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结束后的第一次班级共修开始时,现场只到了五位师兄。还有位师兄打电话来,他在电话里说想多睡一会,迟点来参加共修。共修现场有一位师兄马上起身离座,走出了共修场地,并向我提出了转班申请。
  这位离去的师兄之前在班里长期担任班委,修学精进,广闻博学,每期法义都要看五六七遍,小组共修答疑解问,是修学的好苗子。同时践行两套模式也相当积极。班级事务责无旁贷,还是传灯达人,可以说是班级的灵魂人物。
  作为辅导员的我,一边安抚还留在现场的师兄,一边计划着等这位离去师兄的情绪稳定后再进一步沟通。第二天,有位没有参加共修的师兄听其他师兄说起了这件事,向我表示,也有类似转班意向,并约我找时间见面聊一下。
  刚约定时间,又有另一位师兄来提醒我,可能会有好几位精进的师兄都会跟着转班。我说那就一起约吧。
  到了约定的时间,来了六七位师兄,没来的也都在微信群里关注着这件事。师兄们一来,都积极表达了对这次转班事件的看法。令我吃惊的是,来这里的所有师兄几乎都认为转班对那位离开共修现场的师兄可能是件好事,要理解、体谅她。接下来,大家又开始讨论自己要不要转班,要转去什么样的班,精进与不精进的师兄在一起学习,三级修学的模式有问题吗?结果是不言而喻的。
  在师兄们整个讨论过程中,我很少发言,只负责泡茶和倾听。令我万分感动的是,师兄们自始至终都没有互相指责,也没有抱怨班级存在的“问题”。一位原来要转班的师兄当场表示,经过讨论,紧绷纠结了几天的心突然感觉到了放松和喜悦。
  接下来几周,班级的氛围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原来一直悬而未决的共修时间地点被秒定了;慈善义工迅速举办了生日聚会;几位本来默默无闻的师兄主动出来承担班级事务;甚至有位师兄在班级共修时分享说,觉得学了两年都没这几周学得多。
  那位本来强烈准备要转班的师兄,欣喜地发现了这些变化,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依然保持沉默。因缘甚深,唯佛能解!相信导师,相信模式,相信师兄,我们需要的只是因上努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