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为什么要施设三级修学、两套模式?这是每一个学员都要想清楚的问题。尤其是,为什么要施设服务大众模式?
  刚进入三级修学的时候,我想不明白有三点:
  一是,我有工作,我不正在服务大众吗?那我好好修学和好好工作就可以了。我为什么会那样想?因为那时候我并没有真正理解修行的意义。我对进班修学有强烈的意乐,只是停留在“我要修学佛法”的浅表上,并不是说我非要进三级修学不可,如果那时候有个什么二级修学或四级修学之类先于三级修学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也就跟着去了。
  但现在我的想法是:我的工作仅仅是教会学生“些须认得几个字”(红楼梦林黛玉语),对于唤起他们对自我的认识,我何曾有丝毫的帮助?对于点亮他们的心灯,我何曾有半分努力?那我就不算服务大众,我只是在做“稻粮谋”。因为对服务大众不理解,也就没能理解三级修学。
  二是,我是来修学的,为什么要我去做事呢?当初之所以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把修学和社会上的学习知识混为一谈了,所以也用学习知识的思维和方法来对待。没有使用八步骤,没有去做三种禅修,更没有真诚认真老实。把服务大众当作普通的做事,所以就难生欢喜心,难以受益。
  现在我想清楚了,我进入三级修学不是为了多找一门功课来增加压力,三级修学就是三级修行,是有次第地和佛菩萨生命品质相应,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向解脱。而做事,就是让所学落地,成为修行的基础。
  三是对服务大众的“服务”不理解。以为“服务”就是一些扫地端水之类的事情,没有看到在扫地端水的过程中对自己修行的益处。修行是干什么的?修行是降伏烦恼,解除惑业缠缚的过程。不扫地,何以降伏我慢;不端水,何以洗清惑业。想到这些,内心羞愧难当。
  导师施设服务大众模式,是要与众生“共成佛道”的深深悲情。看见我苦,导师没有办法把苦从我身上拿走,唯有让我自己去积累资粮,我才有能力把身上的苦抖落。我去哪里积累资粮呢?就是通过服务大众积累资粮。在修行过程中,我无法降伏无明和我执。在服务大众的过程中正确用心,才能成为破除无明和我执的助缘。
  可以说,没有服务大众模式,无以检验我的修学。举个例子,我学到了“烦恼之过患”,在理论上知道了烦恼是轮回的根源。那我应该降伏烦恼,不让它主宰我的身心。但我怎么去降伏啊?日常生活中人人处处皆烦恼,没有修行氛围。烦恼一起来,马上就会有人来给我这个烦恼浇水施肥,我甚至看不到烦恼张牙舞爪迅速膨胀起来的后果,就直接做它的奴仆,忘记了对治。但在服务大众模式里面,我会耳濡目染师兄们检讨自己不足、随喜他人功德的实修,我会很快觉察到烦恼的蠢蠢欲动,我会看牢它,不让它兴风作浪,且有三宝的加持,降伏烦恼也不是很难。
  没有服务大众模式,无以忏洗自己无始以来的罪业。我现在才领悟到 “检讨自己不足,随喜他人功德”的真正用意。检讨自己不足,即为忏悔的方便方式;随喜他人功德,即为积累资粮的方便手段。忏悔即为净障,随喜即为积资。积资净障乃修行之前方便。
  我们平时自己做事的时候,有没有很容易地看到自己的不足?我是没有的。我做事时,很容易被一种“我在做事”的执念控制,看不到自己的不足,且任由我慢增长。但在服务大众模式里,环境清净,也就容易发现不足,在一个大家都在检讨自己的氛围里,自己也就真心诚意去检讨了;也容易看到师兄们的优点,真心诚意去随喜!不管是检讨还是随喜,唯有“真心诚意”才与修行相应啊。
  如果三级修学没有服务大众模式,修学不能成就修行;做事离开了三级修学,做事只是增加了累和烦恼。
  想清楚了三级修学和服务大众两套模式的关系以后,又想起导师的《让做事成为修行》一书。泪水止不住往下流,慈悲如您,导师,您施设了修行模式后,还得苦口婆心让我们去理解去接受;智慧如您,导师,您深深知道我等众生难调难伏,知道我们有了模式不一定去接受运用,就在各种场合各种方式来反复告诉我们:此当作,此为成佛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