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班满三个月了,这段时间修学《八步骤三种禅修》。我已修学到《百法》,正好可以用八步骤来看看自己的心。原本以为这段时间的兢兢业业是稳稳地走在两套模式上,但一细看,发现问题来了!
  回头看修学这三年多来,虽然中间出现了很多状况,但是因为有法的力量,自己的信心道念随着修学的深入还是越来越坚定的,一直安住在修学和义工行中,各方面都比较能观照到自己的心。特别是去年带组带班以来,与在其他义工岗位不同的是,明显感受到了传承和传播三级修学的意义、责任和担当,因此更让我获益良多。而辅导员较之辅助员,心行的考验更加绵密。那么,这段时间我的心能不能落地到辅导员的定位和职责上呢?
  导师开示辅导员的定位是“学习者、服务者、辅助者和分享者”,我是三级修学两套模式的受益者,很乐意去服务、辅助和分享。同时我认识到自己只是比新师兄早加入修学,才有因缘加入辅导员团队而心生感恩。但是辅导员的角色在新带班的时候要调整到位其实不是那么容易。一方面新师兄有期待,一方面自己也设定了某种身份的装饰来加强带班效果,所以恰恰就忽视了应该先做好一个“学习者”。
  这段时间以来,我在不断地推动和带动师兄们的同时,也认真做好自修,有时间就跟进小组共修,班级共修也是不敢怠慢。但是,无形中也让我对师兄们的要求又提升了,于是就把自己放到了一个不大恰当的位置上,有两处是需要检讨的。
  其一是为了让师兄们在修学上尽快养成好习惯,我就在模式上常抓不放,因此不自觉地就对师兄们严厉起来。比如一开始对于定课、自修、共修甚至每周的班级自检表就做了常规推进。虽然也做了很多铺垫、带动和引导,但是也造成班级共修现场气氛比较严肃,以至于一开始有师兄很不适应,甚至很紧张,觉得与读书会的轻松完全是两码事。
  其二是有几次发现班级共修的分享中,我曾多次提醒的注意事项还是出现时,我并没有接纳和理解,而是缺乏善巧地直接指出要怎么改进和调整。当时可以感觉出师兄因此有了情绪,虽然后来我做出忏悔检讨和调整。反省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自己的心态没有到位。我执占了上风,位置没有摆正,有了设定,更忽视了自己也是学员,也在修学路上,因而没有真正和新师兄进行平等交流,没有考虑到他们才刚刚进班,能够这么配合已经非常随喜赞叹了!这样反观自身,我突然觉得最要调整的正是自己的态度模式。
  导师说“禅修是心地功夫”“凡夫心因观察修而建立”。对照这两句话,检视近期的心行,发现自己大多数时间还是在凡夫心的轨道上:我以为自己做得很不错了,但实际上这就是一种自以为是的用心。首先,我的安住不知不觉已经落在了串习中,比如做义工,我对于自己参与、和本班师兄一起或者和所带班级师兄一起的义工行是有分别、有拣择的。这个情况表面上看没有问题,合情合理,然而细思极恐,这背后的贪著、好恶、我慢、嗔心、虚伪、设定,其实是非常强大的,而我还沉浸其中沾沾自喜,因为我在乎的,通通都带着凡夫心的色彩。
  再看看我对身边人特别是家人的态度,还是常常落在好坏、对错的评判上,内心的种种设定一直都在。我吝啬于自己的感恩心、尊重心、珍惜心、利他心和欢喜心……天啊,我猛然生起羞愧与忏悔:我这不是一直修着轮回的心吗?与解脱了不相干哪!
  我曾经生起的那么猛利的出离心呢?还在吗?我曾经庄严郑重发起的愿菩提心呢?还在吗?若是不在了,我应该不会这么彻底地坚守在两套模式上,不会这么坚决地依止导师。这肯定不是。若是在,何以凡夫心常常冒出来,一会儿掉到这样或那样的情绪里不自知,一会儿落入昏沉懈怠或掉举散乱而非精进的状态呢?这种情况有一阵子了,我难道没有发现吗?
  前几日去泰宁参学,印象最深的是每次一见到导师的身影,哪怕是远远的,眼泪就不自觉地冒出来;还有见到师兄们会莫名地赞叹和不舍;离开静修的道场有抑制不住想留下的冲动……为什么回到凡尘,我又披着凡夫的外衣在行走呢?一定是哪里出问题了,我必须停下来好好思维一下了。
  做辅导员以来,我尽量努力践行八字方针、五支修法,但是细观心行其实是有偏差的:三个月来,确实可以感受到新师兄在我不断地推送、提醒、陪伴、关爱和引导中体会到模式的力量,他们也很快地养成了修学的好习惯,积极参与义工行和分享等,对三级修学生起信心和向往。然而我自己在不知不觉中也树立了一个依托在两套模式上的隐形标准,以此来衡量师兄们,这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我利他的修行”,恰中了导师说的“把我执的标签贴到了师兄们的身上”:自己好像不再在意被“随喜呀”“赞叹呀”“好啊”“不好啊”等,却会关注在新师兄身上,进而自然和自己联系上了。这,是覆藏的凡夫心吧。
  究其根源,还是强大的我执在作怪,是狡猾的凡夫心在做主,和我内心向往和追求的生命品质相去甚远。故而我在高尚的发心中,却没有做好最基本的心行调整,把自己端起来无法着地,也因此产生各种各样的烦恼和情绪,并且产生了麻木,偏向了轮回的轨道,无法和当初的发心相应。或者,当初的发心就不够纯正!想着,我好像找到自己不得自在的原因了。
  怎么办呢?首先就别守着自己那点可怜的重要感、优越感和主宰欲了吧!用八步骤,调整出正向积极的心态,不再停留在道理层面,而是迎难而上,针对自己顽固的问题下狠劲,刻意地对治。这个过程很辛苦,比如我要更多地做自我检讨、反省,无形中要丢下面子,剖析自己。又或者是走出自己的舒适区,接受令人不爽的挑战、不悦的情绪等等。
  导师说了,当运用正确观念、以智慧观察世间和人生时,烦恼就不起现行了,然后就安住在智慧观照中,保有内心的清净和慈悲。当这个状态模糊了,跑掉了,就要回过头来重新观察和思考,将心重新调整到位,这就是轮番修,需要十次、百次、千次、无数次地观修重复。有正确观念的指导,是可以调整好自己的心念,重新走上修行解脱的轨道的!一旦认识跑偏了,必须毫不犹豫地调整方向。
  一路走来,做不到的时候,很容易给自己找借口,比如义工工作多、别人没有配合好不理解等等。其实,这都是给自己找理由,如同在水里找鱼或者停在路边看风景,都是修行路上的障碍。让自己的凡夫串习占了上风,实在得不偿失。修行,就是一人与万人敌。想起离开泰宁的路上,心中思量:回到凡尘我怎么办?唯有披甲精进!唯有披甲精进!唯有披甲精进!