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美容(上)》读书会分享

  爱美,想变美,几乎是每个女孩子的天性。想起来真是哭笑不得,95年我以拍大清皇宫的格格照为小学毕业纪念,当时戴着重重的旗头还觉得挺漂亮的;上小学时,经常有同学来给我编发箍辫,每年春节都要爸爸买口红、腮红送到我在做头发的理发店。原来爱美之路,儿时就有迹可循。
  大学毕业入职场后,更是愈演愈烈。每天根据工作节奏不同而变换不同风格的衣服,早晨一定要化好妆,项链耳环戒指各种blingbling点缀妥当,照镜子180度都觉得漂亮,才会姗姗出门上班。似乎只有这样的美貌才能带来自信,带来更多的神采飞扬。
  经年累月,衣柜里多的是展现我婀娜多姿的长裙,现在却无人问津;还有作为耳环控,曾看到就忍不住买下的,或个性或复古或流苏的各种耳饰,也已黯然失色;曾让我走路娉娉婷婷,修饰身形的高跟鞋,也早被束之高阁。
  因为,时光流转,改变就在某一年,某一天。
  又或许比那一天来得更早些。
  那天清晨,天蒙蒙亮,许是在静修营做义工开心的缘故,我觉得国庆的秋风吹抚在身上,格外清爽。因为四点多起得太早了,还没来得及梳妆打扮,就已经跟着大部队到斋堂做早课。
  早课结束,我迅速开启自拍模式。看到镜子里映出的脸,有点惊讶,今天的素颜不难看啊!与化妆照相差不远。于是兴冲冲迫不及待地发到朋友圈展示,圈内老朋友们也都很捧场地送来各种赞叹。
  那一刻我发现,原来,有一种美,是由内而外的,不需要太多的涂抹与粉饰,完全可以和化妆与美颜PK,而且格外真实,会将自己与手机那一端久不见面的老朋友的距离拉得更近。
  这种美,不同于“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书卷气质,这种美,因为有源源不断佛法智慧的摄入,因为有在三级修学正信佛法的学习运用,是改变了自己观念、心态、生命品质后的一种自然呈现的美。
  慈悲,让我做事时能多为别人考虑,常常释放善意,因而面容更加的自由舒展;智慧,让自己越过情绪看到事情真相,不为往日烦恼所缚,因而内心更加的笃定清晰;学佛路上的朝朝暮暮,行走在安静、空旷、自在的方向上,不曾偏离。
  现在,护肤品买一两套,简单用就够了,不需太多瓶瓶罐罐,也不存在还没用完又去买新的,造成福报的浪费;抛弃曾经的小洋装长裙,习惯穿上学员衫、小黄衫、长袍,这宽松也更包容着我们无限的心,让自己更简单、更自由,更舒展。
  进入三级修学不久,一位偶遇的法师送我的楞严心咒,就是最好的挂饰;
  西园寺的青石板路上,穿上平底小白鞋和大地色更配哦!脱去高跟鞋,心念跟着脚,默念抬起、默念放下,每一步,都可以在行禅;每一步,都因踩在稳健的大地上,而更从容、踏实、宽阔,也更心安。
  有一个地方,七百年烨烨闪光,如古城耀眼明珠;
  有一个地方,让人洗净铅华,返璞归真;
  有一个地方,是最好的美容地;
  有一个地方,去了你便知道;
  ......
  书友们知道是哪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