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回家,虽然我心里是有预感的,也有一定的预期,但仍然存了一丝侥幸心理,期望挚友老四能蒙佛慈悯,身体渐渐好起来。其实我也知道基本回天无术了。好在已经学佛两年多,佛法道理也知道了一些,否则,我相信自己会悲痛欲绝的。我坐在火车上,闭上眼,都能看到生离死别、阴阳两隔的场景。而我所能做的,我觉得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老四的这一期生命,已经无可奈何地快要走到尽头了,真的只剩下苟延残喘了,按照我的想法和意愿,凭着我对老四的感情,我很期望她能尽快静静地、无痛苦地离去,去往西方极乐世界。可是,她家里几乎每一个人,本着对她的所谓“不舍”,不惜代价、费尽心血、殚精竭虑地期望她哪怕多活一分钟;却没有考虑到在那样的情况下,她是如此地痛苦,受着身心两方面的折磨。
  每次坐在从医院回家的公交车上,我都会想,我和她谁先走还真说不定。我也可能随时死去,因为无常无处不在,不安全的食品、貌似先进的交通工具、脆弱的五蕴色身,所有这一切都可能在一刹那让自己重新轮回。
  眼看她的状况一天不如一天,我趁着单独照料她的时候,伺机和她说了临终的注意事项,告诉她要放下万缘,一心念佛,求生净土;还让她要求她的家人,在她往生24小时内不要动自己的身体,并交代她们念佛回向给自己,等等……我也把这些注意事项写到纸上给了她的姐姐们。
  可现实情况是:当她濒死时,医生立马给接上氧气,同时上了心电检测仪。在她痛苦绝望却无法自主的情况下,她的左右手都被扎上了针头,用来输送营养和强化血压的针剂……就在这样的折腾中,她最终停止了呼吸!而医生在她已经停止呼吸的情况下,却又开始给她做心肺复苏!当终于承认抢救无效,宣布死亡时,医生又立马配合家人七手八脚地给她穿衣服!就这样,一直到她被送到殡仪馆的冰棺里,才真正地获得了安静。
  这个对她造成极大伤害的过程,她自己无力反抗;作为她最亲密的挚友,我也无能为力。面对她的离去,医生、药物、先进的医疗器材,最终都没能派上用场;家人万千不舍地锥心哭喊也都没有一点用处。她走了,平时那么乖巧懂事的她,还没来得及衰老,就走了。
  她家人因为对她的执著,反而全都陷入难以自拔的痛苦之中,究其根本原因,正是不信佛法。由此,我深深地感到能在三级修学系统里修学佛法是一件多么殊胜和值得庆幸的事。
  在那样的时刻,我真希望自己能和她一起离去。因为我通过学佛修行,知道在那个时刻,应该不顾一切地追寻光明,应该一心一意地启白阿弥陀佛。我会拉着她奔出六道轮回,奔向自性光明,奔向佛国净土。
  感恩老四,她在用自己这一期的生命经历向我表法,让我深刻领悟到“念死无常、念恶道苦”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在此,我要对自己,对同修师兄们大声呼喊:“念死无常吧,精进修行吧,不要等到无常真的来临了,还什么都没准备好。什么色身,什么财富,什么亲情,当死亡来临的时候,什么都帮不上,什么也都带不走。所以,放下执著,精进修行,求出轮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