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惭愧,导师一直说要列提纲、做思维导图,可是之前我始终没有下决心去做。背后的心行其实就是懒惰,安于现状,态度模式没有落实好。有时看看自己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就心安了。可是合上本子,我能自由地表达吗?不能,脑海里留下的都是零零碎碎的片段,是不完整的,根本没有办法把整段的内容串起来。落实到八步骤的话,我可能连第2步都没有做好。1-2步是基础,基础都没有打好的话,后面落实过程中就要打折了,每一步打折过去,最后能够帮助生命品质提升的还有多少呢?

  做思维导图的机缘来自于三年前,那是在厦门遇到了慈成同学,他比我年长。我们聊起了如何修学如何带班,聊到了八步骤。之前我总说八步骤落实得不好,说着说着已经没有了真诚,哪里是检讨,变成了一句安慰自己没学好的套话。
  慈成同学分享,思维导图是必须的。没有把法义整理清楚,前三步没有落实,是不敢去带班的。慈成师兄轻轻的一句话,却让我非常惭愧,我就是那个没有完整、准确地整理好法义就去带班的同学啊。看来我胆子也够大的,真是愧对我带过的班级师兄了。没有正见树立的思维过程,只抓住了几个干货,如何落实第4和第5步?就像拿着药却不知道怎么吃,那这个药跟我是没有关系的。我就是个苦力,扛个药包罢了。

  回来就发愿要做思维导图。慈成年纪比我大,他都不惧怕学习用新的工具,导师也一直在学习用现代方式弘法,我为什么要有畏惧之心呢?更何况辅导员基本素养的第一条就是准确理解法义啊,每天发愿要利益众生,却连做个思维导图都下不了决心。做吧!
  感恩慈成同学给我发来了如何做思维导图的培训课件。我看了之后发现,其实没有想象的那么难。一直羡慕着他人的思维导图,设想着这一定很难很难。其实真的一点都不难啊,这个凡夫的设定啊。
  记得当时是从手工开始做起的,做的过程很有乐趣,涂涂画画,修修改改,每次做完都是一个作品。感觉做的过程也是在跟导师相应的过程,是跟诸佛菩萨对话的过程。按八步骤的第三步,我喜欢给自己提问题:为什么要这么讲?这段话解决了什么问题?导师是怎么论证的?真的是这样吗?想导师所想,行导师所行,我发现做思维导图就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可以慢慢感受到导师的讲法思路。
  手工做了一阶段之后,因为速度太慢,修改也不方便,于是升级为电子版,就是用说起来很高大上的XMIND软件来做。现在基本是一边听一边做思维导图,能跟上导师的节奏了,一遍结束后,思维导图也就出来了。做得不对也没关系,听第二遍时再调整。思维导图,就是一个心路产品,不断揣摩,不断调整。
  但这里要注意的是,刚开始,我会满足于自己做的思维导图,会觉得做完导图就完成八步骤了。其实,那仅仅是到了第3步,还需要在这个基础上进一步思维,去落实后面的步骤。

  回顾这个过程,我的受益有三点:一是感觉到做思维导图就是依止法的实践,就是在跟导师相应,是深化依止的过程;二是通过做思维导图,对法义的脉络把握比之前清晰多了,带班的信心大大增强,每次我打开思维导图时,对师兄们也是一种触动;三是做思维导图的方法不仅可以用于法义的学习中,也可以运用到工作和生活中,对整个人的思维能力都有提升。有时跟其他辅导员聊起来,说到法义这一块他们也是觉得花了时间但是把握不住,我总是推荐思维导图的方法。
  确实,思维导图是能够帮助我们在短时间内迅速掌握法义的很好的方便之一。这个工具,让我在获得正见的路上提档升级,有效地提升了学习和带班质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