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来了!进入大暑,冰城如此高温,引无数哈尔滨人竞激恼,屋里桑拿,屋外似火烧。还好,不用烈日炎炎下去共修了!
  班级共修结束后兴高彩烈地和师兄们道别,盛夏傍晚的清风沁人心脾,真是心无重负精神爽,这段时间也太累了,我要趁着这个假期好好调整下。
  共修停了,读书会也停了,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闲暇时间,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排是好。刚盘算着第二天下班后去哪里溜达,微信来新消息了……  
  “师兄们,明晚按照小组共修时间、地点全员到位,要认识到什么事儿重要,要精进不懈怠,要坚持诵读《道次第》……”随后一位师兄在群里回复:“不是放假了吗?我还在外地,回不去呀!”“放假并不是让我们放逸,咱们还要保持修学状态。”
  我想起了辅导员的话:“我们在三级修学,做事都要按照模式来。”是么,组长一点也不慈悲啊,不征求别人的意见直接给安排任务。再说了,这都放假了,明天去学啥呀?
  刚回家没过十分钟,班长来电话了。我心想:“我的祖宗啊,这两人是打配合吗?”电话里传来声音:“师兄啊,听说你们明天小组共修,我想借此机会咱们一起商量下周末慈善庆生的事。”挂断电话,当时的心理状态就像孩子被家长逼着写作业。一想起明天的小组共修,内心是一万个不愿意。于是,很不情愿地在群里写了条简讯:“明天小组共修,班长可能也过来,讨论周末庆生事宜。”未呼师兄,没加笑脸,组长师兄是不是能看出来放假我不乐意学习,这样也好,省的下周再整事。
  第二天晚上,师兄们如约而至,在外地的师兄没回来。我心想:“看么,谁还没点事儿了。”庆生动员大会如期召开,师兄们出谋划策讨论路线流程,期望既服务好班级过生日的师兄,也能照顾好前来参加聚会的亲属。当得知预报周末有雨,师兄说:“弟子出行三宝会加持的!”果真,一连几日的阴雨天,唯独周日天公作美,艳阳高照。周末的慈善庆生会顺利开展,有放生、素食、节目、游戏,师兄们玩得不亦乐乎。
  时间过得可真快,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假期已过去一周。都说时间像海绵里的水,而我本想用来休息的时间就像手心里的水,根本握不住。想干的事情有好多,但大多虎头蛇尾,干着干着就没有兴趣了。而之前努力克服的坏习惯也像减肥一段时间后又暴饮暴食导致反弹,瞬间让之前下的功夫付之东流。
  由于网络购物的便利,我喜欢上了这种足不出户的生活。我想,这并不是因为我懒,而是网购真的很实惠。直到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发现,家里东西堆得越来越多,兜里的银子越来越少。关键是网店24小时不打烊,逛到半夜店也不关门,毫不耽误我满足一个需求后再马不停蹄地创造另一个需求。这是“网购病”!在网站看到师兄的一篇分享后引发了我的思考,打那以后,只要闲下来,我就去书院网站“淘宝”,淘淘宝藏,开开智慧,提升一下生命品质和觉悟。这个假期可好,没有了佛法智慧的引导,下班回家又开始网购了。
  这是我进入三级修学的第三个假期,第一个假期恰巧上班出差,现在基本没什么印象。第二个假期就是今年寒假,正好赶上回家过年,依旧清晰地记得放假的第一周还能坚持起床做定课,母亲去上早班,还能笑脸送她出门。第二周开始,我就抱怨家乡天亮得太晚,早上醒不来。同样的毛病,这个假期又犯了。
  进入假期第二周,组长又搞事情,“晚上6点老地点,师兄们不见不散!”碍于面子,没好意思说不去。去了听师兄们谈论起定课的事,我竟然很有底气地说:“我这周没做定课。”师兄们没有评论,只是听我讲完后他们互换了一个眼神。师兄们的眼神里没有指责,而我却为自己的言行而羞愧。这次小组共修后,我又开始做定课。
  昨天看到班级群里的消息:“清晨6点,一灯,一香,一室梵音,一袭灰袍……不管你来不来,导师就守候在那里。别让导师等我们太久,别让轮回拖我们太长。”顿时,我是多么想念导师,又是多么想念我的师兄们。假期才短短两周,我像个离家出走的孩子,而且感觉走了很久。不是家抛弃了我,导师没有放弃我,师兄们没有嫌弃我,而是我自己愚笨地离开了家。没有佛法的假期一点也不美好,也不放松。现在,我好想快些回到共修道场与我的师兄们探讨当期法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