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几年的修学,发现自己总会陷入一些困惑:那么多义工,到底做哪个比较好呢?花多少时间比较好呢?花的时间少吧,感觉自己不够精进;花的时间多吧,客观上的因缘又不具足,硬做起来也很痛苦。总之就是陷入一种纠结、著相、痛苦的状态。
  我现在觉得,这个过程是成长过程中容易出现的,是偏执一端的状态,有时候偏于有,有时候偏于空。
  现在《道次第》第一遍快学完了,不能老是陷入偏执一端或偏于表象的认知,应该做更深入的思维,应该回到做义工、修学的本意,回到中道上。这样才能持久,才不会出现修学、义工与生活、工作的对立。这也是修习大乘菩萨道必须突破的,否则,可能会陷入困境不可自拔,谈何自利利他?
  在此,分享自己最近关于义工行及修学的几点思考:
  1、导师为什么让每个人都要做义工?
  在三级修学的设置和导师的开示中,提倡每个人都做义工。为什么要这样呢?是三级修学需要吗?是导师需要吗?是大乘佛法需要吗?实际上,三级修学并没有发展的需要,导师也没有做大事业的需要。三级修学没有任何从学员身上获取利益,只是在给我们提供机会和善所缘。所以,三级修学本质上没有这种需要,做义工是每个学员的需要,每个众生的需要。
  世界是缘起的,解脱成佛也是因缘和合的,需要目标明确、方法正确、方法完整。我们想要解脱成佛,一定要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而且要具足方便。就像爬一座高山,直接爬是不可能上去的。如果沿着拼接的巨大梯子一步步次第向上,那么爬上山顶并不是遥不可及的。
  沿着梯子爬,是更适合普通人的正确方法。具足方便,就需要这个梯子是完整的,而且越结实越好。如果梯子太窄或不牢靠,是不能爬上巍峨高山的。攀爬“成佛”这座高山,也是同样的道理。
  做义工,首先保证我们的梯子是完整的,不能少了一半(只有智慧,没有慈悲),那样是不可能爬上山顶的。
  其次,做义工是让梯子变得宽广牢靠的过程。比如在智慧的层面,如果只有自修和班级共修,深度和广度就差了很多,这时的梯子是比较细窄的。如果通过辅导员或主持人成长路径等义工行,智慧就能获得极大升华,梯子就会变得更宽广,爬起来才能更为牢靠。
  同样,对于慈悲这个层面,只有通过义工行才能真正落到实处。因为在服务大众模式中,有法和模式的保护。在这个善所缘中让心灵的幼苗成长,才有能力进一步延续到滚滚红尘中去检验和升华。这个次第也是不可缺少的。
  另外,只有通过义工行才能进一步检验和提升心行,增长慈悲,并在这个过程中临摹佛菩萨的大愿力、大慈悲、大智慧,让菩提心真正生起并升华。如果没有这个过程,只是自己共修时想一想,菩提心是很难落到实处的,只是相似而已。这样,成佛的梯子就是不完整的。
  现在越来越觉得,想从混乱的凡夫心中杀出重围,成就无上佛果,这个距离多么遥远,需要足够的善巧和方便。而两套模式具足了无限的方便和善巧,让我们以无限的心去积累福德和智慧资粮。导师为我们搭建了无数接引的小梯子,一个一个,连绵不绝,直到把我们最终接引到山顶。我们只要牢牢抓住一个个梯子,走好每一步,我相信爬上山顶并不是那么难,肯定可以到达!
  关键是我们要根据导师的指引,搭建足够用的小梯子。如果说导师根据每个人的特点搭建了10000个小梯子,对于我们来说,抓住其中1000个或许就够了,但至少应该抓住这么多。如果有精力,可以再多抓一些作为保障,这样才称得上具足方便。根据我的理解,如果只是通过修学,是没办法获得这些梯子的,可能一半都不能获得,怎么可能爬得安稳,爬得上去呢?很可能爬到中途就掉下去了,或只能待在半山腰,不能真正自在!
