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阶段带班快十个月了,一直没有写出分阶段之后的体会,究其原因,主要是最初几个月没有找到感觉。我在找怎样的感觉呢?我在找此前带班的感觉,但迟迟没有找到,所以札记一拖再拖。现在反思,一切都是我执和设定在作祟。

一、我的设定

  设定一:原来所带的班级已经修学两年,而此次分阶段所带的班级已经修学三年,我心里马上有了预设:修学三年的班级一定比修学两年的班级带起来更得心应手,毕竟多修了一年,从修学到义工应该可以让我少费心。当我正式接手才发现,现实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班上只有两三位师兄有义工岗位,至今没有产生一名辅导员和辅助员,修学状态可想而知。我有一丝失落。
  分阶段不久,有一次出差,我请其他辅导员师兄帮忙带班,带完班,他跟我谈了感受。他感觉班级氛围很冷,师兄之间不团结,几位师兄的分享不在模式上,带完回去联想进度才明白这是一个修学多年的老班。对他的感受我很有共鸣。
  设定二:尽管班级发展状态不佳,但我觉得通过引导很快能调整过来。我设法在平等交流时通过问题引导指出师兄们的凡夫心,想把师兄们的发心调出来。但是师兄们对我直指凡夫心的问题选择自我保护,只有少数师兄参与交流,讨论氛围很冷清,甚至有次一个问题抛出来,没有一位师兄愿意分享。
  后来我了解到,一方面由于不愿面对凡夫心,另一方面担心在辅导员面前讲不好影响形象。我跟师兄们讲要坚持每日修学,每天做定课,让大家把每日自修情况发到班级群,只有少数师兄响应。我跟师兄们讲要发心做义工,师兄说我现在很忙,因缘不具足。两个月过去了,依然没有什么起色,我又增添了几分失落。我似乎感觉师兄们跟我不在一个频道上,甚至不愿意想起他们,因为想起就有点不开心。

二、我的反思

  我反思,我之所以失落,是因为我执与不接纳。我内心执著原来带班的舒适状态,执著原来班级带给我的法喜和进步,希望从现在的班级中找回它。其实我依然在追逐“我要什么”,并没有真正以“无我利他”的心态来辅导。而且,我不能用缘起的心态接纳师兄们,一直用自我设定来要求大家应该怎样。
  我思维,如果他们是同喜班刚进班的师兄,他们不会分享、不做定课、没有发心,我接纳吗?我肯定接纳,那现在为什么不接纳呢?还不是因为凡夫心的自我设定而不愿意接受缘起吗?所以要调整的是我。面对这样的缘起,我应该随顺因缘去引导,而不是带着高高在上的心态在抱怨,我应该感恩这个因缘让我看到了自己的我执我见。况且,与师兄们相遇也是累世的缘分,我应该珍惜因缘,调整心态重新上路。

三、我的调整

  师兄们不愿发心承担义工,一方面说明所学法义并没有落实到心行,这是修学的问题;另一方面说明并没有真正认同和接受服务模式,这是对模式的理解问题。所以,我应该加强对修学和模式的引导。此外,我自身需要从对班级的寻过状态中走出来,用学习者、辅助者、分享者的身份来重新定位自己,以无我的心态做因上的努力。
  调整一:从随喜赞叹开始,寻找师兄们的优点。
  每次共修,我从师兄们的分享中找出优点进行随喜赞叹。当我以这样的心态聆听分享时,我发现师兄们并非一无是处,相反,我看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云师兄的发心,祥师兄和宽师兄的八步骤运用,果师兄对法义的深刻领会,还有其他几位师兄的观察修,都给我很大启发。值得一提的是,七十多岁的隆师兄每次都能结合法义检讨自身,并对法义加以运用。因为我心态的变化,师兄们的信心足了,也愿意表达了。
  调整二:先抓修学再引导发心,发心问题归根结底还是修学的问题。
  师兄们虽然发心不大,但能在三级修学呆这么久,说明或多或少还是有受益的,也是跟导师有法缘的,所以从修学抓起,大家更容易接受。我从修学模式开始引导,以修学汇报为载体来了解师兄们的自修情况。最初只有几位师兄参与,后来发动组长提醒、督促、汇总修学情况,渐渐地,大多数师兄加入到汇报队伍中,有些师兄假期也没有忘记汇报。此外,请一些师兄介绍如何做自修,当自修有保障了,共修质量就提升了。渐渐地,分享的收获越来越多。几位过去分享不在模式的师兄也在逐步调整,分享越来越好。
  当师兄们从修学受益后,班级共修的出勤率也大有改观。上次端午节放假期,师兄们都提议不休息正常共修,非常欣喜地看到师兄们修学的热情。当修学逐步走上正轨,发心的引导就提到日程。
  调整三:从最基础的抓起,引导依止模式。
  不发心、不承担义工的问题,究其原因还是对模式的认识问题,只有从心底认同、接受两套模式,才愿意践行两套模式。模式是基础,就像皈依一样,它应该贯穿于修学过程的始终。没有地基,高楼大厦难以矗立,既然缺基础,那就打基础,所以引导大家依止模式成为每次共修的功课之一。
  从决定调整那天起,我就利用平等交流的机会结合法义不断引导师兄们对导师、对三级修学和模式的认同。好在师兄们对导师都很认同,从对导师的认同引导到三级修学的认同,再过渡到对两套模式的认同。从三级修学课程的目标引导对服务大众模式的认识,从思维导师的悲愿和众多师兄的付出如何成就我修学来引导感恩心的生起,再一步步确认我该怎么做,让师兄们明确:必须践行两套模式。
  尽管发心的引导难度大,不是靠几次宣导就能见效,但只要持之以恒,不断重复,愿菩提心总会生起。我先从班委师兄开始推动,动员没有义工岗位的师兄发心,同时不断宣导做辅导员的利益,希望有师兄能走上辅助员岗位,实现零的突破。相信只要有了一个辅助员,后面就会有更多。在做这一切的过程中,我一直提醒自己:因上努力,果上随缘,不能因为不见效果就终止努力。
  经过几个月的因上努力,产生了初步效果,目前班级已有过半的位师兄在辅导、传灯、后勤等方面承担了固定义工岗位,更为可喜的是班长云师兄发心成为了辅助员,现已正式上岗。此外有两位修学精进的师兄发心参加本月的辅助员选拔。这些变化正验证了导师的开示,心是缘起的,一切都可以改变,只要我们创造合适的因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