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八步骤三种禅修有一些体会和师兄们分享。首先,修行是一个调心的过程,但调心从何处下手,如何调?其实并不容易。在学习佛法以前,我起烦恼了,不想烦恼了,可是想不烦恼就能不烦恼了吗?由于我根本不知烦恼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我无法对治烦恼,所以只能任由烦恼生起,任由烦恼不断壮大,任由烦恼控制自己,不能自拔。
  进入三级修学后,我明白自己所有的烦恼皆由错误观念产生。我明白要想对治自己的烦恼,唯有改变自己的错误观念。这一点看似简单,也不难理解,但非常关键。这是导师给我们施设的一个大方便,唯有对这一点有深刻的认识,才能经常反思自己的观念对吗?才能在自己生起烦恼时,首先检查自己的观念,深入思维是什么观念导致了自己烦恼,才有机会从烦恼中摆脱出来。
  我现在体会到,调整自己的观念是最佳的调心入手处,因为这种方法它看得见、摸得着,具有很强的可操作性。这是第一点,非常重要。我体会只有对这一点有坚定不移的信心和深入的理解,才能不断实践和体会这一方法。
  接下来,如何调整观念?调整观念靠正见。因为我自己的观念是错误的,必须用佛法正见代替我原来错误的观念。佛法的修学理路有渐修和顿悟两种。导师开示,顿悟的人必须具有上根利器,也就是说他的错误观念很少,因为错误观念很少,所以师父一点拨,就明心见性。反观自己,错误观念如此之多,如此根深蒂固,顿悟之路肯定不切合自己的实际。
  那渐修之路如何走呢?我现在体会,观念的调整也是有次第的,需要循序渐进。就好比,我要学习四则运算,那我首先应该从加减法开始学,如果加减法都不会,如何四则运算呢?就像我们快学完的同喜班课程,包括模式篇(了解书院的缘起和模式,了解模式的殊胜)、信仰篇(认识到自己需要信仰,明确自己需要什么样的信仰)、社会篇和人生篇(认识到佛法如何看待世界和社会、人生的种种问题,纠正自己对佛法的认识误区,坚定自己对佛法的信心)、教界篇(了解教界的现状,学习导师弘法的经历,加深对模式殊胜的认识)、利他篇(认识到服务大众模式的重要性)、佛传篇(了解佛陀成道、说法经历,认识到佛陀是从人间成道的,佛陀不是一个神话,是真实存在的;了解整个佛法的体系和框架,认识到三级修学次第的殊胜)和皈依篇(从多角度学习皈依,生起皈依之心)。同喜班的学习,我体会就是逐渐改变自己的观念,从开始对佛法有很多误解和偏见,到逐步对佛法产生信心,生起皈依之心。
  这个观念的改变也不是一朝一夕的,我觉得自己是通过每一课的学习,逐渐改变观念的。我想,如果一开始就让我生起皈依之心,肯定调整不过去。正是通过一年的修学,我慢慢调整了自己的观念。一年下来,我的观念自然就调整到要皈依上。
  还有一个体会,老师兄总说,每期法义都能对治自己的烦恼。开始也不大明白,经过三年的修学,我渐渐体会:从宏观上,所有的烦恼都来源于贪、嗔、痴三毒,那每期法义都是让我远离这三毒,所以从宏观讲确实如此。从微观上看,正如上面所讲,我理解每期法义都是帮我不断建立正见,在改变观念的道路上在前行,不断积累,不断调整我前进的方向,因此从微观上看也是这样的。这是第二点,观念的调整也需要循序渐进,认真学习每期法义都会功不唐捐,因为都在改变自己的观念上下功夫。
  第三点,如何获得正见?第一步和第二步,从句子到段落,梳理出整期法义的笔记(可以是提纲、导图或者图表)。这些是形式,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选择一种自己喜欢并且熟悉的方式把整期法义整理出来。这一步是基础,没有这一步,后面的步骤是空中楼阁。
  开始,我也很不愿意做笔记,总觉得自己脑子好使,记得住。后来,我慢慢发现做笔记的好处,做一次笔记,比看好几遍都管用。因为做一遍笔记,通过总结每段的中心思想,整个法义会非常清楚,看似是一个笨方法,其实更省力。这一步不难,关键是肯做。听老师兄们讲,90%以上的修学问题都来自于前两步没有认真落实。
  难点在于下面的步骤,第三步要从微观走向宏观,要梳理出本期法义导师说法的逻辑和到底要告诉我们什么正见,这一步可以参考目录和辅助材料,包括学前思考。比如:八步骤三种禅修那一课,通过前面的工作,梳理出核心正见为:在佛法修行中,如理思惟非常重要。寂天菩萨和宗喀巴大师依此建立了观察修和安住修。为适合现代人修学需要,导师进一步建立八步骤和三种禅修,帮助学员完成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的改变。
  但这只是一个道理正见,真正要把这个正见用起来,还要与自身发生联系。这是非常关键的点。因为如果正见不和自己发生联系,那还是书本上的道理,和我没什么关系。那如何能解决我的烦恼呢?就像上面这个正见,已经梳理出来,如果不和自己联系,那只能是喊口号:“八步骤三种禅修好!八步骤三种禅修好!”但就是不用。
  下面关键来了,我应该如何联系呢?我觉得至少应做如下的观察修和自己产生连接:
     1.八步骤三种禅修是导师发明的修学理路吗?导师为什么要大力倡导八步骤三种禅修?