  导师让我们做义工,其实就是告诉我们:不要浪费这些成长的机会,这些善缘是必须的!每年对模式的调整,都是导师为我们不断优化这份善缘,让我们走得更轻松一些,爬得更稳健一些,让更多人能够爬上山顶。
  所以一定要看清楚,到底是导师需要我做义工,三级修学需要我义工,班级需要我做义工,还是我自己需要做义工?这种认知转变是蛮重要的。
  2、做什么义工最好?文宣好?传灯好?修学好?
  我原来会陷入表象的纠结中,比如前段时间觉得传灯或班长比文宣更好。但现在越发觉得,其实哪个义工岗位都没有绝对的高低好坏,并不是班长就比文宣更厉害,主持人就比后勤义工强。
  这些义工岗位本质上也是无自性的,是空的。比如在没有三级修学时,也没有这些岗位的施设。这些岗位只是导师接引我们的方便,只是暂时的缘起,最终是为了帮我们“舍凡夫心、发菩提心”。这才是根本。
  所以工岗位没有高低之分,只是导向的心行不同。比如后勤义工偏重让我们去除慢心,培养无我利他的服务精神;主持人偏重帮我们去除不平等心、嗔心,培养慈悲包容的胸怀及倾听能力。比如辅导员及部门服务路径也有差异,辅导员的专业要求更高,执事的管理能力要求更高等。
  对于文宣、传灯、班长等,虽然会有一定差异性,但本质上还是有更多相似性。并不是每个岗位都做才可以成为如来使,只要善于用心,每个岗位都可能有无限的成长。
  我现在来理解做什么样的义工:
  首先,应该从心行成长的本质去理解义工的建构。三级修学的义工有服务和专业两类成长路径,需要选择一条,一步步走下去,这样比较牢靠。如果因缘具足,再增加一些保障也可以。比如专业成长路径中,辅导员和主持人是可以同时选择的。
  另外要根据自己的心行和福德等因缘来选择,如果自己线下时间不足,就可以选择偏重线上的义工岗位。最后要根据综合条件来定,这涉及义工的要求、自己的福德因缘、心行成长阶段等。如果已经在一条路径中做了核心岗位,需要花费时间太多,同等岗位就需要适当减少。如果是基础岗位,想要适当多接触,在一定阶段是可以的。不过我现在觉得岗位的稳定性很重要,这是心行成长的基础。变换过多容易散乱,心行不容易有效积累。
  对这一块,自己也需要进行调整,从本质上看待成长路径,真正让义工行成为修行。
  比如对于接下来的班委选举,自己也进行了反思,原来想发心做传灯或班长,但从心行延续来说,或许继续做文宣是更好的选择。比如对一次去寺院做义工还是在当地参加义工行的冲突,自己也进行了选择,暂时放弃原来觉得“更好”的去寺院做义工的机会。因为做义工本质上没有高低之分,还是要从心行成长综合考量。
  3、花多少时间做义工比较好呢?
  对于这个问题自己也有纠结和困惑,花的时间太少,显得自己不精进。花的时间太长,自己的因缘又不是特别具足,感觉做得很痛苦,很纠结,甚至某种程度影响了正常的工作生活。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我现在理解,其实投入时间多少并不是问题,并不是做30个小时一定比做20个小时好,而要从“舍凡夫心、发菩提心”及“目标明确、方法正确”的根本去思考。
  首先,必须投入必要的时间,这样才能结出最终的果实。如果连必须的时间都没有,结果是肯定不可能实现的。
  比如每天基本的自修时间+每周两次共修时间,再加每周累计半天的义工行等,这种基本保证必须有。而这个最低要求并不高,是每个人可以实现的,也是我们必须努力保障的。
  其次,额外投入需要考虑每个人的缘起。比如我当下需要正常工作,如果硬要和其他不上班的师兄比在工作日做义工的时间,肯定会产生烦恼,很可能也不是正确的“精进”。
  我完全可以站在自己的缘起,做最大化的义工行,并延续到工作生活中的座下修。比如我可以多写一些分享发到书院网站,修布施、利他之心。比如我可以做一些晚上或线上的义工,这都很有意义。总之,尊重自己的缘起,不盲目攀比,这也是修习尊重心、随喜心、接纳心的过程。
  还有一点很重要,不要把修学、义工和生活、工作割裂开。不要只是在修学或做义工时才是修行,就像“做功课”一样,做完这2个小时就放下了,在工作生活中就没有修行。这种割裂其实伤害很大,自己也容易陷入这种误区。
  皈依三宝是我生命究竟的选择和依赖,这是我生命的根,不管表面是在修学、义工、工作还是生活,这生命的根都没有变。根还是那个根,心还是那个心!
