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企业家参学活动”义工行

  说到来西园做义工,这于我已经是第三次了,而且是第三次做洗碗义工。第一次做义工时我还特意准备了一双平绒方口鞋,这次我只是匆匆准备了简单的行李,带着“例行公事”的心情来到西园。
  第一次住三宝楼,听说热水是限时供应的,而且宿舍里没有拖鞋。天气还是有点闷热,墙上的电风扇不停地摇晃着“脑袋”,伴着嗡嗡声一直在提醒我——回到当下。带着这颗不清明的心,我很快进入洗碗的“正行”。
  “师兄们,盆要放四排,三排不够。”“洗洁精不能多放,有要求的。”“这些碗先拿去消毒,把大小碗的数字记下来。”“师兄们,消毒柜不能用,所有的碗要用开水烫。”第一天的中午,我们几乎在这种忙乱中奋战了三个小时。
  当把最后一个洗碗盆收拾好后,每一位洗碗组的义工都疲累到了极点。大家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寝室,一路上免不了烦恼几句:“怎么这次这么累啊?”“是不是没安排好呢,感觉很乱啊!”义工群里组长师兄的“安慰”更让我心里一阵不爽:“师兄们,当我们在做义工时遇到烦恼,一定要检查自己的心,这些其实源于我们自己。”
  休息的时候,我开始做打算:下次做义工我不就报洗碗了,反正已经干了三次,我也尝试一下其他岗位。不过就算在其他岗位,我也要告诉大家:“碗里的垃圾要放进垃圾桶,筷子放桶里,碗放在盆里。”
  带着这份混乱的情绪,我又开始晚上的洗碗工作。这次组长师兄非常及时地带我们做了前行。师兄说,接纳无常就是忍辱,我们每个人都喜欢做固定的事情,不希望被别人打乱,这其实就是不接纳无常的表现。
  “无常”恐怕是我听到的频率极高的词了,大多数时候都出现在遇到突发情况时。不知不觉中,“无常”于我而言带有一种消极的味道,因为一切都是不可控制的、不确定的,那就接纳“无常”吧。这显然不是佛法正见,无常的观念是基于缘起法,当下一切都是因缘的体现。
  于是我开始思考:为什么从第一次做义工就报名洗碗呢?因为我觉得洗碗相对简单,只要埋头洗就可以了。简单意味着不要动脑筋,不用考虑其他因缘,我就可以呆在一个“恒常”的舒适区,暂时不用接纳“无常”啦。想到这里,我突然意识到,我就是以简单干活的心态来做义工,与修行了不相干啊!
  其实,这样的心理在我平时的生活和工作中非常普遍。比如我特别讨厌把一件事情从头做到尾,更多时候只喜欢做其中的一段。比如,让我做培训没问题,但PPT需要别人做,教具需要其他人准备,我讲讲课就行了。在洗碗时,我也只愿意坐在盆前洗,对于洗完后收拾抹布、打扫场地、清理大盆、消毒碗筷这些事就完全没耐心了。
  当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状态,去接纳当下时,其实这些事真的没我原来想象得那么乏味痛苦。当用心对待事情时,这个当下同时也在给予我快乐。就像最简单的把抹布洗净、拧干、晾在衣架上,再抖抖开,原来把事情做完就有一种单纯的快乐。
  除了不愿意做一件完整的事情外,我还有一个问题是:遇到突发情况时会第一时间“理性”地责怪对方。在工作上,当事情发展不在预期中,我会把嗔恨的怒火蔓延到每一个相关人员,于是“十万个为什么”摆在大家面前。
  这种串习在义工行中也暴露无疑:“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要烫碗?”“为什么不能提前预估到有义工不来?”“为什么前面的义工不把经验总结下来留给新的义工组长,做好传帮带?”——为了不接纳缘起,不接纳无常的事实,凡夫心也是够能折腾的啊。
  一直以来我都有追求完美的心态,希望一切在时间、空间上都能有我所期待的最好安排。正是这样的心态,让我一直没有安全感。因为在有漏的世间,一切都是迁流变化的,一切都在“成住坏空”。而我原来的想法就是一种对恒常的期待,害怕面对变化,怕自己应对不了。这种心态一直让我与外界对立,一直没有真正的安全感,总是会抱怨。
  “何需足量革,尽覆此大地?片革垫靴底,即同覆大地。”当下我完全接纳的心态,不就是那片有力的“皮革”吗?比如我把碗烫干净了,晚上的行堂义工不就可以顺利排碗了吗?营员们吃饭时不就可以安心用斋了吗?欢喜用斋后,大家不就可以安心闻法了吗?这样一思维,我好像也体会到一点点“一即一切”的感觉了。
  洗碗,洗烦恼。这次的义工行,真正让我体会到做义工的内涵,不是简单地积累福报,而是在导师慈悲的模式下,让心和境去碰撞、去相应。碰撞虽有疼痛,但治疗效果也是着实给力啊!真的感恩师兄们的付出,在义工菩萨们的陪伴下,让我有一次身心的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