       2.我充分认识到八步骤三种禅修的殊胜了吗?
       3.我是否认识到如果不用八步骤三种禅修,就不能纳法入心,不能从法中受益,不能摆脱烦恼? 

     通过以上问题的思考,八步骤三种禅修不是导师发明的新的修学理路,而是导师根据传统的修学理路如闻思修等,针对现代人的根器和目前大众修学的问题(学与修脱节)所做的传统修学理路的现代版,目的是为了方便我们学修。
  充分认识八步骤三种禅修是导师多年学修的智慧结晶,充分认识到其殊胜性。同时认识到,如果自己不按照八步骤三种禅修来修学,最多学到一些佛法的知识,根本不可能与自己发生联系,更不可能解决自己的烦恼。如果不能准确理解法义,还非常可能获得不少自己加工过的知见,从而给自己带来更多的烦恼。
  通过以上的思考,我应获得如下的事实正见:
  我认识到八步骤和三种禅修的重要性和殊胜,所以,我要熟练掌握八步骤和三种禅修的修学方法,认真运用,以完成自己的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的改变。
  所以,第三点正见获得的难点在于:从笔记中梳理出道理正见,然后要从道理正见,通过自己的观察修,去思维道理正见有道理吗?我认同吗?并和自身发生联系转变成事实正见。这一步是要花力气并用力的。 
  正见已经获得,接下来是如何树立正见,也就是第四步,如何调整自己的观念。还是以八步骤三种禅修这课为例。首先要思维没有学习八步骤三种禅修前,我是用什么观念来修学佛法。回想自己当时的想法,我觉得佛法不错,确实能给我解决一些烦恼,但学起来不用这么认真吧?我多看几遍,小组共修和班级共修都参加就行了。我觉得自己还是挺认真的,至少每期法义都看三遍以上,自己感觉也挺受益。
  但现在思维下来,感觉还是按照自己的串习在修学佛法。修学佛法就是要对治自己的串习。如果仍按自己的串习去修学佛法,能改变自己的这种串习吗?这种串习是什么?就是自己痛苦的因。因为这种串习代表着自己的习惯和生命品质,要想提高自己的生命品质,就要和自己的这种串习开战。
  接下来继续思维,改变自己的观念容易吗?自己的观念是如何形成的?自己的观念不说过去世,就在今生也不知被自己重复了多少遍,早已深入骨髓。俗话说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改变自己的观念非要下一番大力气不可。那该如何用力呢?
  我体会到,首先,前三步一定要扎实,不断思维事实正见,强化事实正见在心中的力量。还是以八步骤三种禅修为例,要不断思维事实正见我认同吗?我接受吗?我的接受是勉强接受,犹豫接受,带着怀疑接受,还是坚定接受?还要不断思维按八步骤三种禅修做的利益,不按八步骤三种禅修做的过患,直到生起一个决定,我必须按照八步骤三种禅修去做。当这种心弱了,要重新思维,直到再发起这样的心。这个说说容易,做起来还是很难的,因为无始以来的串习太根深蒂固。
  还有一个体会是,有空就要经常看看《八步骤三种禅修》,不断提醒自己要按照八步骤三种禅修去修学。总之,我体会第四步是一个难点,也是八步骤里最关键的一点,因为观念是否改变,决定了后面的运用效果。如果观念没有改变或者改变得不彻底,那后面的运用都会出现问题。如根本没有改变,那肯定是用不起来的;如果改变不彻底,用起来会反反复复,时灵时不灵。反思自己,我很多观念就是由于改变还很不彻底,所以在对境出现时会经常反复。 
  接下来就是运用部分,运用部分主要就是摆脱错误,重复正确。我体会这里面有一个窍诀(老师兄们反复传递),就是摆脱,而不是直接对抗。就是当一个烦恼生起时,习惯的方式是:我觉得我已经学习佛法了,我有能力直接战胜这个烦恼,于是会直接和烦恼这个敌人开战。结果往往发现,自己无法战胜这个敌人,而且是感觉越来越烦恼。问题出在哪了,因为烦恼是我们的串习导致,力量太大,而我们修学佛法后正念的力量还很微弱,很难直接战胜这个强大的敌人。
  那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呢?我体会,首先当烦恼生起时,不要继续去想这个烦恼,因为想的过程就是给这个烦恼施肥、浇水,会使这个烦恼不断增长。所以第一步是先不理会这个烦恼,而是去思维或者学习法义,把自己的心安住在一个善所缘上,很快会发现自己的烦恼是来自一个错误观念,然后不断去思维正确的观念是什么?我认同吗?我接受吗?我按错误观念思考的过患和按正确观念思考的利益。慢慢地发现,自己可以从烦恼中摆脱出来。我体会,这就是一个摆脱错误、重复正确的过程。 