  对于这个本质,我一定要认识清楚,这样才能完成真正的修行,才能圆融佛法和世间法,才不会纠结自己到底做多少时间的义工,才能真正让修行延续到生活工作中,座上座下打成一片!
  总之,要从“我要修学佛法”,变成“我的生命之根就是佛法”,这是我当下需要努力的目标。
  4、师兄们、辅导员、班级对我意味着什么?
  我有时会思考:师兄们、辅导员、班级对我意味着什么?
  这所有一切只是暂时的善缘,是缘起性空的。我应该怀着感恩心、尊重心、利他心去面对这一切,而不是过于依赖或苛求。修行最终还是要落实到自己,落实到心的净化。
  外在一切都是表面的相,不是永恒不变的。师兄们会变换,辅导员会更换,班级也可能会更换,我不应该以常见去面对他们,否则只会产生不符合实际的失望乃至对抗。
  这些都是缘起的相,本质上只有“皈依外在三宝,最终成就内在的自性三宝”,这才是根本。所以一定要知道我皈依的是什么?修行要成就的是什么?不要被表面现象左右,不要向外求,应该怀着感恩心、尊重心、利他心去面对师兄们,而不要过度依赖。回到自己,回到三宝,回到自己的心。
  落实到三级修学,谈得上依止的只有导师和两套模式,其他都是一起成长的伙伴,多一份尊重和接纳。
  如果是三宝、导师和两套模式指引的正确方向,哪怕身边所有人都没去做,自己仍然应该去做,不管是自修、共修、义工行、写分享等。身边这些善缘只是一种促进和参考,本质上还是要回到自己!
  因为生死无常,今生只是生命长河中的一朵浪花。哪怕是父母、亲人、师兄们,也只是暂时的陪伴和缘起。唯有这颗心,这种佛性才是永久的家!
  修行本质上只有靠自己,一个人坚强勇猛地向前,沿着三宝指引的方向。这种只有自己不是孤独,不是不管不顾,而是一种担当,一种坚持。
  就像玄奘大师、法显大师求法的坚定,就像虚云大师三步一拜朝圣五台山、恢复祖师道场的坚定,就像太虚法师弘扬佛法的坚定。在佛菩萨、祖师大德的身上,我读出了这份坚定,这种独立。哪怕只有自己,也能朝着正确的方向勇往直前!用自己的生命做一份独特的体证!
  仔细体会这种感受,其实是非常美好的,充满信心,充满希望,也多了一份尊重和接纳。明白这个点,落实到这个点,才能更为坚定,更有力量。
  5、佛陀、祖师大德、导师
  最终想说,佛陀、祖师大德、导师的说法也是一种缘起,不管有没有佛陀说法,有没有高僧大德传法,佛法作为真理都是存在的。不管这种真理叫不叫“佛法”,不管我们学不学,这种真理都是存在的。我们有这份善缘去修学,才能真正地离苦得乐,才能沿着正确方向努力。我们要知道,学习佛法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不要偏离了方向。
  另外也要对佛法充满信心和欣喜之心,因为这就是究竟的真相,而我有这份善缘接触到它,这是多么大的福报啊!
  我当下所产生的,佛法和世间法的对立,不是佛法的问题,是我自己修学阶段的问题。我要从本质上进行调整,这才是真正的修学佛法!
  愿以此功德,普及于一切,我等与众生,皆共成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