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2018年的学员,以前在2017年的班里,因为二宝分娩在即,就休学了几个月。今天,把这几个月的心路历程与师兄们分享。
  我是2017年6月28号填写的进班申请表格,七月有了二宝,十月十五日开班,二宝在肚子里三个多月,行动还算方便。每周的两次共修,我都是拖着先生和五岁大宝,肚子里装着二宝。小组修是周四晚上7:00到9:00,因为住在湖东,每次赶去新区至少要一个半小时,那个时段又特别堵车,回来时大宝多半就在车上睡着了,都是爸爸抱上楼直接睡觉,第二天再上学。大班共修时间是周日晚上5:00到7:30,回来时间还算早,但那个时间段,我先生和女儿只能到处晃悠。
  写下的这一段也是后面休学的理由和借口,特别是天气越来越冷。其实,我提议过自己一个人参加共修,但我先生不同意,大宝也要陪我一起。所以就这样学了四个多月,这段时间之所以能够每次现场,确实是因为有收获、有法喜、有变化。随着预产期的临近,身体的不方便,再加上天气的变化,我先生劝我暂时不要学了,专心照顾家里和准备生产的事。于是就有了一大堆违缘:先生公司忙,我生病了,女儿睡得晚早晨起不来。真的是因缘因果,心之所招。
  那时候进行的就是凡夫的观察修:挺着大肚子不方便,先生又忙,大宝还小,我首先要照顾好自己和家人。然后就是凡夫的安住修:我决定休学,安心照顾好自己和家人。期间小组长和辅导员也曾劝阻,但我已经安住在休学上,还很牢固(我执严重,听不进任何劝说)。然后整个人都懈怠懒散了,开始还会每天花时间自修和定课。但没有了氛围,过了两周就回到了修学前的状态,追追剧,看看书,散散步,过得逍遥自在、洒脱自如。什么解脱、三级修学,都以后再说吧。正好赶上过年回家,在家更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先生宠着,家人护着,快活似神仙。
  接下来发生的事再次验证世界万事万物都是无常的。二宝的降临打破了我的期待和设定,先生不像以前那样关注我了,我身体虚弱,大宝要缠着妈妈,二宝就那么一点大,两小时要喂一次奶,一天要换十几个尿布湿。整个人都被负面情绪包围着,完全不记得自己学过的佛法正见,更谈不上用佛法正见对治,满是自怨自艾,还不断思维他人的不是。我被第二支毒箭深深伤害,逮到机会就发泄一下情绪,我身边最亲的人最倒霉了,非常忏悔。
  本来家里添了一个小生命是应该快乐幸福的,为什么家里反倒没有之前和谐了呢?静下来的时候我开始反省反思。我发现,都是我自己的问题。正如导师在法义中所说,凡夫的幸福只是一种不稳定的感觉,幸福不仅是唯物的,更是唯心的。只有修学佛法,了解世界的真相才能获得究竟的幸福。虽然想到了自己学到的法义和正见,但是完全用不起来,当下就有一个坚定的念头生起——我要复学。面对我的无明、我执,我完全无力与之对抗。只有加入三级修学,有引导、有次第、有方法、有氛围地学习佛法才能对治我的无明、我执和无始以来的不良串习。于是,我提交了复学申请。
  现在我重新加入修学,分外珍惜。虽然依旧是拖家带口共修,以前所有所谓的违缘也都存在,更多了一个小宝宝,但我坚定修学的态度不变,渴望解脱的心不变,所有违缘都变成了增上缘。
  通过这次休学,我看清自己以前的不坚定、态度的不真诚,以及对方法理解的不透彻。以前总觉得义工行是锦上添花,要先学好法义,以后再做义工。也不想做班委,觉得没时间。这些都随缘(正如凡夫的理解:随他去吧)。但现在我的观念不一样了,明白了两套模式的重要性。义工必须做,这是帮助我落实修学的必要方法。现在,我可以先做一些在家可以做的,等二宝大点,就算背着他,我也要去做义工。正好新的小组长有事,暂时无法带领,让我做小组长,二话不说,我马上答应,珍惜每次能为大家服务的机会。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以前组的辅助员觉丹师兄,从她身上我知道什么是真诚、认真、老实的态度,还有自修和共修的学习方法;也感谢辅导员净可师兄,每次班修时都能很智慧地用几个问题就可以让我们全面理解法义,活跃气氛;感谢支持辅导员善立师兄的包容、爱语和鼓励,我才敢于发表文章;感谢前一个班的每个师兄四个多月的陪伴。现在我又回来了,来到了新的班,辅导员妙波师兄正是以前的辅助员,这就是缘分。现在在妙波师兄的带领下,八步骤用得越来越熟练,对法的渴望越来越真切。我坚定地安住在三级修学,发愿和师兄们一起真诚、认真、老实地修学佛法,直到生命的解脱。
  感恩导师,感恩三级修学,感恩师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