  第五步就是一个自然运用的过程,而第六步就是一个刻意运用的过程。就像师兄们以前分享的案例:我走在一条街上,我遇见一个坑,我掉了进去(串习);过几天我还是走在这条街上,我又遇见这个坑,但这次我绕了过去(第五步);又过几天,我还是走在这条街上,还是遇到这个坑,但这次我又掉进去了,我很懊悔地爬上来并绕了过去,思维我为什么又会掉进去,并发愿以后不能再掉下去(第六步);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走到这个地方,但这次我走在另一条街上(换方向了,走到了解脱的路上,第七、八步)。 
  这就是整个的八个步骤,但这其中还包含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态度模式“真诚、认真、老实”。
  导师开示:“不真诚,就会目标不清,不知学佛是为了调心治病;不认真,就会浅尝辄止,就像用药剂量不足,难以生效;不老实,就会四处攀缘,今天接受这种治疗,明天尝试那个配方,尚未看到疗效就不了了之。总之,没有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是不可能药到病除的。”
  首先是真诚,真诚就是以法为镜,真诚面对自己,还要真诚地面对法,面对法师。为什么要以佛法为镜呢?因为只有佛法才是如实见,才能认清自己的真相。如果以自己的感觉或其他为镜,就好比用哈哈镜看自己,就会觉得自己还不错,我没病,或者虽然觉得自己有病,但也觉得自己没有病得那么重。
  试想,如果自己没有深刻认识到自己是一个重病患者,唯有佛法能治愈自己的病,我会明确自己学佛的目标吗?如果认为自己没病,那学佛就变得可有可无。如果觉得自己病得不重,就会把学佛变成一种生活点缀,有痛苦时学学,感觉痛苦少了,就把佛法扔到一边。我体会,只有真诚,才能真正看清自己的生命现状,才能真正看清自己所处的危险境地,才会生起认真修学之心,才会踏踏实实地按照八步骤来修学。否则怎会有动力至少看三遍,又做笔记又思维,毕竟这和我们的串习差距甚远。
  至于老实,唯有充分认识到两套模式的殊胜,才会真正安住于两套模式。我体会在三级修学学习,要对两套模式有信心,相信两套模式是导师多年学修智慧的结晶。首先要认真学习模式,了解模式。如果不了解模式,没有开始践行模式,又怎么能体会两套模式的好处呢?所以,八步骤包含了态度模式,因为没有态度模式做保障,我们如何能按照八步骤一步一步认真去做呢? 
  “真诚、认真、老实”还是导师在具六想和离三过中间给我们搭的一个桥,那导师为什么要给我们搭这个桥呢?我理解,在当今时代,如果只提具六想和离三过,我们会比较难于理解和操作,而“真诚、认真、老实”,我们会容易理解和接受。六想中“于己作病者想”最重要,只有看到以迷惑烦恼为基础的生命存在重大过患,看到轮回的本质是痛苦的,才会寻医问药,积极治疗。进而认识到,佛法是药物,法师是医生,修行是治疗过程。具备这些认识,才能建立“真诚、认真、老实”的修学态度。所以具六种想,是“真诚、认真、老实”的重要基础。再有,只有“真诚、认真、老实”才能远离三过。 
  最后,我来总结一下,“真诚、认真、老实”是让我们和佛法发生连接。佛法一直都在,不论我们学与不学,佛法一直都在那里。就好比,收音机的广播一直都在那里播放,我们如果不调到那个频道,是听不到那个台所播出的内容。所以,态度模式就是让我们调频,调到和导师同一个频道,这样我们才能接收到佛法。
  这里还有一个听和听见,听见和全部听见的区别。如果只是听,但根本没听进去,就是覆器;如果虽然听见了,但只听见一部分,那就是漏器;如果虽然听见,但自己对听见的信息进行了加工,那就是垢器。所以要以开放的心态,远离三过,才能和佛法发生真实的连接,完整地把佛法接收进来。
  那与佛法发生连接后,就能解决问题吗?显然不是。我们还需要与佛法产生相应。就是通过理解、接受、运用,通过我们对法义完整、准确、透彻的理解去消化和吸收佛法的智慧。只有把佛法的智慧转化成我们自己的观念,并在实际生活中予以运用,这样才能完成我们观念、心态和生命品质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