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我去参加菩提沙龙分享。我已经有了很多次的分享经验,自信满满,我告诉自己肯定没有问题。只要我的发心清净,不是为了展现自己而去分享,而是通过为大家分享自己学佛前后的改变,希望能够感染到大家,唤起他们也想要修学佛法的心。我的发心不是要去表现自己,而是为了到场的每一位朋友,希望他们看到我运用佛法智慧解决生活烦恼后,所呈现出的一种喜悦的生命状态,从而生起想要修学佛法的心。我没有必要在意自己的表现。太在意自我,其实只是一种我执的表现。我不是为了自己而去分享,是为了去利益一切众生。
  我以为自己带着这样的发心,去分享的时候就不会紧张。但是当我走到台上,拿起话筒开始分享的时候,还是不自觉地紧张起来,紧紧地捏着话筒,开始发抖。一开始我对自己的这种反应感到很奇怪,做分享我已经有7、8次的经历,照理说不应该这样。但是为什么?后来我思维,因为我没有把发心落到实处,而只是一句口号。虽然最后分享很成功,听众很欢喜,师兄们也都赞叹我分享得好,但是我自己始终感觉怪怪的。义工行看似圆满,但在这其中凡夫心依然在运作。
  我认真地思维了一下:当我站在台上,看到听众们一个个都望着我,眼神里充满着期待、渴求,甚至好像还有一种“审视”的目光,我就开始不自觉地紧张了。我不想辜负他们的期望,我想让自己表现得更轻松自然、幽默风趣一些,以掩盖我内心的慌张。我害怕他们看到我不好的一面、忘词的一面、失误的一面。其实我的内心是非常期待听众的回应,期待他们对我的好评,期待同修对我的赞叹。我把稿子背得滚瓜烂熟,训练自己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欢喜自然。但是这一切,背后的发心其实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满足自我的优越感、重要感。这也是为什么我会紧张的原因。其实我还是深深地在意自己,希望以此表现自己。
  原来我的凡夫心依旧如此强大,我以为我在事先不断告诉自己“想想分享员的发心”是什么,我就不会紧张。原来我还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
  紧接着就是我的第三次导读。因为上周的分享经历,我在导读前认认真真地问自己:我为什么要去导读?
  首先,不是为了去体现我的语言表达能力有多强,我的控场能力有多好,我对法义的理解有多深,而是为了能够让更多的书友加入三级修学。让他们在这两个半小时里,能够真正地于佛法受益。
  我是一根管道,是一个桥梁,是把佛法智慧传递到书友心里的管道,但我不应该过分在意这根管道长得美不美、漂亮不漂亮。而是要站在书友的角度为他们思考,他们是否真的能接收到佛法,于法受益。而不是为了展现我的导读水平怎么样,我的能力有多少,渴望得到书友们和同修们的随喜赞叹。否则,这是在成就自己更大的凡夫心。
  我希望读书会的氛围好,希望每个人都能敞开心扉地分享。因为我就是以这样的眼光去评判别的导读员导读水平的,所以我会担心、害怕自己导读得不好,别人对我异样的眼光,别人可能会觉得我能力不够、水平差,这样会很没有面子。其实这一切都是因缘和合的,我只能尽我所能地提供一部分因缘条件。一切都是无常的,我无法掌控所有的条件、所有的因缘。
  所以尽管是在做义工,其实还是在凡夫心的陷阱中打转。虽然嘴上说要利益一切众生,但真正对自己的心去层层剖析时,无不是凡夫心在起作用。
  成佛是为了更好地度众生,所以当我去导读,去自修法义、去做前期的各种准备,包括提升自己的各种能力:流畅的表达能力、善巧的控场能力、营造欢喜的氛围,这一切都不是为了体现自身的能力,而是真正地希望到场的每一位书友都能够于佛法受益,让当期的佛法智慧真正和他们的生命结合起来,发生作用,解决各自的烦恼,对佛法生起信心,乃至加入三级修学。
  层层剥离自己的凡夫心,不要再给自己的优越感、重要感一丝一毫的养分,不断地去强化真正要去利益一切众生的发心,让自己成为使更多人于佛法受益的因缘。
  我想也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让义工行成为菩提资粮,而不是在满足自己的某种需求,满足自己的凡夫心,以此去体现自己的能力;更不是为了好玩,丰富闲暇生活。而是作为佛弟子,具有非常重大的责任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