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听说:“佛门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意思是讲出家人本应了道见法,普渡众生,使世人了脱生死,脱离人生烦恼苦海,否则来世要做牛做马来偿还。我就想到自己,作为一个普通的世间凡夫,得到来自父母的无私哺养,可远非米粒所能衡量,这要多少个须弥山的重量才能承受?而我又为父母做了什么?有没有想过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该怎样报答?
  我出生于20世纪70年代末,是第一代独生子女,从小父母就对我宠爱有加,也娇惯出我独生子的任性和自我的性格。
  记得小时候我不懂事,每天晚上看电视看到10点多了还不肯去睡觉。有一次父母实在无法忍受,强行把电视关掉让我去睡觉,我因为任性,就站在父母房间外的过道上不动,中途父母起来劝了我无数次,可我就是执拗着不动,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过了12点),我实在坚持不住了才无趣地去睡觉。如今自己做了父亲,孩子晚上也这样贪玩晚睡,我才能真正体会到父母当时躺在床上是怎样的焦虑和无奈!
  我一直是按着自己的意愿长大的,父母对我一直也都是“理解”和“顺从”的。直到大学快毕业前,我突然提出要出国,这回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可在我的软磨硬泡下,父母还是答应了我,并拿出了所有积蓄。我依然记得当父母把我送上开往上海的火车,去赶,也是第一次坐飞往万里之外异国他乡的飞机时,透过缓缓启动的火车车窗,我看到了平时和我交流甚少的父亲转过了头,悄悄地擦拭了一下眼睛,我才明白父亲少言寡语的背后也同样蕴藏着无私的爱和不舍。
  以前我从来不体谅父母,和父母说话的语气和态度都很焦躁和不耐烦,孝道离自己更是十万八千里,直到自己为人父多年后,才体会到“养儿方知父母心“的感受。回忆往昔,我才发现自己一直都是在向父母索取,父母却是在无怨无悔地付出。
  《论语•为政》记述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意思是对父母和颜悦色是最难的。我开始注意日常跟父母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时刻提醒自己要柔和、随顺,让父母开心。
  由于妻子信佛、学佛的缘故,我也开始接触佛学书籍。看完了《西藏生死书》后,开始直面生死。我想到了父母,他们渐渐老去,终有一天我将不得不面对他们的生死,我既害怕又心疼他们在弥留之际将会面临的无助、恐惧、不舍......我感同身受,就像自己将要面对一样。于是,我决定加入三级修学,系统学习佛法,希望在将来的某一时刻能为父母无常的生命做临终的关怀与助念,感恩他们今生给予了我无私的爱!
  进入三级修学以后,我明白了孝分世间孝和出世间孝两种,前者是对父母今生尽孝,后者是引导父母信奉三宝,出轮回、了生死,得到究竟的解脱。
  有次聊天,我便和父亲说起了佛法究竟讲的是什么?我学的是什么?死亡又是怎么回事?尤其是谈到死亡(也是我平生第一次和父亲面对面地谈论死亡)时,我感受到了父亲内心那一丝不易察觉的颤动;而母亲就更简单了,“儿子说什么我都信”。有次电话,我建议母亲多念“阿弥陀佛”,母亲说她平时已经念着“阿弥陀佛” 数着我给她请的佛珠,还说父亲散步时都带着佛珠,他心里也是有敬畏之心的。
  去年春节期间,儿子陪着父母在苏州住了几天,有一天天下着雨,当他们打电话问我去西园寺的路时,我心里很欢喜,也很有感触,我想起了《法华经》说:“若人入于塔庙之中,单合掌,小低头,皆已成佛道......”
  愿我的父母能感受因为我的改变而给他们带来的究竟的幸福与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