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露暖秋色,月明清漏中。”加入三级修学以来,不知不觉中,天气已从夏日的酷热,转到了仲秋的清爽。
  本期小组共修的内容是《八步骤三种禅修》上。法义梳理后,智淑师兄引导大家从检讨自身的角度进行对照分享。师兄们针对三个月来的修学心得,热烈、踊跃地进行了讨论。期间,有位师兄问了我一个问题:如果真诚、认真、老实,各打一百分,我能得多少分?我当时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老实100分,认真90分,真诚80分。一切似乎都那么完美自然。
  在共修后的几天,这个问题却一直挂在我心里,我真的这么自信吗?这种自信的基础是什么?既然我那么肯定,为什么现在又有这种忐忑、不确定的迟疑呢?自修学以来,自我感觉收获良多,心态也确实在改变,态度也端正积极,但这些够了吗?
  “叶落知秋,秋虫呢喃。”在思绪中,不觉仲秋夜的漫长。
  我在夜风中重展法义:真诚、认真、老实是态度模式,理解、接受、运用(八步骤三种禅修)是方法。再次琢磨离三种过,具六种想,目光落在这句话上:具六种想是真诚、认真、老实的重要基础。“于己作病者想,于说法者作医师想,于教法作药物想,于修行作疗病想,于如来作正士想,于正法起久住想。”在这些认识中,最重要的是作病者想。这时,心中又不觉浮出辅导员经常说的一句话:我们都是六道轮回的重病患者。
  思及于此,心里不禁豁然一亮,“于己作病者想”,原来这才是核心中的重点啊!正因为有了这一核心要点,其他五想才能成立,才会真正落实“理解、接受、运用”。随之又想到辅导员师兄平时所说,病者,不是指普通患者,而应该是重症患者!心中不禁惭愧:原来自己的真诚,还是经不起推敲的,真诚的高度相对还是低啊!
  回想起我参加三级修学的缘起,主因是自己有烦恼、痛苦,的确是一位病患;自己也确实渴求对症治病,态度不可谓虚假。但修学至今,我对“病”的认知和初始比有什么改变吗?没有!我冷静地自我审视,原来自己的认识还是停留在普通患者的程度上,就像“慢性病患者”,有时也会得个“重感冒”之类,发热头疼,哪有重症病患那种祈求良医良药的急迫性及对生命的那种渴望呢?
  细细检讨自己:每日的定课打卡,按时用心完成了吗?如果是患者,会不按时吃药吗?工作、家务事情多,没办法修学,自己妥协了吗?如果是重病患者,会这样吗?每节课讲义,按八步骤用心读三遍以上了吗?如果是病人,会私下减药不遵医嘱吗?难道真像大多数人那样,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一切的一切,都告诉我自己的修学态度是远远达不到“重症想”那个高度的!
  这是为什么?法不入心!一方面是自己的根器不足,对法义的理解粗放肤浅,需要有“日日勤拂拭”的精进之心;另一方面,对生命的意义和轮回之苦没有扎根于心,对修学佛法没有生起至诚之心。修学,还是仅仅满足于解决眼前的烦恼,改善现实生活的状态而已。
  看到吗,自己的凡夫心还是这么强大啊!
  人都有惰性,往往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而现代人又太现实,都想一付出,就马上有回报,对提升生命品质、解脱轮回之苦的大利益,觉得还很遥远。所以往往在理性上知道什么是正确,应该怎么做,但常常是凡夫心占了上风,从而就有了许多理由、说辞,为自己辩护,以求得心理安慰和平衡。
  至此抚心自问,不禁汗颜自己的“自信”!那些修学以来的自得,显得那么微小,这才是真实啊!虽然有些残忍,但却使我清醒,让我明白了修学佛法的次第,督促自己时时观照,精进不懈。
  “谁无暴风劲雨时,守得云开见明月。”对多数人而言,成就不是唾手可得的,专心和恒心是必要的,滴水能穿石,铁杵可成针。现实经验也告诉我,态度往往比能力更重要!向内求,时时观察审视自己内心,让佛法进入心相续,才能“心入于法,法入于道”。
  我们在为自己取得的每一点进步而欢欣鼓舞时,更应该认识到修行之路漫长,任重道远。我们不要沾沾自喜,妄自尊大,从而迷失自我;也不能妄自菲薄,失去光明,失去前进的动力。
  重新学习八步骤,就是要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现况,并且不骄不躁,脚踏实地,坚定地向着修学的终极目标前进。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再次拷问自心:我真的准备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