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做事,做什么事,我一贯认为做事要有效率,要做有价值的事。而生活中那些鸡毛蒜皮、芝麻绿豆大的事,都不在我眼里,粗粗完成即可,不需要花很多时间,做这些事就是在浪费我的生命。
  首先,在家里做家务,我做得非常快,可以说是干净利落。粗粗一看家里貌似也收拾得井井有条,做饭烧菜也是拿得出手,亲朋也经常称赞我是做事的一把好手。而其实落到细节上,看我拖的地:墙边角落、延边地脚线,积累着常年的灰尘;家里的衣橱、书橱、柜子里、厨房,满是杂乱无序的物品;再看晾晒的衣服,东倒西歪、满是褶皱……
  其次,对于那些小事,我会经常在办一些大事的过程中顺势一起做,还觉得自己把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真正是高效做事,沾沾自喜,所以不愿意花单独的时间去办我认为的小事。
  家人让我办一些事时,我也总想着这些小事还要来麻烦我,于是能拖则拖,能不做就不做。而在真正做我认为的大事时,因为还要花精力办小事,其实大事也没有办好,只是大概粗粗地完成了。
  妈妈喜欢种些小菜,三天两头地打电话给我,让我回家拿些青菜、萝卜等。当时我想着为拿次菜开趟车,油钱都不够,就不愿意去拿。而婆婆也经常为买便宜的菜要到离家很远的超市、菜场去采购,有时也要开车送她去,我一百个不愿意,觉得老妈们真是闲得没事干。就连老公和孩子让我办的一些事,我同样要辨别一番,能不办就不办。
  在我心里只有我认为的大事才是正事,比如自己去上各种学习班,去帮客户家办事,帮朋友办事。当然现在做义工了,这个更是高大尚,我做的事是多么有意义!这些家里的小事,你们干吧,我没有这个时间和精力。
  以前我从未意识到我这样做有什么不好,觉得一是做事有效率,二是有更多时间可以学习工作,做努力向上、乐于助人的事。而随着修学的推进,不知不觉中我的这些观念发生了变化。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慢慢学会去专注地做一件我认为的小事,发现做完之后,再也不需要记挂着,心里也轻松了很多;
  我开始接到妈妈的电话就会立刻放下手中的事回家拿菜,或者告诉她我稍晚些一定回家拿;
  我开始带上婆婆到厂里捡工人丢下的矿泉水瓶,纸箱、泡沫,用汽车载着这些我以前认为的垃圾回家,让婆婆整理好后再拿出去卖。当然刚开始只是接上婆婆到厂里,自己不动手,在旁观看。现在我也会去捡、去收拾,开开心心地听婆婆讲今年废品卖了多少钱。
  我开始用心地准备家人爱吃的饭菜,一向挑剔的儿子时不时也会称赞一下,妈妈烧菜有长进,有了色香味;
  我开始拿起很久没有用过的针线,把衣服修补一下,钉一下钮扣;开始和儿子有了更多的交流,听他讲学校的趣事;也不再对老公指手划脚,不再有更多的期待,会用平和的心态和他探讨如何做好企业管理,如何和客户沟通,如何让员工做得开心有收获……
  追求做事效率,对事情挑三拣四、粗枝大叶,做事毛躁、不求细节,这背后的心行完全是一个贪嗔痴的呈现。小事做不好,大事也做不好,心态时时处在焦虑、散乱里。我认为做的大事,其实都在满足自我的重要感、主宰感、优越感。当只是活在这三种感觉里时,我看不到婆婆的勤俭,看不到妈妈对我的关心和爱,更看不到家里人需要我的关爱。一个对身边人都没有做到理解关爱的人,嘴里却时时说着要无我利他,其实也是被这三种感觉利用了。
  我终于认识到:事情不在大小,重要的是我在用什么心做事。在婆婆妈妈的事中修行,无我利他无处不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