦”,说明我对事物发展的必然结局认识不够,没有把无常恒不变性真正地用在生活中,所以才会痛苦。
  我很想钻进小猫的思想里看看,如果我死了它会不会像我想它一样地想我?会不会像我疼它一样地心痛……这是自性见。因为我把小猫和我都当成了实有。几十年后我在哪里?小猫又在哪里?
  如果我不拿小猫来梳理这课的法义,而是拿一个没有生命的桌子,椅子,房子……我可能可以很轻巧地去看待很多事情,但是当这个对象是小猫时,这一切都变得好沉重。不禁感叹:修行好难!
  说明我的心还在迷惑里,还执著在“我”和“小猫”的“境”里面。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不鼓励佛教徒收养小动物的原因了,因为那很容易激发我执和迷惑。境由心造:小猫现在跟我在一起,我很贪著它带给我的快乐,所以如果它消失了,我就会很痛苦,所以苦乐都是由心来感受的。如果我可以用无常、无我、无自性、唯识这四种智慧去看世界,看待周围的一切,就可以从烦恼中解脱出来。
  佛陀教我们放下,放下我贪,放下我执,让心走出迷惑。
  “我”走在修行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